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龚志华 >> 写作 >> 正文
老屋         ★★★ 【字体:
老屋
作者:龚志华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4/14    
 

老屋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不知怎么的,最近总是恋旧,竟想起37年前我家的老屋。

在我的印象里,老屋最开始是茅草房,建在一杂草横生到处是狗屎堆的斜坡上。后变成瓦房。和现在的一些农村人家布局差不多。正中间是堂屋,堂屋往里是一间寝室。寝室上还有一层,没住人,是堆杂货的。这楼上的一层,可在堂屋中搭楼梯上去。堂屋左边前后各为一间寝室,楼上一层可从前面寝室的楼口搭楼梯上去。记得楼上里面一间,二姐曾在上面铺床睡过。堂屋右边前后各一间,前为厨房,后为猪圈兼厕所。记得厨房里的灶很宽很大,左边是小灶,烧煤火;右边是大灶,烧柴火。

老屋的墙一直是土墙,先是本色,土黄色,后刷了石灰,上部为白色,最下部分为灰黑色,显得黑白分明。

老屋周围都是田地,屋前有个不太规则的坝子,屋子的左边是条老街——新街的必经之路。这条路斜着往下,通往老街,曾是我小学初中跑通学所要走的下坡路,斜着往上再横着走一段田埂路,就可到新街。沿这一条路,我们可从街的尽头处的水井里担水回来吃,到粮站买米回来吃,到街上买东西回来用。

我们家当时是居民,在当地没有土地,父亲求人找块地建屋,没得到批准,父亲只好找到了这一小块生产队丢弃了的懒得管理的茅草坡,在上面靠自己的双手(父亲与两个姐姐担土筑墙)建成了还算像样的房子。

有了人,有了房,一切都有起色。坝子的左边长起了一棵现在已记不起是什么名的树,沿坝子边的路往下,是一排花,坝子的正前方和房子的右侧以及房子后面田地处的“边角料”,都让我家经营成了菜园。一年四季,我家的菜,不愁了。有可上架的四季豆,有青椒、蕃茄、茄子、南瓜、莴笋等,还有向日葵、葱子和蒜苗。这些蔬菜,经我们浇水、施肥,便活泼泼地生长。这些蔬菜和园子边的桑树,成了多随时可观赏的绿色景观。那时,能吃了猪油炒的四季豆,就挺满足的,即使是用盐海椒水浇白菜芯、莴笋尖,都很有滋味的。一是因为那是我们种出来的,二是因为那是绝对的新鲜、绿色呀!

茅草坡建起小屋后,人们不再嘲笑父亲了,都说父亲会看风水,房子建在山脊上,对着龙口,全家人会发达的。

老屋倒没让我家有多发达,直至今天,也只是出了两位大学生。但老屋着实让我们家摆脱了租居人家的不舒服的日子。

像我,那时在家里算小的,我和弟弟过着不做饭有饭吃,不做衣有衣穿,不担水有水喝的日子。不仅如此,我和弟弟还有玩伴,错落在我们屋前的两户赵姓人家的小孩,和我们成了朋友,大家在一起跳街房、赶坨螺、藏猫猫、玩火炮等。

老屋的楼上,堆放着我两箱连环画图书,那是我童年时代的精神食粮。

老屋,有外婆、父亲、母亲与两位姐姐辛劳的印迹,他们上山检过柴,挖野菜喂过猪,摘桑叶养过蚕,寻药柴做过酒药;

老屋,有母亲和大姐为他人付出的辛劳,母亲为在供销社工作的罗大姐带过两个女儿,大姐为魏大婶做了很多年的伴女。老屋,有我们为外乡人留下的温馨,逢年过节,老屋成了没回家的外乡人的聚居之地,这些外乡人中有父亲的同事、母亲、大姐、二姐的朋友,他们在老屋,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家”的温暖。

老屋,有我们一家的幸福与快乐。一大家子,尽管只有父亲微薄的工资,但靠着老屋,我们不再寄居人下,我们过着属于自己虽清苦但却很温暖的日子。我和弟弟从小孩长到大,祖辈、父辈成了我们的福荫。

老屋处在田畴与树丛包围之中,让我们“虽不养鸟,每天早晨有鸟语盈耳。无需挂画,门外有幅巨画——名叫自然”,我们可以沐清新的风,嗅清苗的味,观田园的美……

老屋处在新街与老街的必经路上,成了上新街赶集的人们的停息站。我们家为他们备有冷开水,为他们摆有椅子与凳子,为他们备有蒲扇……是让过客们内心舒坦的地方。

老屋,到如今,已经早不属于我们,已经低价买给了姓赵的儿子。我们一家人,没一个人留在老屋。

老屋还在田畴与树丛包围之中,老屋还是处在新街与老街的必经路上,不过听说已经改成了小商店,失却了原来那种自然与清新。

惦记着老屋,怀念着老屋,可这一生,于我这个飘泊在外的游子来说,是没机会再见了……

老屋虽然不再属于我们,属于我,可几十年来,它已经深深地长在我的心里,变成了我的情感和精神世界里不可或缺的一块地方……

老屋啊,老屋!

作品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