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佛狸祠下”之“佛”的读音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也谈“佛狸祠下”之“佛”的读音          【字体:
也谈“佛狸祠下”之“佛”的读音
作者:邓木辉    作品来源:作者原创    点击数:2777    更新时间:2014/3/1    

 

也谈“佛狸祠下”之“佛”的读音

 

邓木辉

 

  

  

辛弃疾词《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中“佛狸祠下”之“佛”,目前读音较为混乱。在网上搜索发现:有按古音读为bì的;有按今音读为fó或fú的……公开发表的讨论文章也如此,有人主张按古音读为bì[1];有人主张按今音读为fó或fú[2]……  

主张按古音读为bì的主要理由是:a.古无f说——上古没有f一类轻唇音,“佛”读如“弼”;b.古音通假说——“佛狸祠”名称来源于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小名“佛狸”,而“佛狸”通“狴()狸”(一种野狐),按“名从主人”的原则,“佛狸”读“狴()狸”;c.古注说——《资治通鉴·宋文帝元嘉二十八年》“斩佛貍首,封万户侯”,胡三省注“佛,读如弼”(按:这样注音的依据是“上古没有轻唇音f”)。主张按今音读为fó的主要理由是:北魏时佛教盛行,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小名“佛狸”与佛教有关,尽管那时无f一类轻唇音,但后来读“佛教”为“fó教”而不读“教”。主张按今音读为fú的主要理由是:既然“佛狸”是“野狐”,“野狐”是狐狸的一种,“佛狸”即为“胡狸”抑或“狐狸”,而“胡”在古代不读hú而读fú  

这些“理由”都不充分甚至牵强,而且有相互抵触之处。但可以肯定的是:读是读古音,是从古;而读fó或fú是读今音,是从今。  

那么,这个字是该从古读为呢,还是该从今读为fó或fú呢?我的看法是按今音来读好些。古诗文中的字词该不该读古音,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不能绝对地说“应该”,也不能绝对地说“不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即是说,没有一以贯之的标准,不能一刀切。因此,我曾在《今人何必读古音》[3]中表达过这样一些意思:《异读词审音表》规定统读的,应一律统读,因为《异读词审音表》是读音规范的法规性文件,不执行会违法;没规定统读而可读今音可读古音的两读均可但我倾向于读今音,因为读今音有利于推普,有利于减负,而且我们也没有办法确切知道每一个字在不同时代的古音,即便知道也不好确定该按哪一个时代的古音去读。既然“佛狸祠下”之“佛”的读音可今可古且无关意义的理解,还是按今音来读好些,因为读今音符合语音发展变化规律,有助于减负,有助于推普。须知:一般的工具书对“佛”没有的注音啊!  

当然,对读音可今可古的字按今音读,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教学读音毕竟要“从众”,要遵从一般的读法及依据。为慎重起见,在上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前,我在语文出版社网站(语用规范化权威网站)的“在线答疑”上贴出如下请求:  

佛狸祠下的读音,有的教材注音为bi(去声),人教版未注音;有人主张按古音读bi(去声),有人主张按今音读fu(阳平)或读fo(阳平),有的公开发表的文章也主张按今音读……请问:这个字的读音规范没有?到底怎么读?依据是什么?  

第二天, 朱春玲 老师回答说:  

“ 邓 老师您好!这两种主张各有道理,没有谁下命令非得只执行其中一种。我查了《汉语大辞典》了,里面读;如果按今音读,是不是读为更恰当一些呢?读好像适用范围较窄,出现在仿佛中。以上供您参考!”  

有了 朱 老师的这个答复,我想按今音来读的勇气和信心更足了,于是,决定按今音来读。  

对这个字,语文版注音为bì,当是从古;人教版未注音,估计是出于审慎的考虑,似乎也有倾向于按今音来读的意图。  

对可今可古的字按今音来读,这也是著名学者、人教社教材编者 张中行 先生的观点。他认为:“一般说,追旧音不只不可能,而且没有必要,甚至不合算,因为我们是一贯用现代音寄托情意,如果换用生疏的音(假定办得到),那就会使感受的真切度和深度都受到影响。” [4]故他在《文言津逮》之《读音小议》一节中主张:“凡是照字面读而不影响意义的表达和理解的,就放弃另读”,如“仆射)”“无射()”“叶(shè)公好龙”之类的,完全可以放弃异读而读今音[5]。“佛狸祠下”之“佛”,当属“照字面读而不影响意义的表达和理解”之列,故不必读古音,可以读今音。  

然而,搜索古诗文朗诵的网上视频,发现有人特喜欢读古音,即便对统读字也如此,如将统读字“骑”读为jì、“胜”读为shēng、“思”读为sì……将统读字按古音读,有人还会理直气壮地说:“我读的是古音呀,《异读词审音表》规范的是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读音,管不着古音!” 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古音就是方音,《异读词审音表》不该管方音?  

参考文献:  

[1] 陆精康.“佛(fó)狸”,还是“佛(bì)狸”?J].语文知识,20008.  

[2] 彭秀英.佛狸祠的的读音J].学知报·教师版,201249.  

[3] 邓木辉.今人何必读古音J].语文教学之友,20066.  

[4] 张中行.文言和白话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7.  

[5] 张中行.文言津逮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

 

  

原载《中学语文》教师版2014年第2  

作品录入:邓木辉    责任编辑:邓木辉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