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龚志华 >> 写作 >> 正文
《涉江采芙蓉》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 【字体:
《涉江采芙蓉》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作者:龚志华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27    

《涉江采芙蓉》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素材挖掘:

素材清单

思妇涉江采芙蓉,又入泽采兰草,想以此赠游子,游子在远方,只能两相望,惆怅、感伤之情可以想见。

写作素材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素材激活

在古代农业社会里,生活是很简单的,最密切的人与人的关系是夫妻朋友的关系,由于战争、徭役或仕宦,这种亲密的关系往往长期地被截断。又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书信无法往来,相隔两地,音信全无,这就成为许多人私生活中最伤心的事。

《涉江采芙蓉》写的是游子采芙蓉送给家乡的妻子。送花草给所思是在思念之情铭心刻骨时自然而有的一种举动,并且所送的是芙蓉。又表现了对所思的珍惜之情。不过,花草很快就会枯萎,送花草给远方的亲人是无理的想法,当送花草的人一转念间意识到花草无从寄出时,内心的痛苦与惆怅可想而知了。

全诗诗篇在表现思妇与游子相思,抒发人间别离之感的同时,深深流露的是对美好人生与理想的憧憬,是对这种人生与理想不能实现的叹喟,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悲凉。自古以来,世间的凄楚悲怆可以数出千千万万种,其中以无奈两字最为苍凉。没有一种生命可以和时间匹敌,即使是目睹沧海桑田的神仙。牛郎织女的故事之所以打动人心,大约是那不可超越的无奈以外,偏偏还有一段与无奈相抗衡的感情。用一年的时光去等候一年的相聚,用一生的执着去守望一刻的团圆,难怪世人慨叹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写作运用

适用话题】可用于“相思”“离别” “思乡”“思念”“真情”“爱情”等写作话题中。

运用范例

1氤氲的雾气,弥漫在这寂静的河面上。我手提竹篮,走向那片迷人的粉红。乘上小舟,慢慢渡到河的中央。那淡雅的莲花,那挺拔的枝叶,像极了你,我远离故乡的爱人,伸手轻轻抚摸,缓缓摘下这美丽的莲。你还记得么?当初,就是在这片粉红中,你向我许下了一世的诺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答应过我,很快就会回来。可是,这莲花开开落落,却依然见不到你那熟悉的面庞……我抬头远眺,向着故乡的方向。我的爱人,想必依然在莲花边,默默地等待吧。对不起,虽与你定下了美好的誓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我无法实现。归乡的路,短暂而又遥远。时光在这条路上设下了重重陷阱,我无法归去。此生我无法与你携手,就这样孤独终老,今生今世,生活在对你的思念中。(《涉江采芙蓉》)

2后的江南,湿润,清澈。莲随着微风带着雨的味道轻轻摇曳。

一叶扁舟,再莲中穿行,衣袖盈香。手轻轻的拂过水面,一圈圈涟漪在指尖晕开。轻吟那首采莲的歌,却无法倾诉心中的事。“君是还顾旧乡客,同心天涯隔,欲将莲折却何赠。”

堤上柳轻摇,被折的枝条早已抽芽。泊舟,那昏黄的烛火是为谁而留。

西风仍带着荷香,却如今莲早已凋尽。是谁仍旧在唱,那首采莲的歌。“君是还顾旧乡客,同心天涯隔,何以莲折却忧伤流水没。”

那封信夹在留下的书中。话语如昨,边角却早已泛黄。固然忧伤,仍用一生相候。只等,明年末,菡萏在开。

墨香悄悄地晕上素袖,他不知,只着薄裳,浅卧案头。中,溪边浣衣,薄暮渐过,笑音入远,流水不为留。剩下的,是若有若无的荷香在心头萦绕。

那年春雨不曾想,莲舟恰过荷叶伞。待到与君离别时,连绵秋雨剪不断。

初,雨过岁末,雪又落。(《涉江采芙蓉》)

3、忘了季节,天地间弥漫着潮湿而温暖的雾。雾霭层层升腾,飘浮成一种无法言说的隐喻,依稀是湖湘的水,水畔,莲叶田田……你乳白色的裙裾飘荡,在雾中,在水畔,在田田莲叶间……于是我们远远地相望了。

看不清你,让我感觉你真实存在的是如兰的芬芳——你素手执一支芙蓉。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你叹息了。为什么呢?就为那一份像雾一样不能释怀的遥远的牵挂?也许你也曾无数次地独上望江楼,看千帆过尽,也许你也曾无数次斜倚阑干,问乱红无语,也许你也曾无数次闲坐西窗,待灯火阑珊……你是幽怨的,读过你的人都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可惜读得懂秋水伊人的不多,人们总把你的牵挂外化为一种具体的幸福,只因为你是一个女子。再加上隔了那么远的年看过来,你自然模糊了,简化了。可是你的希翼,你的追求呢?

 “叹江南歌女,空觅吴钩。赢得楼前飞燕。应笑我,怪诞无俦。”你在苦笑,也许你的一切不幸都应归根于你的才情与诗意,油墨书香中,你苦苦探求着自己的前生前世,在蒹葭苍茫的水滨,在暗香浮动的黄昏,在万籁俱寂的雪夜,于是你自己也成了某一首褪色的诗词。

是的,褪色的,在纸醉金迷、脂浓粉重的岁月里,你仍以白纸黑字诠释自己的生命,于是你便黯淡了。

可是吴钩安在?吴钩安在?——“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你将自己守侯成敦煌的飞天,巫峡的石壁,直至变成一把吴钩的模样——“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若干年以后,神女峰前那声女子的感慨,可曾拔动你心底的深处最细微的弦?

你泪落如雨:“我总忍不住想象一百年一万年之后有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在遥望着今天的人们,从那个熙熙攘攘的世界望过来,今天的嘈杂纷繁,焦灼奋起都像虫芥一样微茫,这种想像使我反复地自我追问‘究竟什么事情具有最后的意义?’”

是啊,究竟什么样事情具有最后的意义呢?我凝望着你,也许若干年后也有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就像今天的我凝视你一样遥望着我,我于是也成了一个影子,谁是我?你又是谁?

不知道这种迷失是不是悲剧。你渴望超凡脱俗,你渴望灵动飘逸,你渴望永恒的美,就像今天的我隔了漫长的岁月所看到的你一样,你是美丽的,可现实中的你,在你生活的年代中,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吗?

喑哑了,一切的欢乐与痛苦。

幽兰露,一如啼眼。

雾,潮湿而温暖。乳白色的轻烟和你乳白色的裙幅在飘荡,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美。

有暗香盈袖,是你手中的那支芙蓉么?

我循香而去,一切都真实起来了。(《涉江采芙蓉》)

3、读罢《涉江采芙蓉》,轻轻地一声叹息,把书合上。短短的四十字,却通过一次次画面切换,把男女主人公间的哀伤,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首诗用了像蒙太奇般的手法,一方是女子手捧莲花、伫立江边,望着远方的丈夫,惆怅寂寥;一方是男子回首望去,望向他心中惦念的那个人,但这中间,这两个相望间,却阻隔了千山万水。这两个画面的拼接,最终留给我们的,便只能是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的感叹了。看了书,才知道古人早在很久以前便会用从对面曲揣彼意的表现方式,使画面同时闪现,而不是单纯的空间的转换、时间的延续。

 罗兰·巴特在《恋人絮语》里写道:许多歌谣与旋律描述的都是情人的不在。这首诗也不例外。但这首诗或许体现出了一个真理:情人就是那不在身边的人:而且就算他在,也永远消除不了他流离他方的幻觉,与自己被留在原处无法跟随的惆怅。梁文道在《我执》中如是说。古希腊语中,用pathos这个词来描述爱欲,即为对于那不在者的思念与渴望,然而究竟是哪渴望和缺憾产生了爱情,还是由爱情带来了渴望和缺憾我无从得知。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或许就是所谓爱情的本质,所谓的美好,也是由那对于不在者的思念和渴望所带来的无穷无尽的缺憾。也正是因为爱情中有这种永远也消去不了的哀伤,使得这种感情千百年来为人们歌颂,它是那么美好、那么完美,那么完美的残缺。在这世间,有多少人能够同心,又有多少人能相伴在一起?项羽和虞姬做不到,李隆基和杨玉环做不到,福临和董鄂也做不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再美好的愿望,也终究只能如蝉翼般载着淡淡的哀愁。

4、陆游、唐琬、沈园。这一场故事想必早已烂熟于人心。我知道,我拙略的笔再也为他们写不出什么。可每每看到想到那阙《钗头凤》,我都不禁心生疼惜。每每,总想用心去抚摸他们的忧伤;每每,总想用心去贴近他们的人生……   ——题记

唐琬

再一次踏入沈园,轻轻的穿梭在园中的花柳之间,满园的春色不曾改变。瞬息万变的,只是人生,只是我们无从把握、无从掌控的人生。

曾经,与那个人交手相牵的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曾经抚摸过这里的每一朵花、每一丝柳,曾经为这里的一草一木填词做赋。

那如刀刻在自己心里的人啊,为什么我无力把你从心里抹去?那怕是点滴的痕迹,不用去刻意的想,已静静的躺在回忆里清晰如昨。

你我所经的一切,如果是一场戏、一场精彩的戏,该有多好!你演陆游,我演唐琬,我们只是共同演绎一出苦命鸳鸯、千古吟唱的精彩剧,戏终人散,你我各不相干,该有多好!

可是,人生啊,具备了一切戏剧的条件,唯一残酷的是——你我,从此再也不能各不相干!

爱你,如果可以像天空下了一场小雨,下过后再无痕迹,该有多好!如此转身离去,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便不会背着思念的沉重行囊卸载不去。

离开你,离开,从此后,千山万水相隔,不再与君举案齐眉,不再与君交手相握,不再与君欢笑嫣然。

离开你,离开,残酷到让我生生的身心割裂。人离去,心却丢在了你那里……

陆游

你是我心涯里那朵姣香软玉的致命花,你是我前生今世苦苦相相追的那回眸一笑。

在此之前,你我琴瑟相和、岁月静好。你我安然的呆在一起,不受任何干扰。我以为,这便是一生一世,你我可以相偕到老。

可谁能预知啊,命运却突然的掉头而行。让触不及防的你我撞了个头破血流。从此后,你跌入了前生,我掉进了后世。轻易的,命运之手就在你我之间划下了一道银河。

可是,我对你的爱啊,还来不及减去半分半毫。就这样被生生的割裂了,一如割裂了我的身与心。

我的心已换做了你的心,你的心已寄生根植在我的身体里,将同我同生共死。

美好的时光,就这样被那个称之为母亲的人亲手捏碎了。如水的岁月,被我们遗失在了身后。

请原谅我,请原谅我吧,爱人!我不是懦弱的男人,可唯有在这个被称为母亲的人面前,我抵死都不能捍卫我们的爱情和婚姻。

当真留不住你了,我唯有含悲放手。人生聚散啊,各有前因后果。但愿,我们今生的这场相逢与别离,能作为来世我们安然相守的伏笔!

从来都不知,太相爱,原来也是一种伤!

重逢

如果,如果无力相爱,那么,那么可不可以今生再也不相逢?

如此的十年相隔,她已为人妇,他已为人夫。命运这只翻云覆雨折腾人的手啊,你和我,谁也逃不过。

十年的光阴,老去的是岁月,不曾老的是彼此深刻在心里的你我的容颜。

十年,原以为是一生一世的不相见了。可谁知,抬眼间,却又遇见了,春光依旧、人依旧!

一刹那,她的哭、她的笑、她的无语凝咽、她的贤惠娇俏顷刻间携着思念挟裹了他。怔怔的望着、望着,望到眼里沁出了血。

而她,也早已泪落如雨。他本能的抬抬手,却又无力的放下了。想如今,即使为她拭泪,都已找不到借口!

有时候,我们不能交手相握,不是因为隔了千年万年的时光,也不是隔了千山万水的路程。而仅仅是隔了一丛花,一株柳的距离。却已是青山隐隐水迢迢,却也只能两两相望,偏偏不能再接近半丝半豪。

人生是如此的戏剧,又是如此的残酷。彼此错身走过了,回头再望时,如隔了透明的玻璃,再近,伸手也已触及不到。

这十年后的再相逢,无论,无论各自的内心里怎样的波澜壮阔,也只能在心里自己翻腾。不是彼此相忘了,亦不是那份相思被时光洗褪了色。而是,即使用破了一生的心,再也找不到、找不到牵手拥抱的理由……

  因为怕,这无法忘记的回忆;因为怕,这如海的相思。她无语转身离去,只遣人送来了一杯酒。

望着那杯酒,他心酸的笑。曾经多少相思啊,曾经在梦里无数次的相逢拥抱!现如今见了,她,也只能许他一杯酒!

这杯酒,他都无以回赠,唯有含痛还她一阕词——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生死别离

又一年后,她重游沈园,徘徊在去年曾经相逢的地方,她的心戚戚然。相逢了又能怎样呢?最亲密的接触也只是一杯酒。

酒是我斟的,酒杯我曾握过。请君握紧此杯吧,杯上有我残留的温度!此去又经年,可否还能再相见?!

我的心好不甘啊,如若,是你不爱我了、弃我而去了,我还可以把这份爱转化为恨。可如今,可如今……

她伤心欲绝的时候,抬眼,再一次遇见,是遇见了他留下的那阙词,却仿佛遇见了他的人。她忍不住泪水长流,抚摸着他留下的那阙词,一如抚摸着他的人。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他叹!她亦叹“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爱销魂啊,思念更销魂!

她忍泪和一阕——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既然人不能在一起,那就让凝聚了彼此精魂的词永生永世的在一起吧。

不久后,她别去,怀着对他的爱与思念,悲痛抑郁而亡。这一次,是今生今世的再不相见。

再相约

黯然销魂者,何以排遣这离愁别绪?唯有离开。那次重逢后,他刻意的远走他乡,半生戎马生涯。

四十年后当他再走进沈园,看到她的和词,他心如刀剜。已垂垂老矣的他,禁不住老泪横流。这思念啊,即使在金戈铁马的生活中也未消一丝一毫。

在这春光无限的园子里,花知道、水知道、一草一木都知道,他曾许她怎样美好的约定与誓言。可那些约定和誓言片刻间就已翻飞而去了,只留下这致死都不能愈合的伤口,时时的在沁血。

你终是去了,留下我,独自与虚无的时光相望,忧伤以终老!此时才明白,活着,对于思念的人来说是多么严厉的惩罚?!

来生,我依然会在这沈园里静候你,请你,请你一定要赴约!

来生,我拼却一死,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来干扰我们的相守!(《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记陆游与唐琬》)

作品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