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名拾趣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红楼梦》人名拾趣         ★★★ 【字体:
《红楼梦》人名拾趣
作者:李国华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97    更新时间:2013/5/16    

“十年一觉迷考据,赢得红楼梦魇名。”《红楼梦》中处处暗藏机关,饱含寓意,不啻为考据迷们提供了最佳素材。
    曹雪芹著《红楼梦》无处不用巧思,一切描写从塑造人物出发,连给人物命名也不放过。《红楼梦》中的人物众多,曹雪芹起名很注意人物的性格化,用字奇,字面广,有的用的是鸟名,有的是花名,有的是宝珠玉器的名字,丰富多彩,富贵高雅。许多人物的名或字,或几个人的名字合起来,都是大有深意的。有的暗示了人物的命运,有的则是对情节发展的某种隐喻,有的概括了人物性格的某些特点,有的是对人物行事为人的绝妙讽刺,有的是人物故事的某种暗示等等。细玩之,颇有意趣。

《红楼梦》开篇不久,曹雪芹就绕了个弯子虚构了一个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的神话,让空空道人看到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多年的“石兄”的故事,那故事“朝代年纪,地舆邦国”都“失落无考”,也“毫不干涉时世”。这是雪芹先生为了躲避文字狱故意用“假语村言(贾雨村)”把“真事隐去(甄士隐)”。类似现代小说或电视剧中出现的“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之类的免责声明。……
  四大家族的故事一开始是通过甄士隐贾雨村冷子兴刘姥姥由远及近,从外到里去讲述的,不管贾家还是江南的甄家,这四个人讲述的故事都是“真(甄)假(贾)难⑴(冷)留(刘)”,意味着四大家族一败涂地的悲惨下场。在太虚幻境警幻仙姑让宝玉喝的茶是“千红一窟”,饮的酒是“万艳同杯”。其实是寓意贾家到后来“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整个红楼女儿最后也就都没有好的结局: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再如宝玉、黛玉、宝钗和妙玉,这是书中的四个主要人物,他们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曹雪芹的起名,可谓煞费苦心。贾宝玉则是“假宝玉”,是一块具有反叛精神的“真顽石”。钗、黛都和妇女妆扮有关,它们代表着两种不同类型的封建少女。“宝玉”二字,一分为二,“宝”字和“钗”相连,成了宝钗;“玉”字则和“黛”字相连,成了黛玉。这种设计,在相当程度上,概括了《红楼梦》中的情节:宝玉本钟情于黛玉,结果却与宝钗联姻。妙玉和宝玉,在思想性格上有极其相似之处,故两人都有一个“玉”字,妙玉成了宝玉的一面镜子。秦可卿,乳名兼美,字可卿。其“兼美”,是兼有黛玉宝钗二人之美。宝钗圆融,黛玉孤傲;宝钗宽平,黛玉尖刻;宝钗随分从时,黛玉目下无尘;宝钗藏,黛玉露;宝钗曲,黛玉直;容貌举止方面,宝钗丰满,黛玉削瘦;宝钗健壮,黛玉羸弱;宝钗稳重,黛玉婀娜。而可卿“其鲜艳妩媚,又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有如黛玉。”能兼宝黛二人之美的正是可卿。可卿者,“可亲”也。故警幻对宝玉进行性启蒙时,就是让可卿与宝玉配合当那美差的。            宝玉的姐妹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元春“在那见不得人的地方”,后来“虎兔相逢大梦归”,年青青的就寿夭了;迎春嫁给孙绍祖后仅一年,就被作践得“侯门艳质如蒲柳”,“公府千金似下流”;可怜迎春“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梁”;探春才识过人,但后来“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撒泪远嫁;惜春“勘破三春景不长,淄衣顿改昔年妆”,做了尼姑。有人将“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姐妹的首字理解成“原应叹息”,感叹四人短暂的青春年华,也有人将这四个字理解成“原因探析”,大概是探析封建社会衰败直至灭亡的原因吧!
    甄费,字士隐。他家的丫头娇杏,“偶因一回首,便为人上人”,雨村发迹后成了他的夫人,后来又成为正室夫人,实乃“侥幸”。士隐的女儿英莲,是甄家的掌上明珠,元宵夜被佣人霍启抱去看灯,被拐子拐卖。从此“祸起(霍启)”:房子被烧了,士隐出家了,英莲长到十二三岁时被拐子卖给了冯渊,接着又被拐子卖给了薛蟠,一女二卖,各不相让,薛蟠打死冯渊,贾雨村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案子,冯渊永远“逢冤”。英莲被薛蟠买去,成了薛蟠的侍妾后更名“香菱”,后来又被夏金桂改名“秋菱”。用肃杀之秋易温润之香,完成了判词里的“水涸泥干,莲枯藕败”的画境,走上了不可避免的“真应(可)怜”的悲剧结局。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能保护,英莲的父亲甄费“真(是)废(物)”。
    王熙凤接济过刘姥姥,她的女儿,由刘姥姥取名“巧姐”。后阿凤事败,巧姐被其缺德冒烟的舅舅王仁拐卖,王仁真是“忘仁”!巧姐后被不忘熙凤恩情的刘姥姥赎救,也真是“巧得遇恩人。”平儿性格和顺,在贾琏和熙凤之间搞平衡走钢丝,同时又把许多被琏凤二人惹来的矛盾麻烦拒于门外,巧妙化解。故平者,“平(衡)”也;平者,“摒”也。平儿是“瓶儿(摆设)”。
    贾雨村名化,表字时飞。他忘恩负义,落井下石,徇情枉法,讥其“实非”实不为过。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和贾雨村一起被革职后又起复再用的旧员名叫张如圭(“如鬼”)。
    贾政,整天一本正经,是满嘴“仁义道德”的伪君子;治家无能,导致贾家一败涂地;为官也很失败,放了江西粮道,一任手下胡为。教育宝玉从来不知鼓励,死板,苛刻,不苟言笑,时时以严父形象出现。宝玉不好也就罢了,好了也不说一句好。还动辄“叉出去”,“该打!”“更不好了”。就是这样一个正统封建礼教的化身,却偏偏喜欢恶俗不堪的赵姨娘,还居然养了个一肚子坏水,刁险阴损、龌龊不堪的环儿。真正是一个“假正(经)”!再看他身边相与的那些清客相公,不是专门“沾光(詹光)”的,就是“善于骗人(单聘人)”的,或者是“不顾羞耻(卜固修)”的,他手下管库房的总管则是个“无星戥”(吴新登),库房还能管好?
    薛蟠,出了名的呆霸王,把唐寅念成庚黄,写诗只会苍蝇蚊子的瞎哼哼,偏偏字叫“文龙”,何“文”之有?真让人大跌眼镜!“文虫”而已。
    赖大的儿子赖尚荣靠主子贾家提携也当了官发了财,十足的“依赖主子(上)而荣”。
    《红楼梦》中的人名大量地使用了谐音。贾链的名字则更直接暴露了其本质“假廉”,是个不知廉耻的荒淫之徒。王熙凤是“枉”为(言语、秉性)“犀”利“锋”快的女人。至于上文中提到的“妙玉”是庙中的玉石,表明了她的身份,原是出家人。秦可卿则是“情可钦(亲)”,冯渊是“逢冤”,袭人是“戏”子(蒋玉函)的“人”。秦钟也是个“情种”,卜世人就是“不是人”,地名“青埂峰”则是“情根峰”等等。

《红楼梦》以其博大精深的内容涵盖量成为中国文小说史上一座至今无人能超越的丰碑,人名拾趣只触及到一点皮毛而已。

注:⑴《广韵》:冷,难,音相近,可相通。

作品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