【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小学名师 >> 孙建锋 >> 正文
爱过知情重——《散步》课堂实录及文本解读         ★★★ 【字体:
爱过知情重——《散步》课堂实录及文本解读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29    

爱过知情重——《散步》课堂实录及文本解读

  著名特级教师  孙建锋

  散步

  莫怀戚

  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
  母亲本不愿出来的。她老了,身体不好,走远一点就觉得很累。我说,正因为如此,才应该多走走。母亲信服地点点头,便去拿外套。她现在很听我的话,就像我小时候很听她的话一样。
  天气很好。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太迟了,有一些老人挺不住。但是春天总算来了。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
  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树上的嫩芽也密了;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这一切都使人想着一样东西——生命。
  我和母亲走在前面,我的妻子和儿子走在后面。小家伙突然叫起来:“前面也是妈妈和儿子,后面也是妈妈和儿子。”我们都笑了。
  后来发生了分歧:母亲要走大路,大路平顺;我的儿子要走小路,小路有意思。不过,一切都取决于我。我的母亲老了,她早已习惯听从她强壮的儿子;我的儿子还小,他还习惯听从他高大的父亲;妻子呢,在外面,她总是听我的。一霎时,我感到了责任的重大。我想一个两全的办法,找不出;我想拆散一家人,分成两路,各得其所,终不愿意。我决定委屈儿子,因为我伴同他的时日还长。我说:“走大路。”
  但是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变了主意:“还是走小路吧。”她的眼随小路望去:那里有金色的菜花,两行整齐的桑树,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我走不过去的地方,你就背着我。”母亲对我说。
  这样,我们在阳光下,向着那菜花、桑树和鱼塘走去。到了一处,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的母亲虽然高大,然而很瘦,自然不算重;儿子虽然很胖,毕竟幼小,自然也轻。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一、对话导入
  师:小朋友们,初次见面,我们认识一下好吗?
  生:好!
  师:我想知道,你们来自哪所学校?
  (生作答)
  师:我还想知道,你的尊姓大名?
  (生作答)
  师:我更希望了解,你们一家人的业余生活。
  (生作答)
  师:你们的家庭生活丰富多彩。
  闲暇散步,也是家庭生活的一项内容。能说说你和家人散步的经历与感受吗?
  (生说经历与感受)
  师:聆听了你们家的散步,分享了你们家的温馨与幸福,真美好!
  今天,我们共同学习作家莫怀戚的叙事散文——《散步》,体悟那字里行间流淌的浓浓亲情。
  (板书课题)
  二、初读感知
  师:[过渡]1985年的初春,南方的原野,作者全家三辈四口人在散步,就像文中所说的那样。后来,作家在与美国汉学家柯尔特先生交谈时,柯尔特先生赞赏,敬老爱幼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又引英国哲学家培根的话说:“哺育子女是动物也有的本能,赡养父母才是人类的文化之举”。一个在发达国度的人,为什么对“敬老爱幼”这份看起来很陈旧已无什么油水的民族遗产,却如获至宝、津津乐道?这使作者莫怀戚感慨不已,欲罢不能,于是《散步》便在他的笔下诞生了。
  让我们亲近《散步》这篇美文,体会文中那份浓浓的亲情。
  1.练习读文。
  师:请同学们轻轻打开课本,轻声练习朗读课文。
  (要求:读准字音,读通语句。注意生字词语。)
  (生朗读课文)
  2.检查指导。
  (1)听写词语。
  各得其所、水波粼粼、嫩芽、信服
  (2)读通课文。
  师:全文共8节,每个同学都拥有相同的读书机会,抓住机会很重要,愿意读书的,请站起来。
  (生争先恐后,跃跃欲试)
  师:珍惜读书的机会,争取主动读书,大胆站起来,精神可嘉!每人读一节。从课文的题目开始——
  生:散步。
  师:散步的时候,身体是——
  生:放松的。
  师:心情是——
  生:愉快的。
  师:读书的基调,就是——
  生:轻松、愉快!
  师:找到了读书的感觉,酝酿一下感情,可以开始了吗?
  (生读课文)
  3.概括内容。
  师:通过练习,同学们能够把课文读得正确、流畅,有的同学还能够读得让人身临其境。掌声鼓励自己,肯定自己。
  师:这篇课文主要写了一家三口在公园散步的情景。
  生:不是。
  师:那是——
  生:初春的一天,母亲、妻子、儿子和我,一家四口去田野散步,后来产生了分歧,母亲要走大路,儿子要走小路。最后母亲改变了主意要走小路,走不过去的时候,我背着母亲,妻子背着儿子。
  师:读得真仔细,说得很详细。原来,我说错了。老师记性不太好,长了记不住,只能记住一句话,难为同学们了,想办法让我记住,好吗?
  生: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
  师:概括的好。哎,这句话好像很眼熟啊,在哪儿见过?
  生:课文开头的句子。
  师:哦,一起读一读!
  三、熟读感悟
  (一)
  生:“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
  师:这句话,读起来,怎么有点别扭。你们看,这样写——“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在田野散步。”行不行?
  生:这样写当然可以。
  师:那为什么非要说“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
  生:这样既交代了“我们在田野散步”,又突出了散步的“四个人”。
  师:听你一说,我很受启发。如果你是摄影师,让你拍摄“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的镜头,你先拍摄一个远镜头是——
  生:一望无际的田野上,隐隐约约有四个黑点在移动。
  师:接着镜头慢慢拉近,再来四个特写镜头,分别是——
  生: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
  师:看来,会读书,也会摄影了。
  文章开头的写法真有意思,能使人想到这样一组镜头:先是一个整体的远镜头——一望无际的田野上,隐隐约约有四个人在散步,接着镜头由远拉近,来个特写——突出了散步的四个人。
  再读读这一句,想象画面的流动,体会“冒号”的灵动:突出、强调。
  生: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
  (二)
  师:瞧,这一家子!三代,四口,两对母子。多么可爱!
  我们先来欣赏文中一对年轻的母子。
  师:喜欢文中这个小孩的举手。
  (生举手)
  师:你喜欢这个小孩子的——
  生:天真、可爱!
  生:聪明、伶俐!
  师:表现在课文中的哪句话?
  生:“我和母亲走在前面,我的妻子和儿子走在后面。小家伙突然叫起来:‘前面也是妈妈和儿子,后面也是妈妈和儿子。’我们都笑了。”
  师:对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孩子来讲,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孩子出言不凡、语惊四座,小孩子的奶奶,会这样夸他——
  生:我的乖乖!(笑)
  师:孩子的妈妈,会说——
  生:宝贝,真能!
  师:孩子的爸爸,会说——
  生:了不起的发现!
  师:多么聪明可爱的孩子!(板书:聪明可爱)
  师:对孩子的最大的赏识,最大肯定,莫过于把他当时说的话,活灵活现地“克隆”一遍。
  生:小家伙突然叫起来:“前面也是妈妈和儿子,后面也是妈妈和儿子。”
  师:读出了小家伙猛然间发现“规律”的喜悦与激动。
  生:小家伙突然叫起来:“前面也是妈妈和儿子,后面也是妈妈和儿子。”
  师:读出了小家伙的聪明、活泼。
  生:小家伙突然叫起来:“前面也是妈妈和儿子,后面也是妈妈和儿子。”
  师:读出了小家伙的童真、童趣。
  (三)
  师:喜欢课文中“妻子”的请举手。
  (生举手)
  师:说说你喜欢的原因?
  生:听从丈夫,夫唱妇随!
  师:表现在——
  生:“妻子呢,在外面,她总是听我的。”
  师:“言下之意是,妻子在家里,——
  生:不一定听我的。
  师:妻子为什么在外总是听我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尊重丈夫,给他个——
  生:面子。
  师:在家里,就不同了,遇事大家商议,谁说的对听谁的,这就是内外——
  生:有别!
  师:课文中是在怎样描写这位妻子的?
  生:“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
  师:没说一句话,做了四个动作——“听、蹲、背、走”,你对这位妻子有何评价?
  生:文中的她是个一言未发,默默去做的贤妻良母!
  (板书:贤妻良母)
  (四)
  师:我们再来欣赏文中一对年长的母子。
  喜欢母亲的举手?
  (生举手)
  师:请一位同学说说,你为什么最喜欢母亲?
  生:这位母亲很理解儿子的心意,很疼爱自己的孙子。
  师:请你按先后顺序,把写母亲的有关语句读一读。
  生:“母亲本不愿出来的……就像我小时候很听她的话一样。”
  师:下面,我们来个现场表演,我扮演母亲,你扮演儿子。你来说服我到外面散步,好吗?
  生:(扮儿子)妈妈,今天正好是星期天,外面春光明媚,我们一家人到外面散散步吧!
  师:(扮母亲)儿子,妈妈上了年纪,腿脚不方便了,再说,妈妈身体不好,哮喘,走远一点,就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看,还是你们带着孩子出去转转吧。
  生:(扮儿子)妈!您都一冬天没出来了,春天的空气新鲜,到外面透透气,活动活动筋骨,对身体好。
  师:(扮母亲)儿子的一片孝心,妈妈晓得。我准备准备。
  生:(扮儿子)春寒料峭,还是有些寒意,穿上外套,以免着凉。
  师:(扮母亲)好,好,好,儿子的心真细!我这就去取外套。
  师:母亲信服儿子的善举,体谅儿子的孝心,对儿子,言听计从,课文中有句说得好——
  生:“她现在很听我的话,就像我小时候很听她的话一样。”
  师:小时候,孩子听母亲的话;长大了,母亲听孩子的话。话,是心声,是母子相互信赖的心声。
  师:还有哪一个地方写到了母亲?请你读一下。
  生:但是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母亲对我说。
  师:“还是走小路吧。”母亲为什么改变了主意?
  生:满足孙子的要求。
  师:这就是对孙子的——
  生:疼爱。
  师:疼孙子,爱儿子!这种疼爱之情,通过怎样的动作、语言表现出来的?
  生: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变了主意:“还是走小路吧。”
  这里“摸摸”的动作,“还是走小路吧”的语言都表达了母亲对儿子的疼爱。
  师:“她的眼随小路望去:那里有金色的菜花,两行整齐的桑树,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母亲眺望的地方,正是孙子向往的路径。可见,小路有美景。
  但是,在抵达美景的小路上,想必也潜在着路障,母亲是过来人,她具有前瞻的眼光,于是,母亲对我说——
  生:“我走不过去的地方,你就背着我。”
  师:那么母亲的这段话怎么读才好呢?谁来试一试?
  (生读语段)
  师:同学们注意,文中写道:“但是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变了主意。”读出爱抚的动作。
  (生再读语段)
  师:用心“摸摸”,轻轻地,慢慢地,柔柔地“摸摸”,从心里读出来……
  (生读语段)
  师:把“摸摸”读到自己的手上来……
  (生读语段)
  师:把“摸摸”从自己的手上,转移到孙儿的“小脑瓜”上来……
  (生读语段)
  师:“变了主意”,这是一个思想转变的过程,怎样读才能表现出这个转变的过程呢?
  生:我觉得“还是”两个字带点拖音:“还——是——走小路吧。”
  师:你体会得很到位。读读!
  (生读)
  师:读出母亲的眺望——
  生:“她的眼随小路望去:那里有金色的菜花,两行整齐的桑树,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
  师:读出菜花的色彩——
  生:“那里有金色的菜花。”
  师:读出桑树的姿态——
  生:“两行整齐的桑树。”
  师:读出鱼塘水面的动感与光感——
  生: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
  师:通过读,把眺望的视线由近处推向远方,推向目之所及的远方——
  生:“她的眼随小路望去:那里有金色的菜花,两行整齐的桑树,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
  师:注意,扣住“望去”,视觉开始出发,经过“菜花、桑树”,抵达小路尽头的“鱼塘”,逐渐把视线拉远,拉到极限——
  生:“她的眼随小路望去:那里有金色的菜花,两行整齐的桑树,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
  师:母亲看得远啊!既看到了美景,也预料到了路障,于是,母亲对我说——
  生:“我走不过去的地方,你就背着我。”
  师:母亲是早有预料的,不用惊慌,再读。
  (生再读)
  师:母亲说这话时很放心,很坦然。读的时候要把这层意思表达出来。请听老师读。
  (师范读课文)
  师:多么慈祥的母亲——善解人意、疼爱孙子。
  (板书:疼爱孙子)
  (五)
  师:最喜欢作者的举手。
  (生举手)
  师:请一位同学说说,你为什么最喜欢作者?
  生:他很孝敬母亲。
  师:哪里看得出来?
  生:“我决定委屈儿子,因为我伴同他的时日还长。我说:‘走大
  路。’”
  师:“因为我伴同他的时日还长”。言外之意是说,我伴同母亲的时日——
  生:伴同母亲的时日短。
  师:从课文的哪些语句可以看出伴随母亲的时日已短?
  生:“天气很好。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太迟了,有一些老人挺不住。但是春天总算来了。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
  师:“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是埋怨春天——
  生:埋怨春天来得太晚了。
  师:这里用了两个“太迟”,是不是重复了?
  生:不是重复,是强调春天来得太迟了。
  师:埋怨春天来得“太迟了”,是责怪冬天呆的时间太长了。严寒的冬天遏制生命,所以,有一些——
  生:“有一些老人挺不住”。
  师:听我读——“我的母亲又‘度’过了一个严冬。”
  生:“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不是“度”。
  师:听得真仔细,我改正——“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
  师:“熬”与“度”,不一样吗?
  生:“熬”字,可以想见母亲挺过严冬十分艰难;“度”则显平淡。
  生:从“熬”字,可见母亲每活过一天,都很不容易。若换成了“度”,那种感觉就没有了。
  生:“熬”,是熬煎,是难过,是痛苦,是不容易;而“度”,比较中性,日子好过、歹过,都可以用“度”。
  师:说得好!
  生命多么脆弱!严冬,对于身体羸弱的老年人,就是一个坎儿啊!珍惜生命,宝爱生命的人,怎能不盼望春天,盼望春天带来新的生机,“春天总算来了”,你看那南方初春的田野——
  生:“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树上的嫩芽也密了;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这一切都使人想着一样东西——生命。”
  师:多美的春天!多美的语句!请你读一读。
  生:“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
  师:想象“新绿”,那是新生命的色彩,那是新生命的诞生,那是新生命的象征,那是新生命的希望。再读——
  生:“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
  师:体会新绿的“随意”,那是新绿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地铺着。再读——
  生:“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
  师:感受新绿的“浓淡”,最是一年春好时,浓妆淡抹总相宜。再读——
  生:“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
  师:地上,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树上呢?接着读——
  生:树上的嫩芽也密了。
  师:想象那一个个嫩芽密布枝头,读出嫩芽的急不可耐——
  生:树上的嫩芽也密了。
  师:想象那刚刚抽出的嫩芽。读出“二月初惊见嫩芽”的惊喜——
  生:树上的嫩芽也密了。
  师:再看那水里——
  生: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
  师:读出“起着水泡”的动态——
  生: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
  师:读出咕咕地的声音——
  生: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
  师:读出听到与看到“咕咕地起着水泡”时的自在和愉快!
  生: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
  师:这段话写得真美!田野铺着新绿,枝头抽着嫩芽,水中冒着气泡,生命在复苏,生命在胎动,生命在勃发。
  生命真美啊!读这段话,用生命的美滋养我们的眼,用生命的美营养我们的心。
  生:(齐读)“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树上的嫩芽也密了;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这一切都使人想着一样东西——生命。”
  师:生命如此美好!我的母亲也战胜了严冬,来到了春天。“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母亲毕竟老了,身体又不好,明年的冬天,能否熬过去,还是个未知数啊!
  这次,母亲提出要“走大路”,这个愿望还能留到明年春天兑现吗?
  【幻灯】
  毕淑敏说——
  我相信每一个赤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
  可惜人们忘了,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世上有永远无法报答的恩情,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
  赶快为你的父母尽一份孝心。也许是一处豪宅,也许是一片砖瓦。也许是大洋彼岸的一只鸿雁,也许是近在咫尺的一个口信。也许是一顶纯黑的博士帽,也许是作业簿上一个红五分。也许是一桌山珍海味,也许是一只野果一朵小花。也许是花团锦簇的盛世华衣,也许是一双洁净的旧鞋。也许是数以万计的金钱,也许只是含着体温的一枚硬币……但“孝”的天平上,它们等值。
  只是,天下的儿女们,一定要抓紧啊!趁你父母健在的光阴。
  师:是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尽孝要及早啊!哪怕是满足母亲的一个小小的心愿。
  于是,在产生“走大路”与“走小路”的分歧的时候,我断然决定——
  生:“走大路”。
  师:读出这种当机立断。
  (生读语段)
  师:读出这种充满孝心的当机立断!
  (生读语段)
  师:读出这种委屈儿子,孝敬母亲的当机立断!
  (生读语段)
  (板书:孝敬母亲)
  师:“我”孝敬母亲,断然决定“走大路”;妻子夫唱妇随;母亲疼爱孙子,改变了主意:“还是走小路”。
  (六)
  师:春风和煦,阳光明媚,一家人向着那菜花——
  生:桑树和鱼塘走去。到了一处,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的母亲虽然高大,然而很瘦,自然不算重;儿子虽然很胖,毕竟幼小,自然也轻。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师:好一个“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我背上的”是——
  生:母亲。
  师:“她背上的”是——
  生:儿子。
  师:“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是——
  生:母亲加儿子。
  师:母亲加儿子,就是——
  生:整个世界。
  师:我背上的加她背上的,就是我们一家。“一花一天国,一家一世界。”
  师:我背母亲是尊老,妻子背儿子是——
  生:爱幼。
  师:尊老爱幼,就是——
  生:整个世界。
  师:就是中华传统美德的整个世界。
  师:我背上的是生命的源头,妻子背上的是生命的——
  生:延续。
  师:命的源头加上生命的延续就是——
  生:整个世界。
  师:就是生命绵延的整个世界。
  师:再读最后一节——
  生:“我们在阳光下,向着那菜花、桑树和鱼塘走去。到了一处,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的母亲虽然高大,然而很瘦,自然不算重;儿子虽然很胖,毕竟幼小,自然也轻。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师: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幅图画,这是多么诗意的一幅图画!能用一个字给这幅画取个名字吗?
  生:背(爱、家、和、美、心、亲、加)。
  师:两个字呢?
  生:母子(春晖、示范、延续、早春、背负、责任、生命、中年、血脉、温馨、和谐、亲情、人性)。
  师:三个字呢?
  生:寸草心(三春晖、一家亲、母与子、母子情、天地人、老中幼、人性美、背世界)。
  师:四个字呢?
  生:尊老爱幼(整个世界、其乐融融、爱的延续、责无旁贷、人到中年、继往开来、和和美美、一路走好、春天来了、传统美德)。
  师:五个字呢?
  生:瞧这一家子(成熟的生命、生命的过程、三辈四口人、最美的风景、春天的故事、家和万事兴、文化的精髓、人间第一情、沉重的责任)。
  师:六个字呢?
  生:上有老下有小(背小的背老的,幼小成熟衰老)。
  师:请把你们的“命名”写到黑板上。
  (生上讲台写“命名”)
  师:(语言渲染)
  瞧这一家子——
  生:(齐读)“我们在阳光下,向着那菜花、桑树和鱼塘走去。到了一处,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的母亲虽然高大,然而很瘦,自然不算重;儿子虽然很胖,毕竟幼小,自然也轻。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师:瞧这“尊老爱幼”的一家子——
  生:(齐读)“我们在阳光下,向着那菜花、桑树和鱼塘走去。到了一处,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的母亲虽然高大,然而很瘦,自然不算重;儿子虽然很胖,毕竟幼小,自然也轻。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师:醉过知酒浓,爱过知情重。
  再瞧这“尊老爱幼”的一家子——
  生:(齐读)“我们在阳光下,向着那菜花、桑树和鱼塘走去。到了一处,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的母亲虽然高大,然而很瘦,自然不算重;儿子虽然很胖,毕竟幼小,自然也轻。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