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遥想妈妈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清明,遥想妈妈          【字体:
清明,遥想妈妈
作者:阙万松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44    更新时间:2013/4/4    

 

遥想妈妈

贵州省铜仁第一中学   阙万松

  

 

很早就想为妈妈写点什么。只是一提笔,我心里就难受。  

今天,恰逢清明,偏偏天公又不作美,下起雨来,哗啦哗啦的,这哪里是杜牧笔下的雨纷纷呀?简直是我笔下的泪奔奔。此刻,我不能前去妈妈的坟前为她老人家挂亲,我只能借助文字来寄托对妈妈的哀思。  

谈起妈妈,我们都有说不完的话,诉不清的情。  

一、出生  

我出生情景,我不清楚。  

只是后来听大人们谈起,我们出生的那年月,正式计划生育刚刚开始没好久。那一年,我们寨上出生的孩子有十多个,我算其中之一,按照父母的说法是“十四年杠子”。可想而知,队伍是多么的庞大。长大后,我们那十多个孩子都比较耍得来。  

要知道,父母是四十多岁才有了我。我很感谢父母,要是计划生育提前得早,我不晓得我阙万松到底在何方。  

据说,我出生的时候,斤两很小,不过现在也不大。不管大与小,我来到世上都很幸运,我都要像史铁生的母亲对他说的,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二、陪读  

谈起陪读,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可能就是觉得孩子不听话的时候,父母从遥远的地方来照顾他们。在我的童年记忆里,陪读不是这样。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进小学了。  

在我人生历程里,我算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母亲都很爱我,因为我小时很爱读书,尽管后来在读书求学上出息不大,但是都很得到妈妈的喜爱,以至大哥二哥都嫉妒。无法,随叫我是家中最小的呢,人们不是常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嘛?为了能雪平哥哥们心中的“怒气”,我还得好好表现自己,那就是要努力读书。  

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读书的好料子,所以,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她就在油灯下边纳千层底边陪我读书。她习惯听我读书的声音,我也很爱听她纳鞋底时麻线穿插鞋底的声音,这两种声音丝毫不影响彼此做事,好似奏响的人生乐章。  

在妈妈在旁边,我经常读从一年级的《小猫钓鱼》、《小公鸡和小鸭子》到六年级的《桂林山水》等课文,有时还帮妈妈讲这些文章的含义,她偶尔点头表示清楚了,虽然她不懂字。  

在这读书和写字的过程中,偶尔看看妈妈那渐白的头发。妈妈也偶尔敲打我的头颅,因为我有时看得她不好意思。  

在妈妈的陪伴下,我走完小学的七年历程。进入中学后,我没有再享受过妈妈的陪读。参加工作后,有一天,我把电灯关了,点上蜡烛读书,虽然有朗朗读书声,但总找不到当年那种感觉,有的只是一个人读书的声音和渐渐流下的泪水。  

三、下跪  

在我人生旅程中,我跪的次数数不清,每次下跪的地方都是在堂屋祖宗牌位下。  

其实,仔细想起来,我总觉得跪的原因都不是我的错,但我为什么又着跪呢?  

我只知道,有两次的下跪让我对妈妈“恨之入骨”。  

在读幼儿班的时候,阙钟奎老师因有公事出差了,就请另外一个老师来代。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被那代课老师骂,我至今都还不知道。被骂了之后,我就不去读书。  

中午,其他孩子都去读书,妈妈看到我一个人还在我家对门的木林堡晃荡,“老满,老满……”这是妈妈在叫我,我知道妈妈晓得我没有去上学,我赶紧藏到岩头后面。最终,还是我那大大的书包害了我,被妈妈发现了。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怎么说,他拿起身边的木条就来打我,我偏偏又不往学校跑,索性边哭边跑到家里。  

妈妈追到我之后,结果就是到堂屋跪祖宗。那一天,我旷了读书生涯中的第一节课。  

第二次下跪,我到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只是,偶尔听到那代课老师说我父亲骂他,他还说什么“花鸡公”之类的话,我至今都还在“考证”那“花鸡公”到底是什么话。当然,我也被那代课老师骂了,最终又选择旷课。  

这次,我可没有上次幸运。我这此选择的是我们家旁边的岭岭上,因为那里大树多,我觉得好躲,最终还是被我家二婆告状了。妈妈这次不问为什么,直接打我,我又选择回家,因为我不敢去上学呀。  

跪了祖宗之后,这次想旷课都旷不了了。  

妈妈用竹条直接护送我去上学。从我家到学校还是有一段路程,在路上受够了皮肉之苦,我也不知道为了少受这点折磨去选择走快路,我可是一千个不愿意去上学呀。  

妈妈最终还是没有护送我走完那段路程,她只是在鸡公岭尽头处看着我走进台旺小学幼儿班的教室。  

走进教室后,我开始了我用仅有的如一节指拇长的铅笔写字,这节铅笔还是我从家里一直拿到学校啊!母亲后来也一直在说我舍不得丢掉那一小节铅笔;我现在都还在想我当时为什么就没有丢掉那点铅笔呢?  

这一下跪就跪完了我的小学。  

 

作品录入:阙万松    责任编辑:阙万松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