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巷》的好与不好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雨巷》的好与不好          【字体:
《雨巷》的好与不好
作者:郭晓伟    作品来源:原创    点击数:2416    更新时间:2014/2/28    

《雨巷》在中学语文课本里的出现,让更多的中学生知道、了解并喜欢上了戴望舒。虽然专家学者对这首诗有诸多解读,但中学生却更喜欢把这首诗当做爱情诗来读,这既切合本诗的特点也符合中学生的年龄特点。但笔者注意到一个现象,无论是学生还是专家学者对这首诗几乎都是毫无疑义的认同、褒扬。但如果真正去细读、分析,却并非如此,《雨巷》依然有它的不足之处的。我想只有认识到了它的好与不好,才能说我们真正读懂了这首诗。  

先来说说它的好。  

这首诗,无论是在戴望舒的创作史上,还是在中国新诗史上,都有其可圈可点之处。它是戴望舒最重要的代表作,它的发表使戴望舒很快成为一位引人注目的诗人,诗人也因这首诗获得了“雨巷诗人”的美称。当时《小说日报》的编者叶圣陶称誉这首诗为“替中国新诗音节开辟了新纪元”。清华大学中 文系 教授蓝棣之评价说:在戴望舒的所有诗作中,“若用平正、客观的标准去看, 即是说只要不以纯艺术的标准去衡量, 还是以《雨巷》为最好”。  

我们现在比较一致地认为这首诗的特点在于:朦胧的意境、含蓄的情感、具有音乐美的形式。  

作者为了能营造这种朦胧的意境采用了四个比较典型的意象:油纸伞、雨巷、丁香、姑娘。油纸伞有复古、怀旧、神秘、迷蒙的特点,小巷让人感到幽深寂静,丁香本身有着古诗传统,象征着美丽、高洁和愁怨,与此同时让它们出现在蒙蒙的细雨中,创设了一个朦胧的意境。姑娘便是在这个背景中出现,清雅凄美、缥缈哀怨的情韵也就必然呈现。亦真亦幻的姑娘与朦胧凄迷的背景互相映衬,彼此交融。四个典型的意象,让这首现代诗有了无限的古典美。  

诗中表达的思想感情很含蓄,使人难以明了诗人的情感。诗人借助这首诗想表达什么情绪呢?从诗中我们无法找到确切的答案,但这种情感的含蓄美给了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从而提供了多种解读的可能。有人把这首诗当作一首爱情诗来读,也有人把“姑娘”当作诗人心中朦胧的理想和追求,还有读者联系特定的政治背景,认为戴望舒作为一位曾经追随过革命而世界观又尚未根本转变的知识分子,内心难免痛苦失望有幻灭感,思想上消沉,行动上仿徨。时代和个人的忧愁交织在一起,催生他写出了这首诗。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都源于这首诗情感的含蓄美。  

“它回荡的旋律、流畅的节奏、音色交错的美感,魏尔伦、兰波等主张诗对音乐性的追求在戴望舒这首诗里得到了刻意的响应”。这首诗音调和谐,节奏舒缓。全诗七节,每节六行,每行虽然长短不一但诗句的停顿却很分明,有规律。诗中多处运用重叠和反复的手法。诗句的重叠反复,构成声音和感情的回环往复,强化了节奏,美化了声律,增强了诗歌的抒情色彩。全诗每节第三、六行押韵,一韵到底,保证了音韵的和谐一致,而句中韵(ang)的运用,是戴望舒新诗写作中的一大创造。如开头和结尾的两节中,“彷徨”“长”“望”“香”“样”,都是同一韵母ang的字,而且又恰恰和韵脚“长”“巷”“娘”韵母相同,这些字被有意识地安排在诗行内部,构成句中韵,在诗中不断出现,一再重复,并与句尾韵相呼应,形成了鲜明的音乐效果。  

《雨巷》就像一个抒情意味极浓的叙事短片,抒情主人公“我”与“丁香一般的姑娘”的交替出现或同时出场,构成一个完整的抒情性事件:第一节是期待;第二节是描写;第三、四、五节“姑娘”走近和远去;第六节是消散;第七节是失落和新的期待。一般来说“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反复出现,很容易陷入罗嗦的境地,诗人加入了叙事因素,使得每一次出现,都在事件的不同进程中,显示出既有整体感而又相对独立的意义,不仅没有重复拖沓之感,反而加深了诗的抒情意味,取得一咏三叹、余味无尽的艺术效果。  

   

以上所说都是《雨巷》的优点,也是许多人喜欢这首诗喜欢戴望舒的原因所在。以下让我们来谈谈它的不好。  

   

先看对他的整体评价:  

在新诗史上,戴望舒自有他一席之地,不过这地位并不很高。他的产量小,格局小,题材不广,变化不多。他的诗,在深度和知性上,都嫌不足。他在感性上颇下功夫,但是往往迷于细节,耽于情调,未能逼近现实。他兼受古典和西洋的熏陶,却未能充分消化,加以调和。他的语言病于欧化,未能发挥中文的力量。他的诗境,初则留恋光景,囿于自己狭隘而感伤的世界,继则面对抗战的现实,未能充分开放自己,把握时代。在早期的新诗人中,戴望舒的成就介于一二流之间。用中国古典与西洋大诗人的标准来衡量,他最多只能列于二流。  

   

再看对这首诗的评价:  

早期的成名作《雨巷》,在音调上确比新月之作多一些曲折,难怪叶绍钧许为新诗音节的一个新纪元。以今日现代诗的水准看来,《雨巷》音浮意浅,只能算是一首二三流的小品。以三、四段为例: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这样的诗境令人想起“前拉菲尔派”的浮光掠影。两段十二行中,唯一真实具象的东西,是那把“油纸伞”,其余只是一大堆形容词,一大堆软弱而低沉的形容词。“冷漠”、“凄清”、“惆怅”、“凄婉迷茫”、“寂寥的”、“太息一般的”、“像梦一般的”:数一数,十二行中竟有九个形容词。内行人应该都知道,就诗的意象而言,形容词是抽象的,不能有所贡献。真正有贡献的,是具象名词和具象动词,前者是静态的,后者是动态的,但都有助于形象的呈现。诗人真正的功力在动词和名词,不在形容词;只有在想像力无法贯透主题时,一位作家才会乞援于形容词,草草敷衍过去。“像梦一般的”是一个身份较为特殊的形容词,和“寂寥的”一类单纯形容词不同,因为它是依附在一个名词之上的。可惜它依附的是“梦”,不是一个鲜明硬朗的东西。诗人一旦陷入这些“不可把握的东西”(the intangibles)之中,要再自拔是很不容易的。  

   

以上评价出自余光中,我们排除掉文人相轻的因素,感性体验过后做一理性分析,不得不说余光中的评价是很有说服力的。  

我们有必要先来了解一下余光中:  

一、他创作兼通“四度空间”: 梁实秋 先生曾评价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不仅如此,除诗歌、散文外,他还是评论和翻译的高手。二、他一生大半时间流徙、漂泊。幼年时流落巴蜀,后背井离乡去了台湾,几度去美国,返台后又去了香港,直到临近花甲才定居高雄。三、他是台湾现代诗歌的主将之一,他迂回曲折的创作心路,不仅见证了台湾的现代诗歌,而且也是整个中国现代诗歌演进的缩影。  

由这样一位既精于创作又深悉理论,既熟知中华传统又亲身长期体验西方文化的人去评价戴望舒,我想应该更中肯、更有深度。  

   

以上谈了《雨巷》的好与不好:它的好,具有一定文学修养或文学感觉的人都很容易看出来、体验到;而它的不好却似乎只有内行大家方能看出。我想,一个真正的读者,不会因为喜欢某个作品而否认它的缺点,也不会因为它有缺点而全盘否定,那都将不会是深度的阅读。我们不否认它是一块玉,虽然有瑕疵。评价文学作品一个很重要的尺度是时间,《雨巷》从发表到现在已走过八十多个春秋,却没有被历史淹没,它曾经让无数的时人和后人砰然心动,我想这已足够,这足以说明它是一首好诗。虽然它有缺陷,但我们依然爱它。  

文章即将结束,突然想起归化美籍的英国诗人奥登为《19世纪英国次要诗人选集》写序时曾说:  

在我看来,一个诗人要成为大诗人,则下列五个条件之中,必须具备三个半左右才行:  

一、他必须多产;  

二、他的诗在题材和处理手法上,必须范围广阔;  

三、他在洞察人生和提炼风格上,必须显示独一无二的创造性;  

四、在诗体的技巧上,他必须是一个行家;  

五、就一切诗人而言,我们分得出他们的早期作品和成熟之作,可是就大诗人而言,成熟的过程一直持续到老死,所以读者面对大诗人的两首诗,价值虽相等,写作时序却不同,应能立即指出,哪一首写作年代较早。相反地,换了次要诗人,尽管两首诗都很优异,读者却无法从诗的本身判别它们年代的先后。  

 余光中 先生把上面五点概括为:多产、广度、深度、技巧和蜕变。这个标准固然有其局限和不足,但还是很可以作为一个比较有力度的标准的。按照这个标准,我们的戴望舒离伟大诗人确实还是很遥远,虽然他在当时很有名气很重要。不仅戴望舒,与他同时代的在中国新诗史上很有名气的徐志摩、闻一多、郭沫若等等也都相距甚远。中国新诗至今走过的路程将近百年,但大师真是廖若星辰、凤毛麟角,中国新诗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南志刚《古典意境的现代性转换——戴望舒<雨巷>解读》《语文建设》2005年第6  

余光中《余光中谈诗歌》江西高校出版社,200310月第1  

张新颖20世纪上半期中国文学的现代意识》,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北京)2001年版107  

尤晓娟《论戴望舒<雨巷>四美》《电影评介》200717  

蓝棣之《谈戴望舒的成名作<雨巷>》《名作欣赏》20021  

作品录入:郭晓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