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杏子          【字体:
杏子
作者:闫汝凯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66    更新时间:2013/6/22    

杏子  

杏子有两个哥哥,大哥黑娃,二哥海娃。杏子父亲早逝,撇下了孤苦的母子四人。母亲含辛茹苦地把兄妹三个拉扯大,枯槁的脸上已印满了深深的皱纹。  

杏子长到十七、八岁,正逢青年人找对象讲家又讲人那阵子。杏子家贫,两个哥哥平日里寡言少语,老实巴交,眼看就要迈入“光棍汉”的行列。杏子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渴望媳妇,渴望抱孙子,百年后也好向死去的老伴交代,可赶上这年月......  

提亲的终于来了。媒人吞吞吐吐了半天,杏子妈还没听出个头绪。杏子妈不耐烦,冲着说:“咱都不是外人,怎么今天也绕起弯子来。”媒人皱皱眉,沉默了一会子,便也说了。那意思是让杏子给哥哥换亲,未来的媳妇虽说不上俊俏,可也算得上一般可上的人,只是未来的门婿就是脚有点跛,年龄虽比杏儿大几岁,但人品好,还会一手木匠活。杏子妈听完,却拿不出一个主意。她觉得这个问题重大,便问黑娃,黑娃不作声,蹲在太阳底下只啪嗒啪嗒地抽烟,杏子妈便问杏子,杏子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继而是一片苍白。屋内死寂。好大一会子,杏子才说:“还是缓几天再讲吧。”杏子妈不言语。媒人走后,杏子躲在里屋,蒙上被子,狠狠地哭了一场。杏子妈愁眉不展,只叹命苦。  

清冷的月光静静地泻在这四口之家的小院里。邻居的欢笑在夜空里荡漾,却无论如何也驱除不了罩在杏子妈、黑娃、杏子心头的浓浓的愁云。三人围在桌子旁,杏子妈只连声叹气,黑娃却一根一根地吸闷烟,屋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杏子突然开了口,声音虽然很低,杏子妈,黑娃却听得真真切切。“妈,你也上了年纪,爸去的早,你把我们兄妹们拉扯大就很不容易了。我看这门亲事就定了吧。”说完,杏子眼睛有些潮了,她觉不出哪来的那股勇气,她只感到她在履行一项重要义务且义不容辞。半晌,杏子妈紧紧搂住杏子,泪水打湿了杏子的那件漂亮的小红褂。这时,月亮已移过中天,月光也悄悄溜进屋里,就在黑娃身旁。  

杏子结婚那天,村里许多人都来看。杏子木着脸,不哭也不笑。她表面平静得如一泓清水,可内心却乱得如一团无头绪的麻。她听不出周围人议论着什么。她不管这些,她只机械的在别人的簇拥下一步步往外走。她听见一阵刺耳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两眼一黑,便上了车。杏子此时觉得好困好困,便一下子瘫软在车厢里。围观的人们一片唏嘘。车子“突突”一串浓烟,撩起一道灰土,向西驶去。  

不料,二年后,杏子又回到了生她养她的王家村。村头巷尾都在谈论着这个难以令人置信的消息。  

“这男人也真是,自己不争气,不老老实实做你的木匠活,还挺耍威风,喝啊赌的,动不动就拿杏子出气。”  

“也怪杏子,他腿脚不灵便,给他硬拼个死活,下一次,他还敢。”  

“唉,杏子,这闺女命真苦。”  

杏子回娘家后,黑娃媳妇也撇下一个女孩恋恋不舍地走了。  

第二年,杏子又嫁了人,还是给黑娃换亲。  

作品录入:yanrukai 闫汝凯    责任编辑:yanrukai 闫汝凯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