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龚志华 >> 写作 >> 正文
都市惊魂记(原创小说)         ★★★ 【字体:
都市惊魂记(原创小说)
作者:龚志华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30    

都市惊魂记(原创小说)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我背着旅行包,拉着旅行箱,行进在都市的大街上,昏黄的街灯把我疲惫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可目的地还没到。大街上,车来人往。不时有人冲到我前面,或有人往我后面赶。我不管后方,眼睛只盯着前方,因为我的目标在前不在后。

这时,我前面健步向前走着的年轻人,不知怎么的掉下了一个钱包。我先打了声招呼,可那人像是有急事似地一个劲地往前疾走,不知是没听懂我这个外乡人的话,还是赶急顾不上,并没答理我。先拾起来再说,我停下脚步,立起旅行箱,弯下腰,极不容易地检起钱包。正在往四处张望,看有无警察的时候,我后面很快地凑上另一个年轻人,对我轻声耳语

“我刚才在后面见你拾到一个钱包。”

我点了点头。

“你打算如何处理,是‘吃’了,还是交警察?”

“当然是交警察!”我很坚决地说。

“好,前面有个岗亭,我带你过去。”

“来,你的东西多,我帮你拿一样”,语气极为真诚,俨然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可我出门在外,有些经验,一丝警惕滑过我脑际。

他像看穿了我的心似的,说:“是不相信我吧。”

我笑了笑,嘴里道“哪里,我不想麻烦你。”

“好,那我不帮忙了”。

他的话还真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就这样,他在前,我在后,我们到了一个狭长巷道的口子,我隐约地意识到什么不对。

他明白我的心思,解释说:“从巷道穿过去近些。”

“朋友,麻烦你代为转交吧。”我打算撤退。

“好,你把钱包交给我。”

我把钱包给他。

他拿过翻了翻,说:“就二百元钱,不会吧,莫非你藏了一些。”

我辩解道:“钱包我一点没动。”

“没动?你有多少钱?今天的事你要说清楚。”

糟糕,遇上骗子打劫了。怎么办?不给他查,看来脱不了身。所幸的是外出时母亲与妻子把近千元钱缝入了我鞋垫里,旅行包里就两三百元钱。就给他查吧。我装着很胆怯的样子,说道:

“不相信你看吧。”我先打开旅行箱,将里面的书和衣服抖出,从夹层里拿出近三百元钱,摊在他眼前。然后又卸下挎着的旅行包,同样将里面的吃物和洗涮用具一一拿出,还翻出衣兜和裤兜。

他的眼睛在微暗处显得格外发亮,随我的一举一动而闪烁。

“你其他地方就没钱了?譬如,鞋里。”

我心里一阵紧张,却又故作镇静,说:“没有。不相信,我脱下给你看。”我较慢地动作起来。

这时巷道里有脚步声传来,也许他觉得我胆怯而老实,也许是有人来了,他心虚,怕不好收场,就急急地对我说:

“算了,当哥的相信你,我只是考验一下你,看你是不是贪才之人。哎,你怎么外出带这么点钱?”

“我来这里读书的,就一两天,短期培训。”

“噢……钱包就由我转交警察吧……你的这些钱收着吧……”说完扭头就往深巷里走去。

我直起的肠子,总算和软下来了。急急地收拾好行装,飞也似地跑向目的地。因为我怕他再追上来。

我很快到了目的地,他并没追我。想来他是个刚出道的骗子吧,他虽与丢钱包的青年是一伙,但也许他还有点良心吧。也许这些都不是,而是怕人怀疑并抓住他,他是个狡猾的骗子啊!

 

 

几天后的一天,我来到这个城市中最大的电脑城,想寻寻书籍、软件一类的东西,其实这些都不是真的,而是想找找《金瓶梅》一类的影蝶。先在电脑城逛了一圈,东寻西找,不便直问,多少还是有些“脸红心跳”,只买了些电脑软件,就走出了电脑城的大门。

心里想着再在电脑城周围转转,看看能否寻着点“黄的”。在一条街的转弯僻静处,有好些地摊。水泥地面上散放着各色各样的光盘,有些摊位上赫然摆放着一些印着赤身裸体甚至性交场面的封面的光盘。你还没走近,就听见卖光盘的向你打招呼:

“便宜啦,10元一张了。”

“不怕你不卖,就怕你不看。”

“什么都有,随你挑选。”

我选了一个看似有些老实的妇女的地摊,蹲下身选了起来,讨价道

“有没有少,8元一张。”

“三级的可以。”

A片,得11元一张。看你心诚,10元一张。”

我左挑又选,选了10张,与这位妇女又“磨”了一阵嘴皮,最终敲定,给了她90元。

我又到另一处选了《金瓶梅》完整版,付了150元。

我有些得意地拎起满满一袋光盘,打算回住处。

正当我拐过街道在招“的士”处等车,感觉背后一阵嘈杂的声浪向我扑来,有一个壮汉以大大的块头拦在我面前,后面三个高矮不一,都涌上来将我围住。

“你贩卖淫秽光盘,给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

“你们的证件呢?”

“没带。”矮胖子抢口道。

“不走也可以,交罚款。”瘦猴子道。

“街那边贩卖光盘的,你们不抓,反抓买光盘的,你们是啥子人啰。”

“你到底交不交罚款?”大块头露出了打劫的嘴脸。

“我没有钱,要就到公安局我舅爷那儿去取。”

瘦猴子往我腰上一拳,骂道:“你是公安部长的儿也要交,快点拿出来。”

我当即疼得蹲下身,脸上沁出了汗珠。看来硬挺下去还要吃亏。我往旁边看过路行人,都躲得远远的,谁不会拯救我。没办法,我掏出了钱包。

大块头夺过去,把三张大团结抓出,把钱包扔还我,几个人跟着扬长而去。

而我手里的光盘他们并没有要,他们关心的是“钱”。

好不容易止住疼,我瞧了瞧钱包,里面还有30多元钱。于是打的回到住处。

我的住处在一窄巷里,的士师傅把车开到离住处还远的宽阔处,就把我撂下了。

 

 

我只好徒步往住处走,一路走一路伤心。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座小桥上,此时已是黄昏。原来显得宽阔的桥面挤满了兜售衣物的商贩,他们在水泥地上铺了张塑料布,然后把衣物放在上面。我在窄窄的缝隙中穿行。正要走通时,一个商贩把件西服硬往我手里塞,热情地招呼:

“师傅,地道的广东货。有毛的,450,怎么样?”

我哪有心思选购衣服,今天够倒霉的了。连忙把西服推回小商贩。就在一送一推之间,西服掉在了地上。

“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忙过不迭地道歉。

 “你说得轻巧,西服你看也看了。嫌不好,你怎么丢在地下?现在我卖不出去了,这件西服你不买也得买。”

“是你硬塞给我的,我又没说要买。”

“是你丢在地下的,是不是?是不是?”

“我……我……”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小商贩的高叫,引来了不少观热闹的人。

“你硬要我买,可我没有钱。”

“没有钱,你买这么多光盘,而且是黄色光盘。”

人群中,有人在哄笑。我一张脸变得通红,我丢丑丢大了,幸好这里没有熟人。我一时无语。

过了一会,我掏出钱包,对小商贩说:

“哥大爷,你看,包里真的没钱?”

小商贩见状,仍摇晃着肥硕的脑袋,说:

“打电话,让家里来交钱!不给钱,你今晚走不脱!!”

我苦着脸解释:

“哥大爷,我是来这里学习的,不信你看通知。”

小商贩接过晃了一眼,扔回给我,说

“这样,你留下手上的表,明天拿钱来取衣服与手表。快滚,别浪费我的时间。”

我摘下表,递给了他。

 

 

我此时可谓心力交瘁,想来想去,都是光盘惹的祸,于是把光盘丢在地上,狠狠地踏上几脚,然后把光盘袋丢进了垃圾筒。

这就是我一度向往的城市吗?这就是现实人生吗?

我摇摇头,恨恨的把拳头揍向自己。

作品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