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中学名师 >> 钱梦龙 >> 正文
一个“不合格教师”的人生轨迹         ★★★ 【字体:
一个“不合格教师”的人生轨迹
作者:钱梦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0/5    
  我是一名学历不合格的教师。1948年初中毕业,仅读了三个月的高中,就因故辍学;1949年参加教育工作后,也从未接受过任何形式的学历培训,直至退休,我的“最后学历”仍是初中毕业。按如今教育人事部门的规定,“学历不合格教师”就是“不合格教师”,应在淘汰之列。但我居然不仅胜任了中学语文教学,还获得了好几个对我来说太过奢侈的称号和荣誉。我的人生之路究竟是怎样走过来的?不少关心我的朋友都有过这样的疑问。
  我从小智力平平,加以顽皮贪玩,常常逃学, 在小学五年级之前累计创造了留级三次的“辉煌记录”。老师对我已丧失信心,我自己也以“差生”自居,不图上进,在自卑心理的支配下稀里糊涂地打发日子。要不是在小学五年级留级以后遇到了一位令我终身铭记的好老师,真不知道我现在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姓武,在我小学五六年级时,教我班国语(语文)兼级任老师(班主任)。我现在虽然已经想不起他上课时许多生动的细节,但可以肯定地说,他绝对是一位优秀的语文老师。他之所以让我铭记终身,倒不完全因为他的课上得好,而是他教我做的一件事,整个儿地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一天放晚学后,他把我留下,说是要教我“四角号码查字法”,看我能不能学会,来验证我是不是像人们所说的“聪明面孔笨肚肠”。经过他的指点,我居然很快就学会了这种查字法!他很高兴,于是交给了我一个任务:自备一本《四角号码小字典》,在教新课之前先把课文中生字新词的音义查出来,抄在黑板上供同学们学习。这件事对于我——一个长期被自卑感压得抬不起头的孩子来说,简直是一项无上光荣的神圣使命!一个学期下来,我不仅学会了熟练地使用工具书,而且养成了课前自学的兴趣和习惯,也不再逃学了,学习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到小学毕业的时候,武老师在我的成绩报告单上竟写下了“该生天资聪颖”这样的评语,他也许没有想到,这句评语对一个长期被自卑感困扰着的“差生”有多么重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逐渐萌发的求知欲的驱动下,我开始了读书自学的“兴趣之旅”。
  确实,我读书全凭兴趣,既无计划,也谈不上下过什么苦功。进入初中以后,先是对古典诗词发生了兴趣,当时买到了一本《唐诗三百首》和《白香词谱》的合编本,于是先从读唐诗入手,凭着一本《诗韵合璧》,居然无师自通地弄懂了平仄,而且学会了按照平仄规律有板有眼地“吟哦”,一个学期下来,竟把三百多首唐诗全部背了出来,连《长恨歌》《琵琶行》这样的长诗,也能一背到底,不打“格楞”。接着又读《古文观止》,随后又扩展到读一些比较专门的集子,如仇兆鳌的《杜诗详注》,还做过一些札记。也爱读一些诗话词话,如《随园诗话》《白雨斋词话》等。傅庚生的《中国文学欣赏举隅》、俞陛云的《诗境浅说》是我接触最早的两本当代人写的文学启蒙读物。鲁迅的杂文和小说、林纾用“太史公笔法”翻译的《巴黎茶花女遗事》《黑奴吁天录》等外国小说,都让我爱不释手。
  读唐诗,读古文,遇到的生字、典故多了,小学时买的那本《四角号码小字典》已经被厚厚的《辞源》代替。这部《辞源》现在还在我的书架上,只是已经“老态龙钟”,原来的封面早就掉了,我为它用牛皮纸糊的第二个封面,也已经残破;书页全已发黄,书角书边由于手指常年的触摸、翻动,已呈灰黑色。它早就“退休”,但我在书架上仍给它留出一个应有的位置,像供奉一位长辈似的供奉着它。因为,它从我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恪尽职守地为我服务,形影相随几十年,它给予我的知识和教益,超过了任何一位中学国文教师所能给予的;在我初中毕业后失学的日子里,又是它鼓励我选择了自学——在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里,它辅助我获得了一份不以文凭为标志的“学历”。它是我的老师,也是我读书自学的见证人,书边上那些灰黑色的指痕,就是它为我开具的“学历证明”。这些当然都是后话。
  书读得多了,就不免“手痒”,便开始胡乱写些东西,尤其爱写旧体诗,在发表欲的驱使下,竟然还自作主张办了份名为《爝火》的壁报,至今我的“诗稿”中还保留着当年发表于《爝火》的好几首“少作”,虽然没有什么诗味,但多少可以看出我那时的精神状态。比如,初中二年级时学校组织学生到杭州旅游,我的诗稿里就留下了一首五律《登杭州南高峰北高峰》:“不见摩天岭,双峰自足奇。未穷最高处,已觉众山低。俗境随尘远,飞鸿与眼齐。还须凌绝顶,莫待夕阳西!”以登山为喻,表达了一个“少年读书郎”的志向,和小学读书时那个“差生钱梦龙”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除了课外读写,在课内国文学习上我也“发明”了一种独得之秘的学习策略,即在老师讲新课之前,先立足于自己消化课文,到听课时(当时的国文老师都是一讲到底的)就把自己的理解和老师的讲解比较、对照、印证;一般学生都忙于听和记,我则把听和记的过程变成了一个饶有兴趣的思考过程,既学活了知识,印入也特别深刻,到国文考试时,不必怎么复习,成绩也稳居第一。至于我的阅读和写作能力更远远高出于一般的初中学生,连不少高中生都是我的《爝火》的忠实读者。
  综观我初中阶段的学习,尤其在国文学习上,呈现出一种明显的自学倾向。也许正因为有初中四年自学的“学历”垫底(我由于中途转学, 多读了一年初二,总共读了四年初中),毕业后我才能毫不沮丧地面对失学的现实,坦然选择了一条读书自学之路。
  195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竟使我这个才初中毕业的20岁“大孩子”阴差阳错地成了一名中学美术教师,1952年以后又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成了专职语文教师。那时的我,对语文教学可谓一窍不通,语文知识的准备也远远不够。但我仗着自以为还有点国文“底子”,尽管身无“金钢钻”,却满怀信心地揽下了这桩“瓷器活”。我想,读书自学既然能使我学好国文,肯定也能帮助我的学生学好语文。于是,“怎样教会学生读书自学”成了我的语文教学的“主攻方向”。这实在是一次因为无知所以无畏的选择,绝不是因为有什么“超前意识”,只是凭我独特的“学历”,觉得语文只有这样教才不致误人子弟。
  为了指导学生自己阅读课文,我备课首先考虑的不是怎样“讲”文章,而是自己怎样“读”文章。每教一篇课文之前,我总要反反复复地读,或朗诵,或默思,或圈点,或批注,直到确实“品”出了味儿,才决定教什么和怎样教。所谓“教”,也不是把自己已经认识了的东西全盘端给学生,而是着重介绍自己读文章的思路、方法和心得,然后鼓励学生自己到阅读中去理解、品味。我发现,任何一篇文章,只有自己读出了感觉,才能把学生读文章的热情也“鼓”起来。有时候自己在阅读中遇到了难点,估计学生也会在这些地方发生困难,就设计几个问题,让学生多想想;有时候讲一点自己阅读的“诀窍”,比如面对一篇文章从何入手、如何深入等等;自己爱朗读,有些文章读起来声情并茂,就指导学生在朗读中体会声情之美;自己读文章习惯于圈圈点点,读过的书页上朱墨纷呈,就要求学生凡读过的文章也必须留下阅读的痕迹;自己课外好舞文弄墨,还杂七杂八地看些书,学生在我的“言传身教”下,也喜欢写写东西,翻翻课外读物。总之,用传统的教学观念看,我的课上得有些随便,既没有环环相扣的严谨结构,也不追求“鸦雀无声”的课堂纪律。但学生学得倒也不觉得乏味,教学效果居然差强人意。1956年我被评为优秀教师,开始执教高中语文,并担任了学校语文教研组长,这更坚定了我“鼓励学生读书自学”的信念。那时自然不会想到,教学起步时认定的这个方向,会成为我语文教学上毕生的追求。
  比较自觉地提炼自己的教学理念,则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
  经过反思和总结,我开始明确:我的教学既然立足于学生自己的阅读实践,那么学生当然就是阅读的主体;但学生毕竟是不成熟的阅读者,因此在他们自主阅读的过程中离不开教师必要的指导。一方面是学生的阅读实践,一方面是教师的指导,师生之间自然形成一个教师“导”、学生“读”的互动过程,这一互动的过程就是阅读训练。于是,我把这种认识提炼为三句简明的话——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训练为主线。但“三主”作为语文教学的基本理念,其价值的体现,还有赖于在操作层面上得到落实和保证。于是我又提出了“三式”——自读式、教读式、复读式。“三主”与“三式”共同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语文教学体系,我把它命名为“语文导读法”。1989年出版的《心理学大词典》把“语文导读法”作为词条采录。著名心理学家朱智贤主编的这本《心理学大词典》,在第三次全国教育科学规划会议上被确定为国家级重点科研项目,被它收为词条,至少说明了学术界对“语文导读法”的认可。可以这样说:“语文导读法”的提出,是我读书自学历程的一个自然的归宿。
  回视自己历时半个多世纪的人生轨迹,充满了戏剧性:少年时代是“差生”,从教后是“不合格教师”,中间又几经政治风雨,坎坷颠踬,但我竟然没有虚度此生,老来回忆,尚能差堪自慰。这靠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
  认定了目标以后,就要以恋人般的痴情,宗教信徒般的虔诚,革命志士般百折不挠的意志,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地紧追不舍。
  是答案,也是我的人生箴言。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