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小学名师 >> 贾志敏 >> 正文
培养语感,一条遵循语文教学本质的道路——论贾志敏老师语文教学艺术         ★★★ 【字体:
培养语感,一条遵循语文教学本质的道路——论贾志敏老师语文教学艺术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24    

培养语感,一条遵循语文教学本质的道路——论贾志敏老师语文教学艺术

周一贯     

早在1999年,在贾志敏老师荣获“浦东名师”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贾志敏追寻语文教学的本真》。我觉得,一位名师,就是一个精神富翁,有无限的资源,供我们去撷取。一篇文章当然是意犹未尽,所以今天很感谢大会的组织者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能与大家一起来研究贾志敏的语文教学艺术,这是我的荣幸。  

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培养语感,一条遵循语文教学本质的道路。  

贾志敏老师的语文教学艺术,我个人始终认为,语感培养艺术是他的特色。在中国小语界,我可以这样说,还找不到第二个。我记得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贾老师的作文教学(《贾老师教作文》)通过电视台,风靡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了90年代后期,他的阅读教学同样受到了我们小语界广大教师的关注。如果说贾老师的作文教学所引起的是一种贾志敏现象,那么他的阅读教学所引起的反响,那是一股贾志敏旋风。那么,为什么贾老师的作文教学、阅读教学如此受到我们小语界同行的关爱和注目呢?我们应当深深地去思索名师的成功之路的轨迹和原点。而贾老师教学艺术之根,我认为就是那种精深的语感教学的艺术。  

进入新课程,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人文性和工具性的结合。但是,我觉得这里忽略了一个基础,要问为什么人文性和工具性结合,应当是语文学科的性质?数学也有人文性,今天我们数学课强调的就是数学文化,同时它也有工具性,数学也是一种工具。这里,相区别的根本问题是,语文课的人文性和工具性是以汉民族共同语的语言性为基础的,也就是说,语文课的性质应当是在语言性的基础上,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结合。语文说到底就是要“学语习文”,而提高学生整体语文素养的最好方法,我个人认为就是贾志敏老师造诣至深的这一条教学道路——培养语感之路。  

语文教学有这个性、那个性:什么文学性、社会性、生活性、思想性、……那简直是“性骚扰”,但是,归根结底是它的语言性,语言性是它的皮,另外的都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正是从这样的角度,我认为贾志敏老师的教学艺术既有时代的高度,又有纯正的本真,这正是我们进入新课程,迫切需要思考、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当然,我们不守旧,进入新课程,我们确实觉得有很多是应当反思和批判的,因为新课程所吸纳的后现代的课程理论,给我们带来很多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毋庸质疑的。但是我认为我们应当咀嚼的主要是“观念”上的东西。比如我们的教学观、知识观、学生观、教师观等等。而语文教学最根本的东西,比如说母语的学习规律,比如语文课要提高语文的综合素养,比如语文课要加强基础训练,这是不容淡化和忽视的。所以,可以这样说:我们语文课进入新课程,有很多要改革的地方,——“山已不是那座山,梁也不是那道梁了。”但是我们也不能丢弃了最可贵的本真,语文的本真不会变,——“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正是语文教学的本真所在。今天我们研究贾老师的教学艺术——他的这种语感的教学艺术,确实有着重要的意义。  

为什么说贾老师的教学艺术是以语感的培养为特色的呢?  

我们先来看贾老师的作文教学,他是以清新自然的语感培养为核心,组织学生生动的表达和交流的。今天下午的两节作文课,很多地方都是可圈可点,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他的阅读课,我认为也是以语感导引为主线的,在提高阅读和认识能力的同时,优化语言素养。  

为说明这个问题,首先我必须简单地说一下什么是语感。作为语感,就是我们对语言的直觉感知的能力。贾老师就是要让学生读,他从一个关键词入手,逐步扩展,乃至覆盖了全文,这样读着读着,对语言感知能力就培养起来了。以语言为主的整体的感知能力,是理解和运用语言中感性、理性相统一形成的一种共性,从而激发出一种灵性。所以,简单地说语感就是对语言的敏感达到自动化的程度。我们听贾老师上课,他在瞬息之间就能发现小朋友的语病,这正说明他对语言的敏感已达到了自动化的程度。语感的培养,对提高学生的语文总的素养,具有整体性地位,基础性地位和战略性地位。  

首先我们看它的整体性地位。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在语文学科中,我们要落实人文性与工具性的结合,必须要以语言性为基础。而语言性的提升、语言性的落实,就离不开语感的培养。所以我始终认为,贾老师的教学艺术,瞄准的是以语感来整体地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  

第二,在语文教学中,它又具有基础性地位。  

学生对语感的形成,就要在准确地接受语言的刺激、语言的感受和语言的运用过程中间,获取他鲜活的语言经验,进而达到整体感知的能力。所以抓住了语感,就抓住了语文教学的基础问题。我并不是说工具性、人文性不重要,但是它必须落实在语言性的基础上。这个简单的道理,我想不用多说,——离开了语言性,你怎么去落实工具性和人文性?  

第三,它还处在战略性的地位。  

抓语感的培养,来提升学生的综合人文素质,这是抓住了关键,抓住了要害,具有战略高度。如果我们忽视了对语感的培养,那么,学生的综合语文素养我就不晓得你怎么去提高。所以,这是一个要害的问题,要害的问题,就有战略位置。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对名师的教学艺术太忽视了,我们不重视学习、反思、总结他们那些成功的东西,这是我们小学语文教学一个很痛心的现象。  

上次,《中国小学语文教学论坛》编辑,特意跑到绍兴来找我,交换对小语教学改革的意见,我就对他说,我们要繁荣文学创作,就要发展文学评论,没有文学评论,就不可能有文学创作。我们要发展小学语文教学,就要发展语文教学评论,没有语文教学评论,也就没有语文教学的繁荣。评优课、评名师、评当前语文教学的热点问题、难点问题,我们的语文教学才能发展,作为小学语文界的一本理论刊物,既是“论坛”,就应该每期都有一定的分量来提倡教学评论。所以,他马上交给我一个任务,首先让我写一篇繁荣教学评论的文章。  

真的,我觉得很痛心呀!像斯霞老师,这么一位名师,一代宗师,我们小学语文界让她留下了什么呢?我们能够找到几篇深入研究斯霞老师的教学评论文章?我们只是说她“好呀好”,说她“了不起”、“不得了”,但具体的东西没有了。这对我们来讲,是一种严重的失职,也是一笔巨大的损失。一代名师的成长不容易呀。贾老师闻名全国,他有没有靠行政命令?没有呀!没有行政权力来给他保证,他是靠自己的课堂教学,他是靠他自己用激情,感动了课堂,才感动了我们小学老师的。名师是公众认定,是一种公论。  

在我们汉民族共同语的教学中,语感的培养更有特殊的意义。因为我们汉语是一种单音节的分析语,它靠的是词的滚动组合,在语境的具体联系中产生意义的,这种意义是要靠我们人去意会的。这与英、欧语是不一样的,英、欧语是靠每个词的形态表示,比如它的“格”、“调”、“时态”、“语态”,都是用形态来表示的。而我们的汉语,不是这样,是靠意会来生成它的意义的。一个“打”字,在新华字典中有28种解释,到底怎么解释,就要靠在上下语境中去意会。这种意会的能力也就是语感的能力。我们不抓语感,就学不好汉语。所以,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具体地说,贾老师的语感艺术有哪些特征呢?我认为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以汉语的组合规律,在读写结合中培养学生的语感。  

他的阅读教学和作文教学的设计都有这样的特色:就是抓住一个关键词,让这一关键词在滚动发展中实行多方组合,由词发展成为句,由单句发展成复句,由小节发展成为段落,乃至最后发展成为全篇文章。这就是词语的滚动、碰撞,就像一个活跃的化学分子一样,在滚动、碰撞中,实行多方组合。这正是贾老师的教学设计的最大的特色,也是我们当前小语界唯一一种教学特色。如他的作文课,就是“一件______的小事”,就是抓住几个关键词“闷热”、“冷饮”、“青蛙”,由三个关键词的滚动,给学生营造一片可以结合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的空间,从中为语感的培养创造了条件。这一基本思路跟今天我们这堂课(作文“找手机”),从“手机、冰箱、爷爷”这三个关键词,营造学生可以充分地调动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的空间,也可以说是学生的创作空间,具有同样的艺术特色。接下来规则写作与展示生命活力的自由写作的灵动的结合。这样的作文教学更大的特点就是充分地运用了我们汉语的艺术性。至今我没有发现我们小语界有和贾志敏老师近似的艺术风格,我们要来研究、疏理、总结、推广啊!那么,在学生调动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的过程中,贾老师用小品表演、……、等等多种方法,调动学生的积极参与、积极主动。今天这堂课也是如此。  

当然,我也听说,进入新课程以后,因为我们更多地在强调新概念作文,强调作文应当是学生的生命的独白和心灵的对话,应当是自由人。所以,有的老师就认为贾老师的这种教学方法是不是已经陈旧了,过时了。我个人认为,是理解出问题了。  

我们晓得,社会的写作生活,有两种写作状态。一种是自由写作状态,比如像作家的文学创作,就是自由写作状态。平时自己想写什么东西,不拘形式地写下来,就是自由写作。在社会生活中,还有一种写作状态,那叫做规则写作,我们绝大部分的成人的写作活动都是规则写作,而不是自由写作。比如教案就是规则写作,给朋友写信也是规则写作。所有的应用文,所有的申论文都是规则写作。因为社会中存在着两种写作状态,所以小学生的写作状态也应该有两种,一种是自由写作状态,一种就是规则写作状态。我不赞成以课堂写作和课外活动写作来分,因为实际上好的课堂写作中,同时包含着两个要素,既有规则写作的导引又有自由写作的激发。所以我们不应以写作的“地方”来区别,而应以写作的“性质”来区别。正因为我们过去在规则写作方面陷入了一些误区,所以进入新课程,我们强调自由写作,我认为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写作,应该连接着健康的生命,写作应该是生命世界的一方蓝天,应该是心灵世界的一汪甘泉,应该是精神世界的一方沃土。但是,是不是我们强调了自由写作,就不要规则写作了呢?试问,每一个规则写作的指导,作为能力该如何提高。自由写作有它的优势,它可以引起写作的兴趣,可以激发学生的生命投入,使写作更多地富于真情实感。但是,自由写作也有它的短处,就是不利于指导,不利于提高。如果在课堂里,我们也是自由写作,老师怎么辅导?每个人写的都是各贴各的号,各唱各的调,你怎么指导?所以它同时应当有规则写作。  

进入新课程,我们是要求规则写作能够更好地调动学生的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今天,当学生把手机跟爷爷跟冰箱连接的时候,实际上小朋友说的都是他自己的生活经历和自己的生命体验。那么,在课堂教学中的规则写作肯定能够提高写作指导的效果,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们研究的是一个共同的题材,当然我们给予指导。所以,我们不应该强调自由写作,而否定了规则写作的重要性。我们准确的理念,应该是像贾老师一样,把自由写作和规则写作有机地结合起来。即规则写作的时候,能够充分为学生提供一个广阔的激发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的空间。  

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老子有一句话,叫做: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觉得这是我们认识问题、分析问题的一个根本的思维方法。道生一,生了一个作文教学;一生二,作文教学生出两个层面的东西,一个自由写作,一个规则写作,用自由写激发生命活力,用规则写作提升语言的把握能力;那么,贾志敏老师的作文课是二生三,由自由写作和规则写作再生出中间的一个路线,就是自由写作与规则写作的有关结合;我们的作文教学就是要由这个三——自由写作、规则写作、自由写作与规则写作的有机结合而形成各种各样的作文教学的模式和各种各样的作文教学的思路,即三生万物。所以我觉得从语感训练、语感培养的角度,我们应该好好地总结贾老师的作文教学经验。  

他的阅读教学,也是从语感培养为红线来组织的。  

随便举个例子,比如,他教《程门立雪》,先让小朋友解释题目的意思,那是在程老师的家门口;再解释“立雪”;然后是滚动、创作和多方创作:谁在雪地里,——是杨时和他的同学;在雪地里干什么呢?——一边背书一边等待程老师醒来向他请教不懂的问题。……最后滚动到“程老师望着门外的大雪说不出话来”。  

贾老师又请三个小朋友,一觉得程老师没有话说;二觉得陈老师有话要说,但没说出来,第三认为程老师非常激动,所以说不出话来。学生当然选择第三种,选择第三种以后,那么程老师会说些什么呢?再让学生超越文本。所以,贾老师的阅读课一个最重要的一条红线,就是解读文本,重构文本到超越文本。他的重构文本,就是从语感训练的角度,让小朋友来重构课文的内容。而不是像很多课堂上我们所听到的,是用情激提问,不是重构文本,而是重复文本。所以,贾老师的写作课也好,阅读课也好,都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瞄准了语文的艺术性,来设计教学。用这种艺术性为学生语言设计提供广阔的空间。我觉得这是他的第一个特点。
   

第二,是以阅读的文本重构在师生的平等对话中,培养学生的语言。  

我喜欢贾老师的作文课,但我更喜欢他的作文课。我觉得他的阅读课在我们中国小语界是绝无仅有的。他的语感的培养,在阅读教学中的意识,确实令人敬佩。而最根本的特点就是抓“重构文本”。第一步是凭借文本,反反复复地读,贾老师很重视读;第二步是用汉语中的铸造式的滚动,多方组合来重构的文本。你看他《镇静的女主人》基本的教学思路,体现的也就是这个特色。这里边有很深的东西,那就是我们如何认识文本、处理文本,如何把文本看作一个训练的例子,用它来培养学生的语感。而文本不是一个直接获取的目标。  

第三,就是贾老师以当场的语言诊断在课堂生成中沉淀语感。  

这是贾老师的课最让人感动的地方。他不放过每一个小朋友说的每一句不妥当的话。他绝对追求的是正确、敏锐、强烈地去感觉、感知、感悟语言。这里有六个要素:敏锐、正确、强烈、感觉、感知、感悟。这种语言训练的功夫,我觉得是令我钦佩。老师在说学生的病句的时候,有的我还领悟不过来呢。我举一个很生动的例子。  

有一次,课堂上有个小朋友写作文时说了一句话,“暑假里,我和爸爸有幸到杭州来。”贾老师当场马上说,你这句话有四个毛病。我们都领会不过来,这句话听起来也可以呀!贾老师说,第一,“我”和爸爸这个“和”用的不当,爸爸是大人,我是小孩,应用“我随爸爸”;第二,“有幸”不当,你到杭州来可能是有幸的,但爸爸是大人,到杭州来很快就到了,所以应是“我有幸随爸爸”;第三,你在上海,不能说“到杭州来”,应是“到杭州去”;第四,到杭州去干什么?即便是有幸,下面的内容应该是有幸的,如果你到杭州去奔丧,也叫“有幸”吗?哎呀,真厉害!这小孩子从小就在这种严格的、正确的、敏锐的、强烈的,这种语言的熏陶之下,才谈得上能够提高语文综合水平。  

我深深觉得很惭愧,因为我的语感水平就很差。所以我说他的第三个特点就是临场的语言诊治在课堂生成中沉淀学生的语言,这也是我们广大的语文教师所忽视的问题,在很多课堂里,有的小朋友说的话明明不对,老师都说他是对的。所以他从小就得不到准确的语言的刺激和准确的语言的感受,那你说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会有很好的语言素养吗?
   

第四:以出色的语言示范,在语言实践中提升学生的语感。  

贾老师在我们小语界被誉为语言大师,这个称号是有分量的。因为我们普遍发现,贾老师的语言真的很有功底,很厉害。首先我们看他的语言积累,很多的小学生作文,很多的小学课文他都可以很娴熟地背下来。我们很多年轻教师记忆力很强,有这个语言功底吗?我们能背几首古诗?能背几篇古文?能背几篇美文?更甭说学生好的作文和课文了。所以,他在语言积累这个层面上,他的功夫是非常深非常深的。  

其次,在教学实践中,他对语感的敏锐几乎达到了自动化的程度,这是我们感到非常惊奇的。正因为他自己有这种功底,所以他的课堂里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对学生进行语言素养的教育。这才是真正的语文课,这才是真正建立在语言性基础上的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结合。  

有一位老师给贾老师统计过,他评价学生的话语,评价学生的言说方式,竟有30几种之多,而且在一节课中很少有重复的评价语。语文老师应该姓语、名文,语文老师的功底就是语言的功底。我们仰慕名师,我们想成为名师,我想要做一个语文名师就要从提高自己的语言基本功做起。我在各地带了一些名师班,这些名师班的学员很需要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但普遍感觉到我们的课放不开,不够大气,说到底就是囊中羞涩。这个囊中羞涩不是钱,而是语言的囊中羞涩。我们害怕,就像林黛玉进大观园一样恐怕说错一句话,因为我们常常要说错话,与其要说错话,不如不说,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绝大部分的课堂,预设性太强,生成性不足。为什么?因为预设的是有把握的,而生成的往往是没有把握的,是要临场以教学机智,以自己的语言功底去生成的。过去我们在课堂里,上课上得最好的,往往是低年级的识字教学,那时的特级教师全部都是女老师。有的老师对我说:怎么现在课上得好的,都是男老师?这里,当然不应以男女来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个好老师一定要有很好的语文功底,要有很好的阅读基础,没有很大的阅读量,没有读过很多的好书,打下一个底子,你就甭想让预设和生成同样精彩!所以我们学习名师就要学习他那些根本的东西。  

 贾 老师在他出版的一本书中有一个题记,大意是:过去为了生活我从事教育,现在如果让我离开讲台,我将一刻也生存不下去。所以,我觉得伴随着 贾 老师成为名师的艰苦坎坷之中,根植着他对事业的执着。我记得有一个智者说过,生命的旅程,目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生命的旅程中与谁相伴。我深深觉得,在 贾 老师的生命旅程上与他相伴的是事业,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敬业精神,是坐不到这个位子上的,应该是事业与生命相结合,事业因为生命的投入而更加壮阔,而生命也因为事业的支撑而更加丰满,所以, 贾 老师的生命中与事业相伴,才有他今天如春洪一般的事业,如冬梅一般的生命。  

以上就是我个人的经验,不当之处,请多多指正。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