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小学名师 >> 周益民 >> 正文
周益民《贝壳,那白色的贝壳》课堂实录         ★★★ 【字体:
周益民《贝壳,那白色的贝壳》课堂实录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18    

周益民《贝壳,那白色的贝壳》课堂实录
    执教:江苏省特级教师  周益民
    一、“接力说”故事主要内容
    师:好,各位同学们,看来读故事真有意思,真好玩。今天,我们就来进行一次读书会。我们今天读书会读的,交流的是一篇短篇小说,题目叫——
    生:《贝壳,那白色的贝壳》
    师:读书会啊,其实是最轻松的,因为在读书会里,你发言、你交流,没有对,也没有错,只有说和不说,可以放心大胆地说了吧,轻松了吧
    生:是
    师:那我们首先来说说看,《贝壳,那白色的贝壳》这篇短篇小说的主要内容,主要情节。咱们同学可能要说了,我们都六年级了,你出这么简单的题目,太容易搞定了。周老师加大难度,怎么加大难度呢,我不是请一个同学说,我请咱们同学接力说。看过接力赛跑吧,就是一个接着一个,咱们今天说故事的主要内容也是一样的,一个人说一句,这样的话,后一位同学就要注意了,要注意什么?
    生:要知道他前面说的那句在什么地方
    师:不是在什么地方,就是要听清前面一位同学说的是什么内容,然后我才好接着往下说,对不对啊,有难度,你们怕不怕
    生:不怕
    师:真不怕?那你得要有不怕的表现出来,好,第一位同学,谁来,第一位是最好说的
    生:从前,
    师:这还要从前啊(笑)
    生1:有几位小朋友,在海滩上玩,他们和疗养院的朱伯伯成了朋友
    师:好,只能说到这么多了,这个头开得非常好,非常简练
    生2:朱伯伯以前每天都跟他们玩,可是今天却没有来
    师:好,继续
    生3:于是,就叫梁军去打听一下,朱伯伯怎么了
    师:朱伯伯怎么了
    生3:要走了
    师:把这话重新说一遍,梁军打听到什么什么情况
    生3:梁军打听到朱伯伯明天就要走了
    师:继续
    生4:所以这几位小朋友都想去看望一下朱伯伯,去送送他
    师:决定送送伯伯,然后发生什么情况呢
    生5:可是朱伯伯现在有事,叫他们7点半再来
    师:相约晚上7点半,又发生了什么情况了,
    生6:到了晚上7点半,朱伯伯没有准时和他们见面。
    师:他去干吗了
    生6:陪客人在餐厅吃饭
    师:继续
    生7:他们等朱伯伯等到了很晚
    师:然后呢,故事该结束了
    生8:朱伯伯回来了,但是朱伯伯骗他们说,去参加会议了
    师:去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非开不可的会议。这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要内容,是吗?贝壳呢,贝壳哪里去了?
    生:(哑然)
    师:咱们再接一次,好不好,这回争取出现什么?
    生:贝壳
    师:好,谁再来,第一个
    生1:(无语)
    师:你不要紧张,不一定一开始就出现贝壳的,你把这个有难度的问题留给后面的同学
    生1:我们在海滩上玩,以往都是跟作家朱伯伯一块玩的,
    师:一想到贝壳,就把咱们同学难住了,这么多同学不敢举手了
    生2:就在认识朱伯伯那天,我捡到了贝壳
    师:哦,贝壳出来了。
    生3:可是今天朱伯伯却没有来,我们就叫梁军去打听,然后,梁军从王爷爷那里得知,朱伯伯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我们想把第一次跟朱伯伯见面那天捡的贝壳送给朱伯伯。
    师:他一古脑说了这么多。
    生4:可是朱伯伯他说他有事情,他叫我们7点半再和他相见
    生5:我7点半来到朱伯伯他家,可是朱伯伯不在,他在和客人吃晚饭
    师:来到朱伯伯的房间,他住在疗养院,而不是他家,
    生6:朱伯伯7点半还是没来,后来,他终于到了很晚,他的门开了,他回来,朱伯伯问我们这么晚还没回家,我们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海滩,把贝壳扔进了海洋
    师:这里面你好像在跳远,稍微跳得远了一点儿,没有连上。朱伯伯到了很晚才回来了,他告诉我们说
    生6:他自己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师:最后一句话,有贝壳的,我把它留给哪位同学
    生7:朱伯伯骗了他们,他们觉得很伤心,贝壳是很纯洁的,但是它已经有点灰尘了,所以他们就把贝壳扔了
    师:扔进了大海,让它又回到了大海。这就是这个故事
    

    二、“实话实说”
    师:接下来,周老师请同学们实话实说,你喜欢这个故事吗?
    生1:我不喜欢这位朱伯伯,因为我们对他这么好,对他这么有感情,可是他却欺骗了我们
    师:你因来不喜欢里边的朱伯伯这个人物,也带着也不喜欢这个故事了
    生2:我喜欢这个故事,因为这里能给我们一个启发,让我们知道了朋友不能互相欺骗,要坦诚相对
    师:你由故事往外想去了,喜欢它
    生3:我也喜欢这个故事,因为里面的朱伯伯虽然这样对待这些天真无邪的儿童,但是我也感觉到朱伯伯毕竟是一个大然,我们也要体谅他
    师:你很宽容,孩子的心是最宽容的
    师:看来咱们同学有的喜欢这个故事,有的不喜欢这个故事
    ,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我们读一部作品,读一篇小说,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甚至就是同一个人,同一个作者,他在不同时间,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心情下,读同一部作品,说不定你的感觉也会发生改变。接下来,我就想请咱们同学小小组里边来交流一下,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故事,说说喜欢不喜欢的N个理由。这样,小小组里要求设一个记录员,这个记录员就把你们小组里同学的观点记录下来。别急,那有同学要说了,这个记录时间多慢啊,咱们同学说了那么多话,周老师教你一个方法,你记,不要记他的原话,记他说的关键词。什么叫关键词?
    生:重点的词
    师:对,就是这位同学发言里边,观点里面最最主要的那个词,或者几个词。你一看这个词,你就知道这个同学说的意思了,速度又快,又抓住了重点。然后,你标上序号,一二三四,明白吗?
    生:明白
    师:有没有不喜欢的同学,我们不喜欢的汇编成一个小组,(把4、5个不喜欢的同学集中在课桌一处讨论)
    生:(分组讨论6分多钟)
    师:好,我们来交流一下,如果哪个小组还没完全记录完的,待会儿把你想说的说出来。一个小组同学在发言自己观点的时候,其它小组的同学一定要听仔细了,相同的观点就不要再重复了。哪个小组先来
    生1:我喜欢第一个理由是因为这篇文章非常真实,第二个理由是因为我非常喜欢这小孩,因为他很聪明,理解大人,第三个理由是他说出了我们以前的小孩的苦恼,大人骗小孩嘛,第四就是小孩子对感情认真对待,第五就是他比喻非常恰当,把小孩子纯洁的心灵比作成贝壳
    师:一下子说了五点,非常好,这是你们小组共同的认识,对吧。就是这样的,我们在说小组观点时注意了,不是只说你一个人的观点,而是说你们整个小组的观点,把它梳理好
    生2:还有,用真诚的努力去寻找贝壳,一份纯洁的友谊需要很大的耐心和决心,这是值得我们学习
    师:我觉得你有点像哲学家,讲起来很深刻的样子
    生3:我喜欢故事里的王爷爷,因为他和我们素不相识,却热心帮助我们的
    师:你因为喜欢里面的王爷爷,所以喜欢这故事,也很有意思,我们很多人读这篇小说,一般王爷爷不是很关注的,你关注了他
    生4:我认为这篇文章语句很优美,很感人
    师:能不能举个例子
    生4:(读)以后我们会找到它的,只要我们真诚地,努力地去寻找。
    师:这位同学他是因为这篇小说的语言而喜欢它的,那周老师问问你,这篇小说里提到了的三个小孩,梁军,宁宁,多多,这三个小孩,你们会不会混淆起来。这是什么原因。
    生:因为作者有充分的特征描写
    师:你们看宁宁的特征是什么
    生:有个大鼻子
    师:我们来读读看
    生:宁宁从沙滩上爬起来。他有一个大鼻子。如果他打老远冲着你跑过来,你第一眼看见的,准是他的鼻子。他用力擦着大鼻子上的沙子,鼻子里发出嗡嗡的声音:“朱伯伯今天怎么了?”他跟别人不太一样。别人讲话用嘴巴,他呢,常常用他的鼻子。
    师:梁军的特征是什么,
    生:瘦小,结巴
    师:我们来读读
    生:瘦瘦小小的梁军刚从水里钻出来,亮晶晶的水珠顺着他油光光的皮肤飞快地滑下去。梁军一急就结巴起来,一结巴,样子就特别可怜,脸和脖子一齐红了。
    师:感谢刚才那位同学,他们这组喜欢这部作品有一个角度值得我们关注,就是作品的语言,有哪个小组同学说不喜欢的
    生: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因为这里面的朱伯伯没有对三个活泼可爱的小孩子坦诚,让这三个小孩的心灵受到了创伤
    师:所以你看到这个故事就有点不想读?很有道理的,还有不喜欢的吗
    生:不喜欢因为这里面的朱伯伯欺骗了那些儿童对他的纯真无瑕的友谊。
    师:你刚才是坐在喜欢的这个小组里,刺探刺探情报?
    生:(笑)
    师:都是因为朱伯伯而变得不喜欢这个故事,很正常,对于一个故事,刚才周老师说了,喜欢不喜欢都很正常,周老师尤其要肯定他们的是,没有因为大多数同学的观点而改变自己的观点,同时周老师还要提醒大家,不同的观点我们要学会宽容,学会包容,学会倾听,互相交流。
    三、讨论“朋友级别”
    师:刚才我们说到,在这个故事里边,写到了三个小孩,小孩就是儿童,还主要地写到了一个大人,是谁
    生:朱伯伯
    师:大人就是成人,这个小说主要写小孩和大人的故事,也就是成人与儿童之间的故事。那么在这个小说里,我们看到,三个小孩子对朱伯伯的感情非常深,我们知道,朋友也是分级别的,一般朋友,好朋友,再往上,
    生:特别要好的朋友
    生:心中的朋友
    生:极为要好的朋友
    生:知心的朋友
    生:跟他一样
    师:你们俩肯定就是知心朋友
    生;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生:心灵相通的好朋友
    师:心灵之友。我们来看看,在小说里边,我们三个孩子是把朱伯伯当成什么级别的朋友的呢,是一般朋友,还是好朋友,极为要好的朋友,还是心灵上的朋友的呢,找到理由,找到根据
    生1:很要好的朋友,我从“宁宁抽抽大鼻子,用鼻子说着,我们跟他那么要好,怎么要走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这里体现出了我们跟他很要好
    师:他强调了一下,是很要好的朋友,还有同学发表意见
    生2:我也认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从“走过那片海滩,我们不约而同地站住了”这里说明他们还很留恋刚开始一起玩的地方
    师:有个成语叫睹物思人,现在是看了景色想起了朱伯伯了
    生3:我觉得他们是心灵之友。因为课文说到了,他说他喜欢跟孩子们玩,跟孩子玩一起轻松愉快,好像他自己也变成了孩子,从这里可以知道朱伯伯也有一颗童心
    师:好像一开始看上去也有童心的样子,我们蛮喜欢他的
    生4:是极为要好的朋友,因为课文说每天傍晚。他总要到这里来散步,跟我们玩,是每天,不是偶尔的
    生5:我们把朱伯伯当成最好的朋友,因为我们捡到了贝壳,是送给我们最好的朋友的,现在我们要送给朱伯伯
    师:那贝壳,小说里边是怎样说的?
    生:“这贝壳是白色的,有巴掌那么大。它白得那么纯,那么亮,世界上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跟它相比。最绝的是,它的边沿有一道浅浅的粉红色的花纹,像海水的波浪一样起伏着。”
    师:即使是出100块,1000块钱我们也不卖,但是我们要把这珍贵的贝壳决定送给朱伯伯,我们来看看这珍贵的贝壳。女同学来读读看,
    生:“这贝壳是白色的,有巴掌那么大。它白得那么纯,那么亮,世界上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跟它相比。最绝的是,它的边沿有一道浅浅的粉红色的花纹,像海水的波浪一样起伏着。月光下,它闪着梦一样迷人的光芒。它是那么纯洁,容不下一点点灰尘,容不下一点点不纯洁的东西。是的,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师:你看,那么珍贵的贝壳,100块,1000块钱也不卖的贝壳,我们却决定把它送给朱伯伯,我们中把朱伯伯当做了最好的朋友,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朱伯伯也把我们当成了最好的朋友了吗
    生:朱伯伯没有把我们当作最好的朋友,他说了7点半和我们约好相见,但是他却陪客人吃饭,没有准时和我们相见。
    师:失约了
    生:朱伯伯虽然7点半没到,我也是感觉不好,不仅没有来到自己的房间,很晚了,还在说他们,让他们先走,
    师:很晚了,他见到了孩子们,他是怎么说的,
    生:““哦哦,”朱伯伯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他拍拍额头,认真地说:“我哪会说话不算话。我临时去开一个会议了,没能等你们。””说明他并没有把他们当成好朋友,因为好朋友都是坦然相对的。
    师:他真的是去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了吗?
    生:他是和一些朋友去吃饭,
    师:但他却骗孩子,说
    生:他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
    师:而且是非常严肃地说。
    四、真情对话
    师:朱伯伯好像没有把我们当成最好的朋友,但是周老师觉得咱们同学好像误会了朱伯伯,对朱伯伯有点误解了,那这样,周老师跟咱们同学来次真情对话,你们就做小说的宁宁,多多、梁军,周老师就做朱伯伯你们来问我,
    生:朱伯伯,你刚刚是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了吗
    师:是的,是一个非开不可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会议,所以我7点半没能到
    生:你在会议上讲了哪些事情
    师: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你们小孩子不懂
    生:朱伯伯,不对,我看见你跟客人吃饭,不是在开会,你骗了我
    师:(愣住)你看见了?,其实啊朱伯伯那不是撒谎,那是我们大人之间很正常的,那叫借口
    生:我们把你当成这么好的朋友,为什么还要骗我们
    师:我说了,那不叫骗,那叫借口啊
    生:为什么你要走了,前一天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有没有把我们当成最好的朋友啊,
    师: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大人之间有很多非常重要的事情,然后把告别的事给忘了
    生:为什么你要开会也不先跟我们说一声,
    师:没时间,太忙了,
    生:你真的把我们当成最好的朋友吗?
    师:是的
    生:那你,能不能送我们一样纪念品,让我们永远将它留在我们身边
    师:我在想,我有没有最珍贵的东西,我还要慢慢地寻找
    生:朱伯伯,会议重要,还是我们这些朋友重要?
    师:我无语
    生:朱伯伯,你为什么要找这么多的借口呢?
    师:我无言
    生:你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不看看手表,或很着急的样子?
    师:我还能说什么呢
    生:朱伯伯,你到底有没有放在我们心上,骗我们我们原谅了你,可是你吃饭为什么吃这么慢,难道你没想到我们吗
    师: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五、心灵交汇
    师:看来,咱们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跟朱伯伯说,和朱伯伯的矛盾非常强烈。那这样,我们把它写下来,你们把你们要说的话写给朱伯伯,我代表朱伯伯也来给你们写,注意,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我们写的时候要抓住小说里面的细节,来打动朱伯伯,
    生:(生写话,7分钟)
    师:(师在现场电脑打字)
    师:我们来交流,如果没来得及写完的同学,等会儿也把心里想的,说出来,
    生1:朱伯伯,这贝壳是纯洁,它就像我们之间的友谊,是绝不能沾上一丝一毫灰尘,现在这贝壳我们不需要了,这份友谊也不存在了,就让它再一次回到起点吧
    生2:朱伯伯,我们已决定,把当初我们见面时在海滩上捡到的贝壳赠于你,但是如果你真的没有把我们当作真心的朋友的,我们也会谅解的,我们会把我们的回忆都存放在这贝壳里面,抛向大海,让它漂流,让我们继续努力地去寻找
    生3:朱伯伯,为什么不在晚上7点半等我们来呢,你为什么不在跟朋友开会前给我们写留言呢?别跟我们说写几个字的时间都没有。你紧张要去开会,我们比你还紧张呢,还要找借口吃饭,我都看见你十分悠闲地跟朋友吃饭
    生4:朱伯伯,你知道吗,我在我们初次相遇时我捡到了一个贝壳,这就是我们的友谊,可是现在这贝壳已经不是这样了,它因你的话而改变,渐渐地,我们之间的友谊也产生了变化。说着,我眼眶里的泪水似乎要喷发,可是欲哭无泪
    生5:朱伯伯,你真的把当我们当好朋友对待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伤害了我们纯洁幼小的心灵。我们本来要把一个纯洁的贝壳送给最好的朋友,那个人就是你,可是这贝壳已经不再纯洁,你失去了我们,我们也失去了你。
    师:听着你们的声声质问,朱件伯也有话要说
    师:(深情)孩子们,你们好,听着你们的声声质问,我的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想起了那些个在海边的日子,我们在一起快乐地嬉戏,聊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这些都是你们带来的。我原先一直以为是非常了解你们的,是你们的好朋友,但是我现在我明白了,其实我并不了解你们,我只是把你们当成了不懂事的孩子,认为跟小孩子不必太认真,只是玩玩罢了,只有大人的事才是最重要的。我错了。想念你们啊,想念梁军,想念多多,想念宁宁,想念海滩,想念贝壳。亲爱的孩子,你们能原谅我吗?你们的朱伯伯
    师:你们能原谅朱伯伯吗?
    生:(一片安静)
    师:看来大家都要打一个问号。好,不必再说了,有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好好地去思考,值得我们好好去寻找,好在那面白色的贝壳还在大海中等着我们,我们来读读吧,
    生:“这贝壳是白色的,有巴掌那么大。它白得那么纯,那么亮,世界上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跟它相比。最绝的是,它的边沿有一道浅浅的粉红色的花纹,像海水的波浪一样起伏着。月光下,它闪着梦一样迷人的光芒。它是那么纯洁,容不下一点点灰尘,容不下一点点不纯洁的东西。是的,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师:亲爱的同学们,回去以前,围绕这篇小说,我们还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比如说,你们读读这篇文章的景色描写;比如说,如果我们就是那枚贝壳,那这个故事在我们眼中又是怎样的呢:如果我们就是那个朱伯伯,我们又该怎样讲这个故事呢?你们换个角度讲述,《我就是那枚贝壳》《忘不了那一群孩子》;再比如说,你把这篇小说推荐给一位你觉得适合的成人阅读。第四个,省略号,什么意思
    生:列举的省略
    生:还有很多阅读办法
    师:对,你们自己去创造吧,各取所需。同学们,白色的贝壳我们会找到它的,只是我们真诚地,努力地,一心一意的,孜孜不倦地去寻找。
    今天的读书会就上到这儿,同学们再见
    (掌声)
    
    附课文
    
    贝壳,那白色的贝壳
    程 玮

    退潮了。雪白的浪花携着手,依依不舍地向后退去,留下一片黄澄澄的沙滩。我们飞快地在沙滩上跑着,细软、潮湿的沙子从脚趾缝里钻出来,痒痒的,凉凉的,舒服极了。梁军又有了新发明。笔直笔直地站着,笔直笔直地倒下去,在沙滩上留下一个清清楚楚的人形。于是,我们一个个挺得笔直,噗嗵噗嗵倒下去。沙滩上满是大大小小、歪歪斜斜的脚印、手印。
    在这长长的暑假中,几乎每一个傍晚,我们都是这么度过的。当然,除了这片沙滩,我们还有很多很多好玩的地方。我们每天到这儿来,是为了朱伯伯——那个住在海滨疗养院里的作家。每天傍晚,他总要来这儿散步。跟我们玩。他说,他喜欢跟孩子玩。跟孩子在一起,轻松愉快,好像他自己也变成了孩子。我们喜欢朱伯伯,我们希望他每天都轻松、愉快,所以,我们每天到这儿来跟他一起玩。
    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到现在还没有来。
    宁宁从沙滩上爬起来。他有一个大鼻子。如果他打老远冲着你跑过来,你第一眼看见的,准是他的鼻子。他用力擦着大鼻子上的沙子,鼻子里发出嗡嗡的声音:“朱伯伯今天怎么了?”他跟别人不太一样。别人讲话用嘴巴,他呢,常常用他的鼻子。
    “生病了吧?”瘦瘦小小的梁军刚从水里钻出来,亮晶晶的水珠顺着他油光光的皮肤飞快地滑下去。
    “得了吧?”我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昨天他跟我比手劲,我两只手加一块儿也没比过他一只手。怎么一夜工夫就病了呢?我看你还是到那边去打听打听吧!”
    梁军的爸爸是疗养院的花匠。我们中间,只有他才能大摇大摆地在疗养院进进出出。他二话没说,甩打着脚丫子跑远了。
    几片白帆轻轻地飘过来,像羽毛似的。传来一阵飘飘忽忽的歌声,还没听清楚,又随着白帆飘远了。我们面前仍然上一片蓝得耀眼的海。傍晚的海风吹过来了,凉爽的,新鲜的,还带着海水的腥味儿。我和宁宁歪歪斜斜地在沙滩上躺了下来,朱伯伯没来,好像一下子缺少了很多东西。
    才一会儿,梁军就甩着脚丫子过来了。隔老远就喊:“朱伯伯,朱伯伯明天就要走了!”
    “走了?”我忽地蹦起来,“昨天他怎么没说呢?不会的!”
    “就是。”宁宁抽抽大鼻子,用鼻子说着,“我们跟他那么要好,怎么要走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没准是你打听错了人。”
    “谁,谁打听错了?”梁军一急就结巴起来,“是,是门口的王、王爷爷跟我说的。他认、认识朱伯伯,还会有错吗?”梁军一结巴,样子就特别可怜,脸和脖子一齐红了。就冲着这一点,我们也相信了。
    “一定是他忙不过来,没时间跟我们说。”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像在骗自己,马上停住嘴,把裤子往上提提,“走,我们去看看他!”
    疗养院的大门很平常,深灰色的石柱,深灰色的铁门。一个穿着深灰色衣服的老头儿正坐在大门口,大概就是梁军说的那个“王爷爷”。他拦住我们,很客气地问:“你们有什么事?”
    我也很客气地回答:“找朱伯伯,就是那个作家。听说他明天要走了,我们送送他。”
    他把我们一个一个打量起来,好像我们是平地冒出来的一群强盗似的。完了以后,他用商量的口气说:“这样进去不好,他的客人很多。你们先给他打个电话吧,电话分机号码是203。”
    我走进传达室,拿起小茶几上锃亮的话筒,小心地拨通了电话。
    “您是哪一位?”是他的声音。隐隐还传来一阵笑声。
    “我是多多呀,朱伯伯,你听不出来吗?”
    “多多?”声音有些惊奇,“您是哪个单位?”
    我忍不住笑了:“海滩上那个单位的!你忘了,就是每天下午跟你一起玩的多多。”
    “哦,哦!是你们哪,小鬼!”他呵呵地笑了,“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要走了,是吗?”
    “是啊,是啊,明天一大早就要离开这儿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哦,哦,我太忙,忘了。”
    忘了?好朋友要分别,这么大的事,怎么就忘了呢?我很想问几句,但终于没有问。电话里,他那客气的语调,使我觉得我们之间隔得太远。也许,我们认为是很大的事,在他看来,是很小的事。他毕竟是大人。只有在沙滩上,在跟我们一起玩的时候,他才是孩子。
    “嗯,还有什么事吗?”他在问。
    “哦,朱伯伯,我们想来送送你。”宁宁推了我一下,我才醒过神来。
    “不必了,不必了,已经有人送了。你们还是多睡一会儿吧!”说着,他又呵呵地笑了。
    “那,我们现在来看看你。”
    “唔……”他停顿了一下,好像有些为难,“我现在有客人,这样吧,你们晚上七点半来,好吗?”

    吃过晚饭,我拿出了那只白色的贝壳。
    这是我们认识朱伯伯的那一天,我在沙滩上捡到的。这贝壳是白色的,有巴掌那么大。它白得那么纯,那么亮,世界上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跟它相比。最绝的是,它的边沿有一道浅浅的粉红色的花纹,像海水的波浪一样起伏着。老年人都说,这是个宝贝。如果拿出去卖,一定能卖个大价钱。我和宁宁他们说定了,这贝壳,出100块、1000块也不卖。我们要把它送给我们最好的朋友。
    现在,我们一致决定把它送给朱伯伯。他是有资格得到这贝壳的,虽然我们和他才相识一个月,虽然我们每天才和他在一起玩一两个钟头,但是我们和他在一起,玩得那么痛快,那么无拘无束,没有一个大人比得上他。
    我们一起来到灰铁门前,看门的还是王爷爷。他细细地跟我们说,应该怎么怎么走,到了门口应该怎么怎么敲门。还再三说,进楼以前,一定要把鞋子擦干净,千万别弄脏了地毯,那玩意儿是出了大价钱买来的。
    疗养院的小路全是用五彩的鹅卵石铺成的,远远看去,像铺了一路的花朵。小路两旁是毛茸茸的仙人掌。再远一点,就是尖尖的、直直的剑麻。
    朱伯伯的那幢楼是淡黄色的,被绿树一衬,非常好看。进楼以前,我们每个人都把鞋子擦了又擦。厚厚的、深红色的地毯,走上去别别扭扭的,压根儿比不上沙滩那么舒服。我们顺着地毯上了二楼,找到203房间。
    敲门,轻轻的,王爷爷这么教过。没有人回答。
    怎么回事?七点半,既不早,也没迟。再敲,还是没有回答。宁宁和梁军忍不住伸出拳头帮我敲。
    “敲敲,没有人,还敲个鬼!”一个尖尖的声音,像锯子似的,吓了我一跳。我们这才发现,一个服务员正站在我们身后,她不耐烦地瞪着我们。
    “我们找朱伯伯。他跟我们约好的:七点半!”我们理直气壮的。
    她撇着嘴笑了。“跟你们约好的?那他是怎么搞的的?为什么不在呢?”她露出一个很得意的笑。凡是大人认定我们说谎时,都是这么笑的。可我偏偏说的是实话。
    我转过身,加倍用劲地敲起来。也许,朱伯伯正在睡觉呢。
    “别敲了!”她仍旧用锯子似的声音说:“这么个敲法,连聋子也听到了。说不在,就是不在,凑什么热闹!”
    我们被赶了出来垂头丧气的。走到门口,王爷爷迎过来,关心地问:“见着了?”
    没人回答。大家的神情明摆着。
    他摸摸剃得光溜溜的下巴,“对了,八成正在吃晚饭,你跟我到餐厅去找一找。”他指指我,认定了我是个头儿。
    餐厅门口的霓虹灯,交替变换着各种颜色。一会儿蓝幽幽的,像恐怖的原始森林;一会儿是橙黄色的,像阳光那么暖人;一会儿又变得鲜红一片,像立刻要开火打仗似的。
    有人告诉我们,朱伯伯在右边的小客厅里吃饭。我小心地踏着滑溜溜的地板走到那边。两扇对合着的玻璃门,玻璃是乳白色的,没法看清里面。我小心地把门推开一点。
    哦,我终于看到了朱伯伯。
    他迎门坐着。他的左边和右边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戴着眼镜,头顶已经秃了,在灯下一闪一闪地发亮。另一个瘦瘦的,他小时候大概跟梁军的个头差不多。他们说着,吃着,时不时就哈哈大笑起来。桌子上满是大大小小的盘子,还有啤酒、汽水瓶……一架亮闪闪的电风扇轻轻地转来转去,轮番朝着他们吹。
    我朝朱伯伯看了很久很久。我希望能看到他瞅一瞅手表,或者露出一点焦急的样子。他一定会想到,有三个人正在苦苦地等着他呢。可是,没有。他安安稳稳地吃着,喝着,笑着,那架势,像准备一直吃到天亮似的。
    朱伯伯,是你忘了我们,还是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你在我们心中,占了那么重要的位置;而我们在你的心中,占了多大的位置呢?也许,那个有着锯子似的声音的服务员讲对了,我们只不过是凑热闹。在沙滩,在这儿,都是凑热闹。
    我呆呆地看着他,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玻璃门,对了,想起来了,是那只白色的贝壳。我用手紧紧捂着它,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一到门口,他们立刻围过来。“怎么了?”
    “在吃饭。”
    “快吃完了吗?”
    “不知道。”
    “你不会看看桌子上的菜还有多少?傻瓜,早知道我就去了。”宁宁吸了吸大鼻子。
    “又不是他一个人在吃,我怎么跑去看?”
    “他一定很着急吧,一口一口地拼命吃着,是不是?”梁军的眼睛里充满了期望。
    “不是。”我老老实实地说。
    “他一定常常看他的手表,是不?”梁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好像我说个“不”字,他立刻就要哭了。
    “不是。”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有什么东西在他眼睛里熄灭了,他默默地垂下了眼皮。
    “搞了半天,他心里根本没有我们!”宁宁一生气,嗡嗡的鼻音更重了。“我们每天陪他一起玩,可他一转身就把我们忘到太平洋里去了。我算看透了,我们还是回家睡觉去吧!”
    说实话,我也真想回去,但又觉得就这么走了,太那个了。唉,我们和他做了一个月的好朋友,难道就这么分别了吗?
    “别、别、别这么说。”梁军又开始结巴起来,他的脸和脖子一定又红了。不过,天黑看不出来。“他、他一定不是有意的。人、人家是作家,有、有很多朋友。他、他们在一起吃饭,一定在说重要的事。我、我们是小孩,当、当然比不上大人重要。我们等等吧,他明、明天就走了。”
    王爷爷也在一边出主意。他说,反正朱伯伯早晚要吃完的,让我们到他房间里去等。

    好心的王爷爷给服务台打了电话。所以,当我们再走进那幢楼时,尽管那个有着锯子声音的服务员一脸不高兴,还是打开203的门,让我们进去了。
    我们在房间里等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们走到阳台上,想去看看海,看看我们的沙滩。可是,一点儿也看不见,大概方向不对。后来,我们困了,挤在沙发上,打起瞌睡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一声门响,把我们惊醒了,揉揉眼睛,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朱伯伯。
    “朱伯伯!”我们一起喊起来。
    朱伯伯红光满面地站在门口,见到我们,吃了一惊,“多多,这么晚了,你们还在这儿干什么?”
    “等你。你明天就走了,不等你,我们就见不到你了。”一见他,我马上变得高兴起来。
    他没有说话,挨个儿看着我们。
    “你这家伙,说话不算话。不是你跟我们约好七点半见面的吗?”宁宁的火气也来了,他像平时一样,随随便便称他“家伙”。
    “哦哦,”朱伯伯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他拍拍额头,认真地说:“我哪会说话不算话。我临时去开一个会议了,没能等你们。”
    我们全都愣住了。
    “是的,是的。”他非常严肃地补充说,“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我非得参加不可。”接着,他笑了起来,“看你们一个个的样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坐,朱伯伯今天要好好招待你们……”
    我觉得,我的心在慢慢地往下沉。朱伯伯,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们是孩子,我们也理解大人的事情。我们早就原谅你了,可你却不理解我们。
    我看看梁军,他的眼睛里像蒙上了一层什么东西,不再是那亮闪闪的了。我看看宁宁,他东张西望地四下看看,屁股也坐不稳了。
    朱伯伯,你本来不应该,也不需要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你说了。你失去了我们,我们也失去了你。
    黑夜把深红色的大门吞没了。我们三个人慢慢地走着,谁也打不起精神说话。
    虽然朱伯伯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虽然他给我们留下了通讯地址,说要跟我们通信,虽然他一直把我们送到大门口;但是,失去的,已经永远失去了,它不会再回来了。
    走过那片沙滩,我们不约而同地站住了。
    月光把沙滩照得一片银白,像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雪。海水是深蓝色的,在月光下轻轻晃动着。
    我们的头顶上,仿佛也是一个海,深蓝色的,遥远而辽阔。月亮像一只弯弯的、银白色的小船,正慢悠悠地在大海上行驶。几片羽毛般的云彩飘起来,给它装上了美丽的白帆。它突然加快了许多。啊,不一会儿,白帆又忽忽悠悠地飘走了。它仍像以前一样,慢慢地、慢慢地行驶着。它的岸在哪里呢?在那儿,也有一片金色的沙滩吗?在那儿,也能捡到一只白色的贝壳吗?
    哦,白色的贝壳。
    我拿出贝壳。月光下,它闪着梦一样迷人的光芒。它是那么纯洁,容不下一点点灰尘,容不下一点点不纯洁的东西。是的,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我把它看了一会儿,慢慢地举起来,一扬手,把它扔向那深蓝色的大海。一道美丽的银光,一声轻微的水响,那贝壳回到了大海。
    以后,我们还会找到它的。只要我们真诚地、努力地去寻找……

感受:这是一节课外阅读交流课。周老师首先以“接力说”故事主要内容的方式导入,教会学生围绕文章题目说主要内容,内容虽是枯燥的,但活动形式却是新颖的。然后让学生分成小组来讨论你喜欢或不喜欢文章的理由,并列出来。我觉得一般我们在让学生交流阅读收获时会让学生谈喜欢文章或文中人物的理由,而周老师却让学生实话实说,只要能说出自己的理由,我觉得这是值得我学习的地方。然后告诉学生不同的观点要学会宽容,学会包容,学会倾听,互相交流。老师的引导在这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最后一个环节让学生写出对朱伯伯想说的话,而老师来写朱伯伯的话,让学生根据自己对文章的理解,表达自己的观点。可以说这节课上学生对文章的理解又深了一层,课上大家畅所欲言,是一节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交流课。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