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不似斗茶清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风光不似斗茶清         ★★★ 【字体:
风光不似斗茶清
作者:admin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752    更新时间:2011/2/19    

风光不似斗茶清
周 刚

也许啊,我们不曾珍惜过往的一切,等到失去时才追悔莫及,甚至理由难寻了。我记得,那时我们在湖畔居的茶馆里品茶,什么都没有吃,却也总不觉得饿,我们一直喝着茶。我们好象谈到过陆羽的顾渚茶山,谈到过萧翼骗取辩才《兰亭集序》的阴谋,谈到过日本茶道切腹自杀的千利休……那时,耳边流淌着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狄丽娜》,凄美的古筝曲调《梁祝》。
随手,拿起一本旧书,是周国平的《守望的距离》,还记得上面有这样一段话:“人生就是一个从一而终的女人,你不妨尽自己的力量打扮她,引导她,但是,不管她终于成个什么样子,你好歹得爱她!”是啊,这人生的寓言说的多么俏皮啊!这恐怕会令滚滚红尘中的饮食男女大惊失色,头皮发麻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处处是罗网,时时得提防,想要活得真诚本色,是人心中永远的痛啊。难道不是吗,人大多终其一生追求浮利虚名,远胜过做生命的主人。小啜一口清茶,实有茶禅一味之感,茶的清香令人精神一禀。
这座茶馆确实不差,布置也称得上是古朴典雅的了。你看,墙壁上多有当代名家的书画之作,营造出一派翰墨氤氲的意境。这里有一幅狂草,书曰:“性洁不可污,为饮涤生烦。此物信灵味,本自出山原。”笔势遒劲有力,布局虚实相生,俨然有刚健挺拔之气势。此情此景,感慨良多。世上种种纷争,无外乎酒、色、财、气而已,人的心灵空间一旦被占据,人也就摆脱不了被异化的危险了。从此,步履匆匆,永远忙碌,犹如夸父逐日一般损耗生命,颓倒在世俗功利的彼岸。在这个满是诱惑的时代,我们的灵魂需要新鲜的空气,博大的深刻,但更需要一种置身事外的超脱。我的朋友又开始一心一意的品起茶来了,他们喜欢谈绿茶和红茶,也喜欢谈茶壶和百态众生相。我却转悠到了茶馆的阳台处,领略茶以外的韵味。依稀记得来茶馆时,暑气如沸,阳光灼人啊,可此时确是另一番光景了,如血的残阳似在向人诉说,它曾经的火热与不可一世,但现在终究也要结束了。是啊,什么都挡不住时间的流逝啊。
四周渐渐的静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想必浪漫的情侣已去“晒月亮”了吧。如银的月色垂直倾泻下来,也将班驳的影子投影到我记忆的最深处,心仿佛在清冽的泉水中浆洗过一般,清清爽爽的,温润而又熨帖。
微风过处,送来欢笑几许,“闲煞女郎贪斗草,风光不似都茶清”,我知晓这是明人受汤显祖《牡丹亭》中农妇采茶歌之影响,所作的和歌。他们折服于为情而死,死而复生的杜丽娘,他们被缠绵悱恻一波三折的爱情圣战征服了,可这曲爱情的牧歌,穿越时光的隧道,风化成了现代绝版的爱情标本。纯洁的爱情是奢侈品,并非谁都消费得起。
我们可以为他们的人鬼恋情而唏嘘,可以为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兴奋。但难免会被现实婚姻的残忍而击的粉碎,曾几何时,一见钟情,如胶似漆的“小两口”,一个不小心,大打出手,交相漫骂,竟至于翻脸陌路,分道扬镳,置家庭和责任于不顾。
此时,有声呜呜然,那是女子的哀怨,“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不知有多少情话要说,可是啊,人在眼前却不知从何说起,难道红颜薄命!不是,可上天,为何要硬拆鸳鸯两下里,本来郎情妾意的一对璧人,却不得不以兄妹相称,陆羽、李冶这哪里只是你们的爱情挽歌,明明我听到了千万个痴男怨女的悲鸣。想来,盛唐也不一定好啊,那茶杯里的水是烫的,茶味也是浓的,可茶杯太厚,人心太冷啊!
也许,一个男人真正需要的只是自然和女人。其余的一切,诸如尘世的耀眼光环,都只是替代品。
或许,朋友意识到我的缺失已久了,他们唤我加入进来。我回来一听,不禁哑然。他们正快意于探讨茶和水谁更重要的话题。这是由来已久的哲学命题,我不是哲学家不愿轻下判断。这样他们更来兴致了,忽说,水为茶之母,石灰岩层面渗出的山泉为最;忽说,好茶是关键,龙井茶的味道最是清秀和淡……其实,哪个重要有什么要紧呢?好茶配好水才没有遗憾啊。好茶犹如人之具备的灵性,好水宛如置身于大千世界不可或缺的耐性,两者完美结合岂不珠联璧合吗,何必人为区分孰轻孰重呢?这不就是人追求的成功的境界吗。可是,现实中两者难以兼备,往往是有灵性者鲜有耐性,有耐性者乏有灵性,因此,成功者也就寥若晨星了。
“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工七碗茶”,此刻的我,也如东坡一般,心灵的隐疾也自动愈合了。热的且尽热,凉的且尽凉,茶文化“和”的精义,已深入灵魂和骨髓了。
夜已深,月满西楼,只见茫茫大地真干净。后来,我和友人踏月而归,回首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只有那幅“一杯青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的茶联,仍散发着深邃的幽光。是年,与朋友各奔东西。是流年,还是梦的影子呢?

作品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