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龚志华 >> 阅读 >> 正文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的野史与漫画风格         ★★★ 【字体: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的野史与漫画风格
作者:龚志华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2/16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的野史与漫画风格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选入《中国古代诗诗歌散文欣赏·诗歌之部》,是代散曲家睢景臣的很有个性特色的套曲。整个套曲内容如下:

【哨遍】社长排门告示,但有的差使推故,这差使不寻俗。一壁厢纳草也根,一边又要差夫,索应付。又是言车驾,都说是銮舆,今日还乡故。王乡老执定瓦台盘,赵忙郎抱着酒胡芦。新刷来的头巾,恰糨来的绸衫,畅好是妆么大户    耍孩儿】瞎王留引定火乔男妇,胡踢蹬吹笛擂鼓。见一颩人马到庄门],匹头里几面旗舒。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一面旗鸡学舞,一面旗狗生双翅,一面旗蛇缠葫芦。

【五煞】红了叉,银了斧,甜瓜苦瓜黄金镀,明晃晃马镫枪尖上白雪雪鹅毛扇上铺。这些个人物,拿着些不曾见的器仗,穿着些大作怪的衣服。

【四煞】辕条上都是马,套顶上不见驴,黄罗伞柄天生曲,车前八个天曹判,车后若干递送夫。更几个多娇女,一般穿着,一样妆梳

【三煞】那大汉下的车,众人施礼数,那大汉得人如无物。众乡老展脚舒腰拜,那大汉身着手扶。猛可里抬头觑,觑多时认得,险气破我胸脯

【二煞】你身须姓刘,你妻须姓吕,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你本身做亭长耽几杯酒,你丈人村学读几卷书。曾在俺庄东住,也曾与我喂牛切草,拽坝扶锄。

【一煞】春采了,冬借了俺,零支了米麦无重数。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秆,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有甚糊突处。明标着册历,见放着文书

【尾声】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只通刘三谁肯把你揪扯住,白么改了姓、更了名、唤做汉高祖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的风格可从以下两个方面来把握。

一、野史风格

“野史”相对于“正史”来说,少了正经、严肃,显得粗鄙、俚俗,但更具有原始性和真实性。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就采用了野史的叙述风格。睢景臣既没有把汉高祖刘邦作为一个南征北战、一统天下、“威加海内兮归故乡”的英雄来歌颂,也没有从一国之主荣归故里的角度纯客以地描述那种热烈壮观的场景,而是通过一个活在社会底层农民“我”的眼睛,勾勒了一幅幅天子返乡的画面。作者构思尤为巧妙的是,他塑造的这个“我”不仅熟悉刘帮的底细,并且在刘邦没有发迹以前,和刘邦还有过一些瓜葛。

正因为作者睢景臣选择野史风格,所以许多琐碎俚俗之事都写了进来,如社长挨户通知皇帝将要驾临,王乡老、赵忙郎等乡里头面人物忙着接待;又如皇帝仪仗车驾到来,八面威风,不可一世;再如皇帝下车后,接受众人礼拜,架子十足,装模作样;最后写乡间小民“我”猛一抬头,识破这皇帝就是早先贪杯赖债鱼肉乡邻的无赖。

二、漫画风格

漫画,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单、夸张。下面我们来细品整个套曲中漫画式的描写:

一开始,写王乡老与赵忙郎:

新刷来的头巾,恰糨来的绸衫,畅好是妆么大户。

三言两语便勾画出迎驾的乡绅土豪令人作呕的模样。

皇帝驾到本是极其隆重的场面,可是在乡民们的眼前却出现了这样一出乱哄哄的戏:

瞎王留引定火乔男女,胡踢蹬吹笛擂鼓。

就是这么一伙不三不四的人,吹吹打打乱七八糟的,竟是到村口迎接皇帝的迎宾队伍。

一颩人马到庄门],匹头里几面旗舒。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一面旗鸡学舞,一面旗狗生双翅,一面旗蛇缠葫芦。

五面旗子,分别画有日、月、凤凰、飞虎、蟠龙等图案,代表着天子的神圣和庄严,可是在乡民的眼中,却是“白胡闹套住个迎霜兔”“红曲连打着个毕月鸟”“鸡学舞”“狗生双翅”“蛇缠葫芦”,不伦不类,煞是好笑。至于红叉、银斧、金瓜锤、朝天镫、鹅毛宫扇等显示帝王威严的器物,在乡民看来,虽未见过也毫不稀奇。

这些个人物,拿着些不曾见的器仗,穿着些大作怪的衣服。

车前八个天曹判,车后若干递送夫。

威风凛凛的仪仗队,竟成了“穿着些大作怪衣服”的“乔人物”。这就是皇帝的仪仗队。“天曹判”是天上的判官,“递送夫”是押解犯人的差役,他们簇拥在皇帝的前后。这就是皇帝的车驾。

再看刘邦这个皇帝:

觑得人如无物

挪身着手扶

好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真是令人畏怖、令人厌恶的货色。

可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后面三支曲子——“我”的剖露:作威作福的高祖竟是昔日乡里的无赖,是贪酒、赖债、明抢、暗偷、胡作非为的流氓,就是“刘三”。

由“那大汉”到“刘三”最后到“汉高祖”,这样的人称变化,显得出奇、幽默,使这出喜剧极具讽刺意味,也使感情抒发达到了最高潮。

通过作者漫画式的夸张描写,表现好虚荣、讲排场、气势凌人、威风十足的大人物的昔时卑琐低下、今日装腔作态的可恶可憎,表现了社长、王乡老、赵忙郎等巴结逢迎的丑态,同时表现了乡民的性格刚直,疾恶如仇。

整个套曲把不可一世的汉高祖作为嬉笑怒骂的对象,矛头直指封建社会的最高统治者,表现出对皇权至上的强烈不满和对封建秩序的无比蔑视。当然,作者批判的锋芒不仅仅是指向汉高祖一人,而是指向所有欺压百姓却要装模作样的封建统治者及其爪牙,更是指向残酷地实行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的元代统治者。

如果想宽一些,还是讽刺与嘲笑古今外那些一阔就变脸的政治暴发户,揭开了他们道貌岸然的外衣!

作品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