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小学名师 >> 周益民 >> 正文
为尚未存在的社会培养新人——评周益民《皇帝的新装》         ★★★ 【字体:
为尚未存在的社会培养新人——评周益民《皇帝的新装》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18    
  《皇帝的新装》有着含混的丰饶:可以读出从佛经妙喻、民间故事到经典童话的变迁;可以读出民间大众对愚蠢权贵的狂欢式戏弄;可以读出失却独立精神的乌合之众,沉沦集体之中无知的快乐;可以读出远离清贫思想,耽溺奢侈品之后的人格异化;可以读出几乎人人皆有过的尴尬赤裸的梦的经验;可以读出婴之未孩童心的天真与纯白……
  种种别出心裁的解释,不可称之误解,反而有可能是最优的“圣解”。钱锺书说,文本“非一见便能豁露畅‘通’,必索乎隐;复非各说均可迁就变‘通’,必主于一。”对于文学作品,并没有绝对的阐释权威来硬性规定一种解释;然而各种解释之间,当有高下之分。①
  好的文本与好的解释,能帮助读者养成以赛亚•柏林所指的现实感,认清时代的表层与深层——有统治无共识,有字词无言论,有报纸无新闻,有学术无思想,有欲望无目的②——这便是我们生活的时代。在这种黯淡背景光的映衬下,教材中有一些文本显得特别明亮,有几篇则分外阴沉。
  端正明亮的,如龚自珍《病梅馆记》(对畸形价值观下人才“精致的损伤”的揭露),傅国涌《华盛顿的选择》(对民主制度中不留恋权力的真正政治家的介绍),罗素《我为什么而活着》(对个体生活意义的考察与反思);偏邪阴沉的,如《智取生辰纲》(等级与进贡的朝廷,推崇诡诈骗术的江湖),《杨修之死》(依附式生存者被阴谋伤害至死的实录),《愚公移山》(家长制度下愚人传统的延续)……
  在二十一世纪的大陆汉语语境下,对经典童话《皇帝的新装》的读解,当侧重其现实性,只有把《皇帝的新装》这张底片,浸在现实的深色药水之中,那些信息的要素,才能渐渐显影,随着进一步的问题之镊的夹取漂洗,它们终于定影成像。
  这时你就能清晰地看到,作品以锐利的镜头与准确的捕捉,定格了统治者赤裸裸地藐视和作贱人的理性,毫无顾忌地把几乎完全透明的谎言搬到大众面前,进行盛大的表演的过程。看看文中展现的场面,类似的表演,同样的赞美,你一点都不会觉得陌生,因为这样的表演与赞美,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这是可以收录到《中国拍马史》中的典型段落:
  
  “上帝,这衣服多么合身啊!裁得多么好看啊!”大家都说,“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贵重的衣服。”
  “大家都在外面等待,准备好了华盖,以便举在陛下头顶上去参加游行大典。”典礼官说。
  “对,我已经穿好了。”皇帝说,“这衣服合我的身么?于是他又在镜子面前把身子转动了一下,因为他要使大家觉得他在认真地观看他的美丽的新装。
  那些托后裙的内臣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好像他们正在抬起衣裙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这样,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裙是多么美丽!这件衣服真合他的身材!”
  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
  
  为什么皇帝把大众当作傻子,公然轻贱和愚弄拥有正常理性的人?是因为统治者知道,大多数人对现实有种种埋怨或不满,但他们并不敢公开表达不满,他们极少数是麻木无知,大多数是怨而不怒,或者是怒而不争。③在只爱新装,不顾民生的皇帝的统治下,社会的公共生活领域,唯剩两个要素:“谎言”和“扮傻”。若要把这两个要素归结为一个字,那就是“假”——在假话国里,个人地位的彻底丧失说成是人的最终的解放;剥夺人民的新闻渠道被称为保障人民的新闻渠道;用权势驾驭人民说成是人民掌握权力;滥用职权、专横跋扈便是实行法治;压制文化就是发展文化;扩张帝国主义势力,成为被压迫民族的支援;毫无言论自由就是最高的言论自由;选举闹剧是最高的民主;禁止独立思考是最科学的世界观……它假装什么都不怕;它假装从不弄虚作假。④
  明确了这些之后,再来看周益民课堂的开局——词语背对背,一个说反义词的小游戏——看似漫不经意的起手式,实是千锤百炼的经营苦心。一石三鸟:低起点,孩子们有话说;很好玩,奠定积极愉快的课堂气氛;而最关键的,是遥遥指向整节课的靶心,也就是那个“假”字。
  
  师:对,就是说反义词。下面请听题:真——
  生:假。
  师:真实——
  生:虚假。
  师:真诚——
  生:虚伪。
  师:真情——
  生:假意。
  师:咱们不要假意,要真情。再听:真心实意——
  生:虚心假意。
  生:虚情假意。
  师:“背对背”很顺利。接下来玩第二个游戏,叫“词语开花”。同学们都做过扩词练习,今天难度加大了,你所说的词语中得同时含有“真”和“假”这两个字,我先说个最容易的,“真真假假”。
  生:以假乱真。
  生:假戏真做。
  生:弄假成真。
  生:真情假意。
  生:真假分明。
  师:假作真时真亦假。
  生:真假难辨。
  
  课堂的对话记录清晰地显示了,无论是“词语背对背”还是“词语开花”,都是有意味的思想热身,轻车快马一路下来,“真假”二缰始终紧握在手,这就是课堂驾驭。等到“真假”二字在找词组词中逐渐凸显,得到了充分的强调,热身任务即告完毕,周益民用一句话轻轻收束这个环节:“正因为真假难辨,咱们才要打假。今天我们就到《皇帝的新装》中去打一回假。”找截干净,决不唠叨。
  关于课堂驾驭,说得再具体些,也就是教师的三种句子而已:提问句,回应句,过渡句。回应句全是临场点拨与即兴发挥,最见出积累与机智;过渡句可以预设,但操作时离不开板块意识与节奏感觉;提问句仿佛定速巡航,必须事先设定,提供课堂行进的基本路径;提问句最能看出教师的学养,因为它直接体现了教师本人对文本的理解。
  周益民整理实录的不完全版本中,拟有四个标题:一.聚焦:撩开虚假的存在,二.转述:体味人物的内心,三.冥思:虔敬童年的真实,四.推测:咀嚼童话的意蕴。工整而有意蕴,正是他一贯的诗意的风格。
  倘若更直接一些,从实录中提炼,四大板块,是以下四个更分明的提问:
  
  ①找出故事中“假”的段落,做出记号,然后交流。
  ②皇帝、老部长、骗子、小孩……选择其中一个,用第一人称,说出人物内心的想法。
  ③A“论罪行罚”,谁是第一责任人?
  B 皇帝、大臣、百姓等人的共同点是什么?
  ④作者给我们讲述这个故事时,脸上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好的课堂,正如精彩的电影,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令人沉醉,深陷其中,基耶斯洛夫斯基说:“若是你想吸引观众去看这部影片,无论你使用何种方法,何种策略,都必须使观众在观看时处于紧张的状态中,进而感动他们。我深信,这样做他们会把片子看完。”⑤
  周益民这节课的吸引力,就来自那四个问题,丝丝入扣的起承转合,力之舞围绕着一个“假”的圆心,层层挑战,温和紧逼—— 一“假”二分,对于统治者与社会风气而言,是为“谎言”;对于假话国中的个体而言,则是“扮傻”——周益民的第一个提问“找出故事中“假”的段落,做出记号,然后交流”,提供了一个筛子,让孩子们筛出所有“谎言”,呈现、罗列、聚集。三五分钟之后,孩子们找出了“谎言”的段落:两个骗子假装织布,老大臣假装看见,皇帝假装穿衣,内臣假装拾后裙,百姓假装欣赏……周益民的及时追问非常到位:“同学们火眼金睛,找到了很多‘假”’。故事里还有一种‘假’,可能不是一下子就能发现的,需要我们深入地想一想:这样的事情可能吗?仔细找找。”在这一推动下,有关衣服奇异特性的谎言,也被学生发现了。
  身处这个处处是谎言的世界,第二个疑问自然生出来,为什么每个人都手舞足蹈参与其中?从“谎言”问题出发,一定得抵达“扮傻”现象。这样,就能领悟周益民第二个提问的精准:“皇帝、老部长、骗子、小孩……选择其中一个,用第一人称,说出人物内心的想法。”他要孩子们换位思考,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要扮傻?四名被小组推荐的学生,分别讲述了文中四个关键人物的内心:那几个犬儒主义者,无法抵挡现实的利益诱惑,于是自愿参与扮傻游戏;而那个孩子的想法呢,学生替他说了出来,响亮的心里话,什么称职不称职,什么聪明不聪明,“我才不管呢”!
  筛选谎言,体味扮傻的理由之后,第三板块转得灵动,其中有虚有实。“论罪行罚,谁是第一责任人”貌似沉重,其实最轻灵,因为这只是一个悬疑的虚设,弯过几弯之后,顿然忽现真正的第三个提问:“皇帝、大臣、百姓等人的共同点是什么?”这才是重点所在,于是在这个时段,放慢节奏,低回沉潜,回到最初写“假”的句段,重新朗读、体会之后,一个孩子站起来回答说:“我觉得他们都在说假话,他们都有责任。”要知道,这是小学六年级的孩子,经过独立思考而得出的结论;这与专业学者的研究结论,庶几近之:“现代谎言是将事实整个进行重新编织,而且它是用来欺骗每一个人的,因此,编织谎言者最终也成为自己谎言的受骗者。”⑥课堂行进至此,新的洞见像闪电一样突然呈现,恼人的混乱思想突然变为令人宽慰的确定性,整节课最有价值的对话出现了:
  
  师:小孩啊,犯的是说真话罪。说真话容易吗?
  生:不容易。
  师:是啊,在某些情况下,说真话真的是需要勇气的。那个小孩真了不起,许多大人在小孩面前是要脸红的,要感到自愧不如的。
  生:我不能因为困难而放弃真理。
  师:你就是那个小孩,人会长大,但心可以是孩子的,就像那个小孩一样。
  
  孩子们明白了说真话是无罪的,不能因为困难而放弃真理。在对话之间,周益民把索尔仁尼琴提供的那把解放我们的钥匙,放在了我们下一代的手中,简单而有效——个人不参加说谎!“凭这一点,便打开了我们无所作为造成的虚幻链环上的一个缺口!这对于我们是最容易做到的,对于铺天盖地的谎言则是最致命的。”⑦
  至此,这节课的使命已基本完成,余下的只是尾声。换了我,至多只会进一步紧贴现实,问“能用中国历史的典故来诠释本文吗”,或者问“二十一世纪会发生这样的事吗”,而周益民的第四个提问,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作者给我们讲述这个故事时,脸上的表情是怎么样的?”,揣摩良久,终于明白,前三个提问是入乎其内,最后一个提问是出乎其外,从文本中出来,把它适当地拉开距离,形成审美的观照。王国维说,“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⑧复杂表情即百感交集的心情,从思辨到感受,由思而诗,这诗化的撞钟式结尾,久久回荡在每一个听众的心中。
  无缘身临现场,仅凭实录,体味着周氏“圣解”,复原着紧张而令人感动的的课堂,悠然神往。一位有思想的小学教师与一群可爱的小学生,给大家上了很好的一课,此课过后,一个全新的方向明朗化了——人民政府,民主选举,言论自由,城乡平等……所有这一件件,不都是皇帝为遮掩权力的身子而披上的新装吗?革命的新装变换,就像股票的涨落行情,一两个钟点的炫耀摆弄之后,随手就丢弃了。终于有一个声音响起,看哪,脱然行世的,只不过是一个权力的丑陋裸体,有什么可以赞美,值得称颂的呢?在这真实的呼喊中,游戏规则被否定了,这意味着游戏本身被推翻,意味着假象世界的社会支柱被动摇,也就意味着权力的结构被破坏。
  哈维尔说:“谎言世界的外壳是由奇怪的物质构成的,只要它把整个社会封闭起来,它就会看上去坚如磐石,但是一旦有人打破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有人喊出‘皇帝光着身子’,打破游戏规则,揭露游戏本质,这时,一切事物都原形毕露,整个外壳就会无可拯救地四分五裂。”⑨
  《皇帝的新装》一课的意义,就在于用真实之锥打破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周益民的努力,是在为一个本土尚未存在的社会培养新人;而哈维尔的评价,则可以移作对周益民课堂最恰当的赞扬。
  
  
  
  
  注释:
  ①张隆溪《走出文化的封闭圈》P214、218,三联书店2004年10月
  ②③⑥徐贲《中国的“新极权主义”及其末世景象》,《当代中国研究》2005年第4期
  ④⑨哈维尔《无权者的权力——纪念扬•巴托契卡》,吴小洲、张娅曾、刘康译
  ⑤《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P20,张滨 编著,辽宁美术出版社,2004年1月
  ⑦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文集》第9集,李国海译,张晓辉据The Democracy Reader一书英译文校补
  ⑧王国维《人间词话》P15,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4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