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龚志华 >> 写作 >> 正文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 【字体: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作者:龚志华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2/1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素材挖掘:

素材清单

布热金卡本应该永远保留着历史的原状,应该永远是一片黑暗、冷凄、荒凉,让人们不断做痛苦的记,可是现在“居然阳光明媚温暖,白杨树婆娑起舞,草地上……还有儿童追逐游戏”,这是否表明,生活在阳光下的人们早已遗忘了灾难的曾经存在? ,“没有新闻”这句话,是不是应该还原到历史?也就是说,奥斯维辛是曾经有新闻的,那就是众所周知的纳粹大屠杀的骇人罪行。时光流逝,那些罪行久已罗列展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这“杀人工厂”的现场旧址,14年已经过去,但每天都有人来这里,或见证,或纪念,或向死难者致敬。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14年前的那一段历史是历久弥新!从那些参观者亲眼目睹了场景实物而流露的,惊骇和伤痛,尤其是那幅栩栩如生的照片,照片上一双双向你逼视的目光,那二十多岁姑娘温和的微笑,……不是令人感到暴行仿佛就在眼前,血迹依然浓鲜?因此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不是历史陈迹,而是眼前活生生的现实,是刚刚发生的新闻!说是“没有什么新闻”,其实是这里每一天都在重现历史,都在播放新闻。因为法西斯的灭绝人性的暴行刻骨难忘,是世世代代人们永远鲜活的教材。那么,奥斯维辛虽然没有什么新闻,可每天来到这里的人们,却留住了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讲,奥斯维辛不是没有新闻,它天天都在重现历史镜头,时时刻刻都把战争的血腥罪恶和人类的痛苦灾难,呈现在人们眼前,刻写在人们的心头,它天天有新闻。

写作素材

1、布热金卡应当是个永远没有阳光、百花永远凋谢的地方,因为这里曾经是人间地狱。

2、在奥斯维辛,没有可以作祷告的地方。

319588月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有13年,时间已磨平了残酷的战争造成的创伤,但德国法西斯在二战期间残酷地屠杀被占领国家人民的集中营还在警醒着世人,集中营内的牢房、毒气室、鞭刑柱、焚尸炉无不向人们诉说着德国法西斯的滔天罪行。

素材激活

以史为鉴,勿蹈覆辙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建立的最大的集中营,是“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最大的“杀人工厂”,有400万人在这里遭到杀害。1970年,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双腿下跪,请求恕罪,以此表示对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的沉痛悼念,被誉为“欧洲约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受到各国人民的广泛称赞。与此相反,日本某些要人,却屡屡参拜靖国神社,为侵华战争罪犯招魂,甚至公然篡改历史。不久前,上海有关方面搜集了当年日本人自己为炫耀“皇军”赫赫战功而拍摄的大量照片,出版了大型画册《侵华日军的自白》,旨在促使日本当局反省,也希望年轻一代勿忘历史,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牢记历史教训,才能共创世界的美好未来。

写作运用

适用话题】可用于“历史在这里沉思” “战争”“和平”“忘记与铭记”“和谐”等写作话题中。当今局部战争接连不断,军备竞争向着高尖端方向发展,伊拉克时而响起爆炸声,海湾上空弥漫着战争的阴云,这一切不禁让我们思考:和平离我们到底有多远?战争究竟有多么残酷?“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牢房”“毒气室”“鞭刑柱”“焚尸炉”,“南京大屠杀”的累累白骨,不正在无言地诉说着曾经的一切吗?

运用范例

(一)当历史的车轮碾过奥斯维辛,听到的是男人的怒吼与女人的尖叫,看到的是母亲的哭泣与孩子的惊恐。而今,奥斯维辛的天空湛蓝而且透明,一排排高耸的建筑直插云霄,似要打破这里的宁静。

难道时间已将历史风化,坚忍的犹太民族已似一笑泯恩仇。没有!不但犹太人没有忘记那曾经的苦难,德国人民也没有忘记。每当犹太纪念日那天,德国总理总是跪在营前,默默悔过。男儿跪地惊天动地,何况总理,而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没有忘记。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任时间长河滚滚不息,他们没有忘记。犹太人没有忘记,因为他们知耻而后勇,于是在诺贝尔奖面前,他们经常是胜利者。德国人没有忘记,因为他们把昨日的罪过,当作今日的教训,防止明日的错误。全世界人民都没有忘记,因为和平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渴望。

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谁都不想让奥斯维辛的哥特式建筑真正打破世界的宁静,但这也不会影响到我们忘记中的伤痕,它只会作为我们的一个和平的标志,以示警钟常鸣。现在的犹太民族早得到了公正的对待,但他们也未曾将自己的历史忘掉,即使那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记忆。

古人云“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佩乎塞苍。”犹太人正是凭着这一股浩然之气,将心中的愤怒转化成一股复兴民族的决心。不要以为不声不语的他们已将历史忘却,时间永远不会使有些记忆风化,就像叶延滨永远不会将荒野无灯的感触忘记一样,奥斯维辛也永不会将屈辱的历史遗忘,即使时间不断轮回。

那天,奥斯维辛警钟长鸣;那天,犹太人民饱含热泪;那天,记忆流经这和平的世界;那天,和平在向那极端的功利者和道貌岸然的战争者宣判;胜利的钟声会在和平者的心中响彻整个胸膛。

时间永远不会将奥斯维辛风化在记忆底层!(《当记忆流经奥斯维辛》)

(二)十二月的奥斯维辛,大雪纷飞。出人意料的是,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希拉克,波兰总统尤先科在内的4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脱帽伫立在这沾满犹太人血液的集中营前。可这也在情理之中,在赤裸裸的生死面前,人们应该表露那颗自以为珍贵的头颅,好好地反思了。

一月的日本,惠风和煦。出人意料的是日本小泉纯一郎,再次参拜供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可这也在情理当中,近年来日本极右势力沉渣泛起,这不正是日本军国主义复仇思想的不加掩饰的展现吗?

2005年是个不寻常的一年,他将在历史的卷轴上占有显耀的一页,因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钟声在此时敲响,声震林木,响遏行云。鲁迅先生说为了忘却的纪念,我们该忘却哪些?又该纪念那些?犹太人民的痛苦的呼喊不能忘却,所以各国首脑出人意料的一起脱帽;波兰人民不堪回首的记忆不能忘却,所以德国总理勃兰特出人意料地向波兰人民下跪;那残忍至极的南京大屠杀不能忘却,所以日本律师尾木夕宏出人意料的向中国遇难者讨说法而遭到日本政府的威胁。需要我们纪念的,是那不屈的犹太人和为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而壮烈牺牲的60万苏联红军和一切为和平而逝的人!

奥斯维辛和靖国神社分居地球东西,他们出人意料地几乎在同时做出了反应,所作出的反应又在情理之中地截然相反。而对于每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对过去的种种进行反思,也应在情理之中。

我想到了烽烟,狼戈四起,途有饿殍;烽烟八载,民不聊生。敢问花儿都到哪里去了?都被女孩摘走了。女孩都到哪里去了?都被男孩娶走了。男孩都到哪里去了?战死埋入坟墓里了。坟墓都到哪里去了?被鲜花埋没了。战争中的废墟和鲜血告诉我们:战争不应该是人类生活的方式。

60年前那些出人意料的战争,使六亿多的人口卷入其中。悔以往之不谏,我们不想再去追究先人的那已成为过眼云烟的对与错。知来者之可追,我们的反思是一股清流,融化彼此间的坚冰,纵使我们还能听见许多不安分的声音,各国人民已在情理之中地席地而坐,共商发展大计。历史的天平告诉我们:罪恶不能忘却,却能原谅!

出人意料的战争孕育了情理之中的痛苦,情理之中的反思使世界融为一体。奥斯维辛和靖国神社,待百年后,看后人如何点评,指点江山。(《奥斯维辛和靖国神社》)

(三)从奥斯维辛集中营到南京大屠杀,从柏林大屠杀纪念堂到日本历史教科书,我们应该看到我们对未来的责任感。振兴中华,将不是一句口号,而是我们努力的目标,是我们行动的指南。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曾经说:“幸福不在于单纯地占有金钱;幸福还在于取得成就后的喜悦,在于创造努力时的激情。”而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比国家民族更能激励人的斗志和激情。

(四)

01

别了,春天。

在塞弗尔特诗句的开头,一群鸟惊慌飞过。它们的背后,是紧跟的飞机和暴风雪。

在长长的铁轨输送数以万计的恐慌之后,

在太阳、月亮和群星湮灭在电锯和氢氰酸晶体中的时候,

在黑夜过去还是无休止的黑夜的时候,

我们剖开波兰的1940

一个阴暗的腹部将在427日临产,在波兰南部。

所有的法西斯都在陶醉狂欢:魔鬼诞生了!

奥斯维辛,风霜流经。

奥斯维辛,痛苦和死亡流经。

这比悬崖还要深不可测的地方。

这比炼狱还要水深火热的地方。

灰暗的天空笼盖住大地和人性。绝望陪葬硝烟中的罂粟花,破碎的紫兰色,在体腔里蠕动,寄生。

奥斯维辛,每喊一次,心脏就疼一次,骨骼就痛一次,血液就凝固一次。

02

奥斯维辛的天空是荒废的,包括无眼的子弹、残陨的羽翼、冰冷、恐怖和麻木。

没有轻盈的云、光亮的云,或者乳白的鸽子、灰黑的燕子和青绿的橄榄叶。

苍茫无限的破碎,没有人能够缝合撕裂的皮囊和头颅。那些蓝色、灰色、红色和褐色瞳孔,睫毛,金牙,纹身和长发,拘留在离开肉体的另一处角落,发出挣扎的信号、腐烂的气味。

所有的容器都要为焦灼所注满。

一群人轻扣枪柄,排列在灰色街头。

一个人手持细针,高高举起。

据说一个针尖上会站立七个天使,那么开枪那一刻,天使在哪里?爱和救赎在哪里?

是上帝在欺骗忠诚的信仰者?

不,是上帝已死!尼采高喊。

法西斯不相信宗教、天堂和地狱。法西斯只相信暴力和毁灭。

奥斯维辛在生产野蛮的圣徒,拿着带血的紫蔷薇在祭奠黑暗、冰冷、杀戮和野兽。

03

阴沉的牢笼,连喘息的门窗也紧紧封闭,窒息的嘴唇涂着黑色的唇膏。

受伤的鸽子被剥夺妄想飞翔的权利,人头占据整个大地。坠落的声响,抛弃一部分阳光的接触。

维特根斯坦,智者的牙齿在摇晃:飞翔是粗暴的运动。包括流畅和假设都已经死于弧线。

还有什么理由去向纳粹讨取自由和人权?

这一切,是一场奢侈的幻灭过程,像黄油、面包、威士忌倒进磷火中焚烧,发蓝,发紫,成为灰烬。

在奥斯维辛,通往自由的惟一道路是:死亡。

这里,任何一个死者都不带有灵魂的避邪之物。圣女玛利亚、穆罕默德、雅典娜,请不要呼唤或祈祷,在奥斯维辛被遗忘的天空下,他们只是给予死亡最后圣洁的慰藉和信仰。

菖蒲在风里拉锯,扎堆的茵陈、马拉加草,掘墓人苍老的声腔正赞美这些比犹太和吉普赛人更具生存血统的草芥。

剥开的苹果核从42座集中营的顶端抛下,上面长出草履虫黑色的触角,在落地一刻,又慢慢爬上荒废的墙壁。

不断集聚的绝望,在壁虎断裂的尾巴上起伏。

毒气室和焚尸房之间,是血腥的距离。无数的蚂蚁沿着这条红线,在搬运自己的骨头和死亡。

当教堂废弃,雨水冲刷猛烈,念《圣经》的牧师已经失业。

在奥斯维辛,再虔诚的祷告也是塌空的隧道,只能走向耶路撒冷潮湿的低处。

04

天堂在哪里?

无数次重复的绝望,隔着绵长而混沌的铁路线,加深阴翳和冬日。

一条条落难的鱼,在数着自己的标签:政治犯、普通罪犯、外来移民、同性恋和犹太人。

筛选,剃头,消毒,拍照,建档,编号,意志和肉体都在被剖解。

浴血的器皿,繁殖出拥有法西斯血统的水蛭和蜥蜴。它们用冰冷的部位篡改神谕:所有解脱的白骨献给伟大的维斯瓦河与影子里的仓鼠!

尸体应种在地下。艾略特说,这样记忆和欲望才能萌发出沉闷的根芽。

而法西斯绝不会种植春天,即使是灰色的春天,也不能。他们的双手,是扭曲的脉络和灵魂:黑暗不会走,残酷是永在的。

绞刑架、冲锋枪、死亡墙、钢钎、马刀和氢氰酸。

在奥斯维辛,没有一架梯子可以伸向靠近光源的窗户。即使梯子是颤抖的、悬空的,也不能。德国质量的大门,没有人可以打开。

最后一件囚服脱掉了,仅有的真实裸露着,精神没有寄存的去处。

燃烧了,头发、瞳孔和肉红色的森林。每一片指甲都像车前菊,面对大炮、坦克和榴霰弹,燃烧着美丽、柔弱与反抗。

希特勒、胡斯、希姆莱,你们这些纽伦堡的小丑,该听听罗素的话:爱国就是为一些很无聊的理由去杀人或被杀。

在奥斯维辛时,150万无辜的头颅系在你们荒诞的审判书上,你们说:杀!杀!杀!

在奥斯维辛以后,你们,该被杀!被用力地杀,被咬牙切齿地杀!

所有的法西斯都是魔鬼,所有的魔鬼,冷却的心脏都该被自己的钢枪戳穿!

数茎麦秸的末端点燃了,在1945

来自彼得格勒的红色焰苗,遍布奥斯维辛。127日在波兰,这一天是德意志法西斯的末日。

光明咬碎了所有的铁丝网、焚尸间、毒气室、阴冷和黑暗。

锈红色、焦土和血,带着一望无际的忧伤,消失在回温的路口。

一切都结束了,奥斯维辛的黑夜、阴翳和诅咒。

一切都归来了,奥斯维辛的春天、鲜花和温暖。

可是,大地的疼痛,谁能忘记?

可是,人性的废墟,谁能重建?

05

今天,在奥斯维辛,无数的人慕名而来。

参观,吁嗟,拥抱,留影和流泪。

究竟是在回顾历史,还是在欣赏一出悲剧而做出观众应有的反应?

在颓圮的城墙上,钟面毁坏了,整个20世纪上半叶都在屠杀中废弃。

开在奥斯维辛的鲜花很少,没有一瓣可以显示风的存在。

鲜花开满在奥斯维辛以外的地方。那里有戴红色围巾的女人、壁炉和鹅肉。

碎裂的时间里,历史保持凝固的状态。

这一切,多么静!这一切,多么哀愁!

在奥斯维辛以后,所有的怜悯都是孱弱的,所有的眼泪只是空洞的表达。

表达的背后,是人类内心的脆弱、恐慌、畏惧和珍惜。

一只燕子飞过,衔走最后一枚子弹壳。

一位犹太少女走过,歌唱《夜玫瑰》,不带手帕和眼泪。

春天就在前面,奥斯维辛已经在后面。

远远的,看不见了。(《在奥斯维辛以后,眼泪只是空洞的表达》

(五)

不能———

抬头寻找天空的翅膀,候鸟出现了它的影迹,带来远处的饥荒、无情的战火,依然存在的消息。

———引记

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近一亿生灵死于非命,从希波到十字军东征,从希特勒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到日寇在华北的细菌试验场。以往的人类历史,可以说是交织着满足人类无限贪欲而展开的狼烟与铁血啊!

20世纪确实取得了巨大成就,它养育了最多的人口,但也葬送了最多人的生命。它创造了高科技,但也发明了核武器。

一切说明了什么?说明了20世纪物质与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同时,人类的精神家园、人类的道德意识可谓是花果飘零。可看看巴以冲突中的流血牺牲,看看菲律宾的人质危机,人类啊,难道还要我们的心智像雨、像风,以对道德的沉沦来拯救我们这个越发脆弱的星球吗?20世纪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就更令人堪忧。废气污染了天空、废水污染了海洋,温室效应的增加、两极冰山的融化,无不构成人类生活与发展的危机,美国作家阿西莫夫说得好:瞧瞧我们都干了些什么!我们把陆地变得千疮百孔,把天空弄得污烟瘴气,把海洋变成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够了,够了!不是篇幅不够,而是我不忍心再一一列举。

人类从来没有像20世纪这样获得如此迅猛的发展,也从来没有像20世纪这样遭受如此深重的灾难。

这,是一个时间、空间、尘世间斗转星移的世纪;这,是一个家事、国事、天下事沧海桑田的世纪。可这是一个让我们人类足以自慰的世纪吗?

有美丽、有悲怆,有璀璨、有痛苦,答案是丰富多彩的。但无论如何,我的心中都有一首歌:唱出你的热情,伸出你的双手,让我拥抱着你的梦,让我们的笑容拥抱着明天的骄傲,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20世纪,你美吗?》

作品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