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小学名师 >> 孙双金 >> 正文
孙双金:找到人文教育的“大石块”         ★★★ 【字体:
孙双金:找到人文教育的“大石块”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28    
    作为教育部师范司组编的《教育家成长丛书》首批20名入选者之一,还有“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等一系列过硬的荣誉称号,孙双金的名头可谓大矣,而他执掌的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的名头也差不到哪里去,在南京是一所大家挤破头皮都想去的学校。
    超级名校长+超级名校,在常人看来,这应该是一个超级稳定的组合了,大家只需按部就班就可以坐享“教育盛世”。但孙双金显然不是一个能“老老实实”的人,他近年来感慨于学校人文教育的薄弱,竟又折腾起了“12岁以前的语文”概念,呼吁寻找人文教育的“大石块”,帮孩子练好“文化童子功”,力图在课本之外重建“人文教育体系”,并搞起了“12岁以前的语文”联盟学校,活动一启动就云集了全国10多个省份的40多所学校参与这一人文教育实验。
    “12岁以前的语文”究竟是什么?我们应该怎样帮孩子练好“文化童子功”?
    近日,记者采访了正在为“12岁以前的语文”奔走呼吁并在学校亲身实践的孙双金。 


“12岁以前”是人文教育的黄金时间


    记者:您的“12岁以前的语文”,它的主要概念是什么?
    孙双金:“12岁以前的语文”是童年的语文,它是文化童子功;是积累的语文,在人生记忆力黄金时间应重积累;是种子语文,这样的语文是在人生底色上播种,将来能生长出优质的文化果实;是经典的语文,唯有经典才具有强大的再生能力;是暂时不求甚解的语文,“好读书,不求甚解”应是童年语文学习的规律;是逐步反复的语文,随着年龄的增长去体味、去消化、去品悟;是为一辈子奠基的语文。
    我们在这个概念中强调的是,要给孩子规定一个基本的经过精心挑选的经典文化积累,这种积累我们强调要通过大量背诵、大量阅读等完成,这样才能在孩子的童年种下一颗饱满的文化种子。
    记者:为什么是“12岁以前”呢?“12岁”这个时间点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孙双金:为什么是“12岁以前”呢?理由有二:一是小学毕业年龄为12岁,12岁以前就是指童年期的语文;二是借鉴自然主义教育家卢梭对教育的划分。卢梭把教育划分为四个阶段:婴儿期(0-2)、儿童期(2-12)、少年期(12-15)、青年期(15-20)。他认为儿童期应主要进行感觉教育,他称该阶段的儿童为“理智睡眠期”,不要对他们直接进行智育。“12岁以前的语文”的提出就借鉴了卢梭自然主义教育阶段划分的合理要素。
    12岁以前人的智力特点是什么?根据心理学家的研究,12岁之前是人的记忆力的黄金时期。12岁之前如自然之春天,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人在学习的春天是记忆的季节,是积累的季节。人的智力发展阶段性特点促使我思考,人文教育应在不同的时期,教不同的内容,用不同的方式。
    记者:您的这个概念不是传统的一种课程,而更像一种大语文、人文教育?
    孙双金:语文是人文教育的主要承载课程。我们这个概念主要靠语文教师,但它更强调在学校教育中的整体定位,所以说算是学校的整体人文教育规划和理念。
    现在语文书上的课文大都收入的是一篇篇的白话文。但是解放后60年的语文教育实践,让社会方方面面对承载人文教育重任的语文教育有不少不满。上世纪90年代更是掀起了全国“人文教育大讨论”。显然,人文教育只有白话文是不够的。
    我们教什么很重要,好比到菜市场上去买菜,一定要买营养丰富、品种多样的蔬菜,而把菜买回家怎么搭配,怎么烹制是其次的问题了。我们的人文教育许多人几十年一味在讨论如何炒菜,而忽视了买什菜回来更好的问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我们的“12岁以前的语文”,它选择的人文经典既包含《论语》、《老子》、《大学》、《中庸》、《三字经》、《弟子规》这些传统文化经典,又包括唐诗宋词为代表的中国古典诗词和近代优秀儿童诗歌,还包括像《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和《叶圣陶童话》这样优秀的世界儿童文学经典。可以这样说,一切古今中外适合儿童阅读的文化经典均可纳入儿童人文教育的大概念之中。


找到人文教育压箱底的“大石块”


    记者:您说过每个人在童年时期都应该有经典来为人生奠基,需要有沉甸甸的大石块,而您又认为我们现在的人文教育在“大石块”上有所缺失,有所偏颇,那您认为这些压箱底的“大石块”是什么?
    孙双金:我认为人文教育除了国家指定的语文教科书之外,还有三块大石块。
    第一块大石块是国家经典。中国文化是儒释道三家文化,其中尤以儒家文化为主流、主脉。什么是经典?《现代汉语词典》上说:“经典,就是历史留传下来的具有权威性,典范性的著作。”
    第二块大石块是诗歌经典(我把诗歌作为韵文单独列出)。有人说,中国文化是诗性文化,中国教育的核心是诗教。孔子对孔鲤的教育是:“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过去在中国民间,孩子伊呀学话,首先要背诵琅琅上口的五言绝句。
    第三大块石块是儿童文学经典。如果说国学经典,诗歌经典更多地面向历史的话,那么儿童文学经典就是面向现代,面向世界,面向儿童。
    记者:您的“12岁以前的语文”怎样在浩如烟海的作品中挑选适合孩子的东西?
    孙双金:我们筛选的原则是:经典性,为大家所公认,所推崇,历久不衰;可接受性,考虑孩子的认知水平,接受能力,选择孩子们“跳一跳够得着的作品”;教育性,所选作品文质兼美,引导学生向真、向善、向美;情趣性,考虑孩子的阅读心理,多选择一些孩子们感兴趣的作品。
    例如诗歌怎么筛选,我个人认为应以中国古代诗词为主,以现代诗歌为辅。一二年级可以历代著名绝句为主,约80首左右;三四年级可以唐诗为主,约80首左右;五六年级可以《诗经》、《古诗19首》、《楚辞》、《宋词》节选为主,大约80首左右。现代中外诗歌可以名家短篇为主,精选冰心、泰戈尔、普希金等名家适合小学生诵背的名篇约60篇,这样小学阶段古诗加现代诗约300首。真正达到古人所讲的“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读诗使人灵秀”、“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境界。通过诗教涵养我们民族的气质,培养有高贵气质的一代新人。


传统仍然是我们人文教育的主轴


    记者:五四以来,我们许多人好像对中国传统经典比较敏感,认为里面有很多糟粕,您的“12岁以前的语文”让孩子背诵大量的传统经典,会不会被戴上崇古的帽子?
    孙双金:的确,五四运动高举“民主”、“科学”两面大旗,开启了中国现代文明之门,功不可没。但当历史的车轮走过一个世纪,我们今天再冷静审视,发视它对传统文化全盘否定显然是失之偏颇的。其实,即使是五四文化运动的健将,哪一个不是在传统文化中浸润成长的呢?
    当下,中国正走在中华文化复兴之路上。中国是文明古国,有五千年灿烂的文明。当你研究世界文明史后会发现,其它几个古文明皆已消亡之后,中华文明却在今天焕发出勃勃生机。你能说中国传统文化糟粕大于精华吗?其实当下许多年轻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甚少,却盲目武断地全盘否定。你只有走近传统文化,研究传统文化之后,才能客观地、实事求是地评价它。1988年,全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齐聚巴黎,会上发表了一个《巴黎宣言》,其中有一段话,大意是:为了让全世界人在21世纪过得更加幸福,需要到东方2500年前的孔子那里去寻找智慧。难道全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在推崇孔子的时候,我们妄自菲薄,抱着民族传统文化虚无主义的态度,是有智慧的表现吗?对传统文化我们应有充足的自信!
    当然,我们的“12岁以前的语文”也绝不仅仅是传统文化,它是一种开放的姿态,吸纳了古今中外一切有利于儿童阅读的经典,国学经典仅是其中之一罢了。
    记者:您比较强调背诵的作用,但很多人好像对背诵比较反感?
    孙双金:毛泽东同志说过:“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夫不可。”毛泽东是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还是伟大的诗人,他认为学好语言非下苦功夫不可。这里的苦功夫是什么呢?我认为其中之一就是背诵。
    背诵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传统。朱自清先生就多次在文章中谈到背诵的重要性:“中国人学诗向来注重背诵。俗话说得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熟读不但能领略声调的好处,并且能熟悉诗的用字、句法、章法。诗是精粹的语言,有它独特表现方式。学习这些方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综合,背诵便是这种综合的方法。”
    中国的国学大师、文学大师是怎么产生的呢?可以这样表述:无一例外他们都在童年时期背诵了大量的经典诗文。茅盾背过《红楼梦》、鲁迅从小背下《纲鉴》;辜鸣铭背下37部莎士比亚作品、杨振宁熟背《孟子》……过去的成功经验难道对我们今天的教育没有启示吗?我认为从小背诵经典是学习语言的必经之路。
    记者:您的实验会不会是一种冒险?
    孙双金:绝对不是冒险,我们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有充分的准备。首先,我们先期在全校试验了两年,得到广大老师和家长的大力支持,孩子们也非常喜欢,两年的实验证明效果明显。其次,全国一些有识之士也有些大胆的尝试,取得了理想的效果。例如山东韩兴娥老师的“海量阅读”实验,广东陈琴老师的“素读”实验,安徽薛瑞萍老师的“日有所诵”实验,都为我们提供了成功经验。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