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匠华西特与郝叟老头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铁匠华西特与郝叟老头          【字体:
铁匠华西特与郝叟老头
作者:吴卫华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90    更新时间:2011/6/16    

铁匠华西特与郝叟老头  

——谈《最后一课》中的配角  

吴卫华  

“配角、是人生中一个角色。他是每个人都要扮演的,若没有配角,何来的主角呢?配角,不仅仅是次角,从不同角度看,配角比主角还重要。”我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我觉得很不错。于是我把它摘引了下来,现在就让我来谈谈《最后一课》中的铁匠华西特与郝叟老头这两个配角。  

看惯了 韩麦尔 先生与小佛朗士这两个主要人物,我总想寻找一个突破的地方,那就是文中出现的另外两个人物——华西特与郝叟,,他们的身份是配角。  

(一)华西特——职业铁匠。  

我认识的华西特是一个铁匠,在这个镇上,华西特是最有说服力的一个。唯有他对我小佛朗士关注,我是一个经常逃课的小混混,每天想的问题是出去玩,不去上课。那一天,我没有早到学校,但是我却出人意料地没有逃学,选择了去学校上课。  

大街上空旷,唯有布告栏那里挤满了人。我知道那里都是一些坏消息,我不想知道这些,它都比不上我上学与逃学有意思。铁匠华希特带着他的徒弟也挤在那里看布告,他看见我在广场上跑过,就向我喊:用不着那么快呀,孩子,你反正是来得及到学校的!这是什么话啊!铁匠华西特又在嘲弄我,知道我是逃学大王,还是这么说。  

我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解,我无法容忍那布告栏上的坏消息,否则我真的想上去与他辩论一番。我匆匆地向学校跑去,我不得不赶去,我需要在华西特面前充当一次没有逃学的学生,打破他的谬论。  

到了学校,我发现与以往不一样。以往在大街上都听得到的喧闹声听不见,更是看不见 韩麦尔 先生那把戒尺。 韩麦尔 先生温柔而善解人意的让我上座位,我诚惶诚恐地跨过凳子坐下。这时我居然发现华西特也来了,他就在教室的后面,他比我还要快来学校,这是什么回事?他不去铁匠铺了?  

哦,原来那布告栏说的是这些啊!这些坏家伙!不让我说法语啊!我该怎么办哪?今天的教室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都是那布告栏的坏消息造成的。  

(二)郝叟——特征老头  

郝叟老头儿,戴着他那顶三角帽,一本书边破了的初级读本,他把书翻开,摊在膝头上,书上横放着他那副大眼镜。这个干瘦的老头居然也来了,看来今天的那个消息也惊动了他。我昨天还经过他家的门前,他正在门口晒着干菜呢!

他看见我的目光,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我从来都是对他扫上一眼就匆匆走了。这个老头最好,从来不笑我,我挺喜欢这个老头的,有时我也去帮他搬搬东西。

哦,不想了。 韩麦尔 先生要上课了,今天可是我最后一堂法语课啊!那些可恶的家伙!我多想看看那些窗外的鸽子啊,他们不会也不说法语了吧?她们会不会也用德语来唱歌吧?

郝叟老头儿已经戴上眼镜,两手捧着他那本初级读本,跟我们一起拼这些字母。他感情激动,连声音都发抖了。听到他古怪的声音,我们又想笑,又难过。唉,我比他更惨,我还几乎不会呢!他还说了几十年的法语,我才学了几年的法语啊!我真的学了德语,我该怎么办啊?我难道连自己的法语都要丢掉啊?

《最后一课》里, 韩麦尔 先生与小佛朗士是主要的角色,人们在争议谁是主人公的时候,往往侧重这两个人。小说推崇主人公是理所当然的,而其他的配角往往被我们忽视了。

铁匠华西特的一句语言描写,其实有了“最后一课”的暗示。其实他已经知道今天学校里是最后一次上法语课。那位在这里工作了四十年的 韩麦尔 先生要离开了,他今天也要去学校,送送这位老朋友、老教师。小说是以设置悬念来引起读者的兴趣,从而深入下去读,再者处处设埋伏,显示作者的高超驾驭技巧。西方小说不同于东方的小说,这样的埋伏显得理所当然,看来是没有什么作秀的痕迹。都德作为法国十九世纪下半期的现实主义小说家,关注法国社会是细致的。

“他往往以自己熟悉的小人物为描写对象,以亲切的略带幽默的眼光观察他们。他的观察细致入微,善于从生活中挖掘某些有独特意味的东西,又以平易自然的风格加以表现,并把自己的感情深深注入字里行间。”①(摘自阿尔丰斯·都德简洁)

《最后一课》被译成世界各国文字,常被选为中、小学生的语文教材。小说以普鲁士战胜法国后强行兼并阿尔萨斯和洛林两省的事件为背景,通过一个小学生在上最后一堂法文课时的所见所闻与内心感受,深刻地表现法国人民深厚的爱国主义感情。

都德的短篇具有委婉、曲折、富于暗示性的独特风格。在这一篇里,独特的风格在配角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而且意味深长。

让我们再来看看郝叟老头,那本摊开在膝头上的初级读本,是最有说服力的暗示。最后一课的老师是这个小镇上教学四十年的老教师,这些孩子们接受的是初级教育,也就是学习的基础。

在这最后的一课上,暗示着扎实基础才不会被动摇,爱国主义需要从基础抓起。 韩麦尔 先生上最后一课有着特定的意义,语言学习应当从小抓起,才会扎实基础,才不会被掠夺(抹杀),语言的民族性是最强烈的。

郝叟老头年近古稀,依然记得掌握最基础的语言是最关键记住法语的方式了。我也许没有明确表达出都德这篇小说中的配角内涵,但是我觉得都德安排的这两个配角是有特色的,让人回味无穷。

   

参考资料:①http://bk.baidu.com/view/2832.htm

2011.3.25

   

作品录入:吴卫华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没有了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