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西瓜

【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一个西瓜          【字体:
一个西瓜
作者:高辉    作品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72    更新时间:2013/3/21    

 

   一个西瓜

   

       北大附属实验学校 高辉    

   

    炎热的夏天,没有一丝风。一切都像被烤熟了似的,树叶无精打采地沾满了灰尘打着卷粘在树梢上;煞白的柏油路面踩上去绵软软的,炙人的热气顺着脚底裤腿直往上钻;知了好像也热得够呛,趴在树上也懒得动弹,一丝声响也没有。这鬼天即使什么活也不干,照样汗流浃背。

    马路牙子上,一棵老榆树的树荫下,一辆破旧的驴拉的架子车,驴耷拉着脑袋站在离车不远的空地上,不时地摇几下尾巴,驱赶那嗡嗡作响的令它深恶痛绝的苍蝇。地上几棵半死不活的草,驴张大着鼻孔也懒得去理它们。架子车上堆满了西瓜,有切开用来招徕顾客的样品,鲜红的瓤,黑黑的籽,令人垂涎三尺欲去不能。车旁站着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十来岁大小的男孩儿,应该是一对母子。看来生意也不好做,大热天的,城里人也懒得出来,一走一身汗。

    偶尔有一辆汽车从马路上“突突”地驶过,着急忙慌的,荡起一阵烟尘,泼溅到瓜车和母子身上。男孩张了张嘴,想喊一声“卖西瓜咯”,但干涩的空气和沙尘使他欲言又止,“卖……”他刚喊出了一个字,热浪将其他几个字连同唾沫一起给压了回去。他感觉嗓子眼像着了火。

“娃,吃半块儿瓜吧,再不吃就坏掉了!”母亲建议说。“俺不吃,娘,咱还指望这车瓜换俺下学期的学费呢!”母亲还想说些什么,但终于还是止住了。

    终于,母子眼前出现了一丝灵动的光,一个穿着雪白短袖衬衣打着领带手里拎着一个黑皮包的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从马路对过姗姗而来,他的头发梳得如同他穿着的皮鞋一样乌黑锃亮。

   “唉,卖瓜的,西瓜多少钱一斤?”还没等母子俩开口,老板已经迫不及待地问话了。“5毛”,母子俩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好,好,这鬼天气要死人的,给挑个大个儿的,约一下!”妇女在瓜车上扒拉了好半天,终于挑了一个最大个儿的,用手拍了拍,发出“咚咚”地沉闷的声响,然后放在破布包里用称约了一下,“136两!”妇女报了一下斤数。“不熟不沙不甜不给钱哈,在这吃的!”老板又补充了一句。“好好好,不熟不沙不甜不要钱,您放心好了!”妇女应和着。

   “噌”,一刀下去,薄薄的刀刃刚碰到绿黑相间的瓜皮,瓜就“嘣”的一声炸裂了,露出鲜红瓤和黑黑的籽儿。“好,好瓜呀!”老板情不自禁地嘻嘻地笑着,露出一颗金镶的牙。

   “孩子多大啦?上没上学呀?”,老板边吃边和母子搭讪。“十三啦,刚上初中。”母亲诺诺地回应着。“上学说实话也没什么用,赚钱才是硬道理!” 老板越说越兴奋,顺眼瞄了瞄自己的西装革履。“农村的孩子除了上学,就只能在家种地了,没别的出路,家里孩子多,上学都上不起呀!”妇女搓着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被切成块的西瓜,在老板风卷残云般的饕餮之下,越来越少!老板也好像得了清凉西瓜汁的滋润,越发兴奋起来,流着汗的脸也渐渐红润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一辆出租车驶了过来,老板招了招手,用领带拭了拭带着西瓜汁液的嘴角,心满意足地潇洒地扬尘而去了。相形见绌的母子似乎还沉浸在老板的夸夸其谈中。

   “娘,那老板还没给钱呢!”男孩尖叫起来。“啊!是呀,是呀,怎么没给钱就走了呢?”妇女也惊叫起来,“十多斤的瓜呢,68毛钱呢!”妇女指着出租车消失的方向,“娃呀,快、快、快,你快追上去,看能不能找到那个人!”

   男孩箭一般射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娘,走远了,俺根本追不上那辆车!”男孩用手掌抹了一把脸上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此时空气好像都凝结了。

   68毛钱呀,咱们车里最大的一个瓜呀!”妇女急得直跺脚,快要哭出来了!

   “娘,你看!”妇女顺着男孩手指的方向,看见一个乌黑乌黑的包正悠闲地挂在自家架子车的车把上。“娘,那人肯定是只顾溜了,把包落咱车上了!”

   “呲”一声沉闷的声响,妇女拉开了那个乌黑乌黑的包,母子俩都惊呆了!天哪!20多沓整整齐齐的鲜红的百元大钞,比鲜红的瓜瓤还要红。“娘,至少20万,俺数过了!”妇女用眼狠狠地瞪了一下男孩,男孩随即沉默了。

    妇女紧紧抱着那个乌黑乌黑的包,坐在马路牙子上,望着那辆车消失的地方出神。

    直到太阳落山,母子也没等到那个老板的出现。这时一个穿着制服带着袖章的城管队员骑着摩托车疾驶过来,“随地乱摆摊,都警告你们多少次了,天都黑了,再不走就给你们开罚单了啊!”

    妇女从马路牙子上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土,她的腿有点发麻,双手托起那个乌黑乌黑的包,“同志,有一个老板……麻烦您把这个包交给他!”

当驴子拖着疲惫的身躯,拉着车子唧唧哇哇往回走时,热气已消散了不少。妇女在前面赶车,男孩舒展了四肢仰面躺在瓜车上,未卖完的西瓜有点儿硌得慌!满天星斗,在夜空中眨着神秘的眼睛,“娘,俺下学期还能不能上学?”男孩的声音久久在母亲耳边和夜空中盘旋。

 

作品录入:尧萍    责任编辑:尧萍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