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小学名师 >> 于永正 >> 正文
教学艺术来自准确把握教学内容         ★★★ 【字体:
教学艺术来自准确把握教学内容
作者:于永正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3/20    
教学是科学,也是艺术。什么是教学艺术?简单地说就是高明的教学方式、方法,让学生乐学、易学,使知识得以掌握,能力得以培养,智慧得以启迪,情操得以陶冶,等等,总之让学生能有所得。
钻研好教材
教学艺术来自于每个方面,也很难说哪一方面更重要。我个人认为,一个教师首先要熟悉所教的教材,即教学内容。教学艺术来自于对教材的准确把握,因为没有一节充满艺术魅力的课不是首先来自执教者对所教内容的准确把握上的。
这法那法,不钻研好教材就没有法,这恐怕是所有当教师的共同体会。任何一篇课文,只读一两遍是很难找到教的方法的。但当我们读了若干遍之后,读出味来了,就会有豁然开朗之感,方法也常常随之而有了。
鲁迅先生写的《在仙台》(节选自《藤野先生》),文中记叙了藤野检查鲁迅听课笔记的事。这件事的开头是这样交代的:一天,大约是星期六,他使人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事情的最后,鲁迅写道:第二三天便还我(指作业)。鲁迅打开一看,改得非常仔细,连文法甚至标点都一一订正了。为什么鲁迅先生在故事的开头要交代“星期六”?“第二三天便还我”,第二天是星期几?第三天,又是星期几?那么藤野先生最迟是什么时间改的?他都是在该休息的时间改的!而且改得那么认真!藤野先生是个怎样的人,还要多说吗?都在字里行间!
我的“发现”,使我很兴奋。在课堂上,当我引导学生也这样“发现”后,学生变得也很兴奋。我对学生说:作者这样写,叫“前后照应”,我们这样读,叫“前后联系”。学生恍然大悟的同时,听课的教师也恍然大悟了。
巧就是艺术
二年级语文课本中的古诗《菜》,是难理解的。整个教学过程我都运用了报画的手段,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比如“一岁一枯荣”,我先请小朋友观察一年四季菜的变化(报画的菜),再说说一年当中菜有哪两次最明显的变化,然后请小朋友考虑“枯”“荣”两个字应写在哪一幅图的下面,再说说“枯荣”是什么意思。教师们都说我处理得很好。巧是什么?就是艺术。
在周晔写的《我的伯父鲁迅先生》中,作者描写车夫外貌时,使用了一个很传神的词——“饱经风霜”。教学时,教师给它下个定义,说一说,当然不是不可以,但我没这样做。因为我每次读到这句话时,脑海里便出现了车夫的形象,出现了他那一张令人同情的脸。我相信学生也会这样想,于是我请他们展开想象,并写出他们想象中、理解中的车夫的“饱经风霜的脸”。学生们沉思起来,动情了,动笔了。学生描写出来的脸,虽然语句不同,但都表达了一个意思——饱经风霜。听课的教师为学生的精彩描写鼓掌,也为我这个教学环节鼓掌。
读到了然于心
三年级有一篇课文叫《水上飞机》,文中要求学生用“究竟”造句。我一查词典,竟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作“结果”讲,可以用“明白”取代;一个是因为有疑问而表示追究。意思弄明白了,造句的教学设计也就出来了。我先让学生读书上的句子:“小海鸥想:货轮、客轮啥样的我都见过,就是没见过这种长翅膀的船,它决心去看个究竟。”接着让学生说说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想“看个究竟”的事。说完,我将“看”擦掉,先后换成“问”、“探”,让学生再说说在生活中遇到的需要“问个究竟”、“探个究竟”的事。学生的发言活跃而精彩。接下来,我出示了这样一个句子:这种东西究竟省不省油?让学生体会“究竟”在这句话中的意思。当学生知道了这里的“究竟”作“追问”、“追究”讲时,我又请他们仿照例句造句。最后,我请大家以“恐龙”或者“外星人”为话题,写一段话,用上两个“究竟”,一个表示结果,一个表示追究。
教师们听了我的造句、造段训练,又交口称赞,问我这个设计是怎么想出来的。我回答的只有一句话:“因为我通过查词典,弄明白了‘究竟’的意思,所以想出了这么一个训练程序。”
由此我想,教学艺术(即高明的教学方式、方法)来自于执教者对所教的教材的准确理解和把握,大到一篇课文的结构,小到一句话、一个词,都要了然于心,把它弄清楚,弄明白,否则就不能教,也无法教。连一般的方法都不会有,还谈什么艺术呢?
课文的“味儿”是读出来的
我是把力气花在钻研教材上的。拿到课文,首先读,哪怕教过好几遍了。朗读课文是备课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读的同时查字典、词典,把拿不准字的读音,一一落实,决不想当然;每个新词都查查词典,不能有半点含糊。课文的“味儿”是读出来的,是“煮书”“煮”出来的。
我的一切好的方法几乎都来自读。年轻的时候,我备课总是先看“教参”,现在也看,但是在我思考过之后看,或者遇到问题,才去请教“教参”的。只看教参,没有自己的思考,我是从来没上过满意的课的。一个人读不懂,就和同事们一起读,人多力量大,好多高明的方法我是和同事们一起“读”出来的。关于这一点,我以后还要谈,这里顺便提一下,目的是想告诉年轻的教师,如果一个人的力量达不到,别忘了,周围还有好多人呢!聪明者,不但要“善假于物”,还要“善假于人”。
我再重复一遍:一定要下功夫钻研教材,否则就不会有得心应手的方法,行之有效的方法,没有好的方法,也就谈不上艺术。教材把握不好,甚至于把握偏了,方法越高明,越会南辕北辙。错了,偏了,还有什么艺术可言呢?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