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中学名师 >> 李镇西 >> 正文
与苏霍姆林斯卡娅一席谈         ★★★ 【字体:
与苏霍姆林斯卡娅一席谈
作者:李镇西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4/25    

“如果你不爱孩子,你就从事别的职业吧!”

       ――与苏霍姆林斯卡娅一席谈

 

在乌克兰出席纪念苏霍姆林斯基九十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期间,乌克兰教育科学院院士、苏霍姆林斯基的女儿苏霍姆林斯卡娅出席了我们中国教师代表团的小组讨论。早在十年前,我就认识卡娅了,但我心中一直有几个问题没有机会当面向她请教。因此,今天我借此机会和她做了比较深入的交流。

其实,苏霍姆林斯卡娅本人也是一位卓有成效的教育学者。作为苏霍姆林斯基教育遗产的法定继承人,卡娅整理出版了其父亲的许多重要著作,不遗余力地宣传其父亲的教育思想;作为乌克兰教育科学院教育史和教育理论部的部长,她在其研究的领域颇有建树。

因为老朋友了,所以我的提问便单刀直入:“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您父亲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卡娅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思了片刻,好像进入了一种美好的回忆:“我父亲对我最大的影响,不是他的成就和他的威望,而是生活中,他的一言一行,比如怎么对待孩子――包括自己的孩子和其他的孩子,怎么对待工作,这些方面,无形之中教育了我,影响了我。”

坐在卡娅身旁的乌克兰教育部前副部长萨甫琴科女士补充说:“我认为,苏霍姆林斯基对她最大影响的是,真诚,和有良心。”她好像怕我不理解,又补充说:“不是所有的人都善良,都喜欢真话,但苏霍姆林斯基他就说真话,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喜欢他,但他坚持说真话。”萨甫琴科女士是在说苏霍姆林斯基,但我理解,她也是在说她眼中的卡娅。

卡娅还沉浸在美好的在回忆中,她说:“我举个例子,还在五年级或六年级的时候,当时我数学课不是很好,我想找爸爸帮帮我,帮我解一道题,当时我爸爸一如既往地在办公室工作,我就在旁边对爸爸说,爸爸,这道题怎么解?你教教我吧!爸爸说,我现在挺忙的,你等一等,等我忙完以后再帮你。然后,爸爸就一直在工作,我也就一直在那里等着,可等了很长时间,我实在太困了,等不了了,就睡着了。后来爸爸忙完以后,看到我睡着了,就把我摇醒了,说,你怎么能够睡呢?你应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呢!怎么能够睡呢?然后就给我讲解我那道题,和我一起讨论。通过这样一件事,既反映了苏霍姆林斯基对自己工作的态度,还有对自己孩子的态度,即应该培养孩子怎样的品质?等等,这些都影响着我。”

卡娅说这些的时候,很动情,好像说的不是往事,而是发生在昨天的事。

我不禁说:“听您回忆起您父亲,我很感动。那么您现在经常想起你父亲吗?或者说,你常常在什么时候最容易想到您父亲?”

卡娅笑了,开玩笑说:“噢,你这个问题是心理学的问题,需要心理分析。”然后她马上收敛起笑容,又开始回忆。她说:“我跟妈妈生活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非常长,妈妈也曾是爸爸学校的老师,也曾是爸爸的助手,爸爸去世后,妈妈整理爸爸的著作以及相关的资料,写一些回忆录,帮着整理爸爸著作的目录等等。通过妈妈在做这么一些事情的过程中,我更加了解父亲的一些情况。另外,妈妈比爸爸多活了三十多年,我一直和妈妈在一起,在这段时间,通过妈妈不断地整理爸爸的东西,我也不断地回忆并了解我的父亲。五年前,我妈妈去世了,我的感情非常空虚,也非常沉痛,我感觉我不仅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爸爸。”

我知道,苏霍姆林斯基夫人也是一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她和苏霍姆林斯基的结识也颇有意思,甚至可以说“浪漫”。苏霍姆林斯基参加卫国战争,因不幸负伤而被抬下战场在后方医院治疗。伤好以后,战争已经结束,他便在当地继续做教师,同时担任教导主任。这时,一位州立中学的女校长前来视察教学工作,苏霍姆林斯基因此结识了这位美丽的姑娘,后来两人成了恩爱夫妻。苏霍姆林斯基任巴甫雷什中学校长,她也作为这个学校的老师,和丈夫一起住在学校,以校为家,把整个心灵献给教育和孩子。

卡娅继续说道:“再一个,因为我也是从事教育史的研究以及教育问题的研究,在我自己的专业研究中,也不断地思考一些问题,自然会想到父亲,自然会读他的许多著作。父亲这些著作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可以说教育的方方面面的问题,父亲的著作都涉及到了,我感到父亲所研究的问题是一个教育的系统,方方面面都涉及到了。现在乌克兰教育也在改革中,在结构和重建的过程中,大家在思考学校的发展方向问题,我也在思考在比较现在遇到的问题,和苏霍姆林斯基当时在著作中所谈到的所思考的学校管理和改革,我在不断地对比,不断地思考,这都使我不断地想到我的父亲。”

是的,苏霍姆林斯基对教育的研究和实践“是一个教育到了系统,方方面面都涉及到了”,但是,我认为,贯穿于这个系统的是“人”。苏霍姆林斯基曾在其《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中精辟地指出:“教育,这首先使人学!”

我对卡娅说:“我在读您父亲著作的时候,深深感到您父亲教育思想的精髓是‘人性,个性,创造性’。所谓‘人性’就是把孩子当人,而不是机器;所谓‘个性’就是根据不同的孩子,施以不同的教法;所谓‘创造性’,有两个含义,一是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和实践本身富有创造性,不是简单的重复,二是他非常注重培养孩子的创造性,把孩子培养成富有智慧的人。我不知道我的这个理解是否恰当,想听听您的评论。”

卡娅说:“你的理解完全正确。我想补充的是,我认为苏霍姆林斯教育思想是一个体系,不是一成不变的,是动态的,也在发展。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我父亲强调的东西也有所不同,或者说有所侧重。比如,最开始也许强调的是集体的,再往后强调的是个性和个性的发展,在不同的阶段都体现出他研究一个重点,一个变化,有可能前一个是后一个的原因,也可能后一个是前面一个的原因,或者结果,总之互为因果,是交叉的,不是固定的,是变化的。苏霍姆林斯基也有不变的,那就是他特别强调要发挥人自我的东西,就是孩子本身的东西,自我教育,自我学习,自我建构,这个是不变的,调动孩子本身所具有的潜力和能力,是不变的。所谓‘以不变应万变’。另外,除了你说的这三点,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中最重的一点,还有劳动教育,这里的劳动,不仅仅是指体力劳动,还包括脑力劳动,他认为孩子每天时时刻刻都在劳动,每天都在思考。这里面还包括自然教育,美的教育,就是美育。苏霍姆林斯基的劳动教育观有一个特点,这个劳动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那个体力劳动,他把孩子所有的活动,都视为劳动,其中最艰巨的劳动是脑力劳动。”

我知道劳动教育在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劳动教育,既是启迪或者说发展学生智慧的有效方式,也是帮助孩子掌握生存技能的途径。在这一点上,苏霍姆林斯基不但在理论上体现出富有预见的超前思考,而且在实践中表现出实事求是甚至不畏权势的勇气。1955年以前,苏联学校完全取消了劳动课,而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劳动教育是实现全面发展思想的重要因素,他又眼见越来越多的中学毕业生不能升入大学的事实,因此坚持进行劳动教育,他所领导的巴甫雷什中学,从1947年起就给毕业生授予职业证书。可是,赫鲁晓夫在1958年大搞生产教学,劳动占用了过多的学习时间,这时,他又第一个出来反对这种过头的做法。因此,苏联就有人称赞他有一种实事求是,敢于逆潮流而进的精神。他之所以能够如此,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始终脚踏实地,立足于实践,真正面对学生的心灵、根据实际情况提出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唯上唯书是从。

每次读苏霍姆林斯基著作的时候,我一方面被苏霍姆林斯基真诚的爱心所打动,被他教育实践中所营造的温馨浪漫甚至有点乌托邦的氛围所感染,但另一方面,我又隐隐约约地感到,是不是苏霍姆林斯基对教育的认识太“理想化“了?带着这个疑问,我直率地问卡娅:”您父亲苏霍姆林斯基特别相信孩子,甚至可以说是无限地相信孩子,但我感觉到,好像苏霍姆林斯基不太赞成惩罚,或者说他反对有惩罚的教育吗?他取消了教育惩罚吗?”

卡娅略作思考后说:“我认为,苏霍姆林斯基反对惩罚是针对当时的社会情景的。是当时的教育主流是对孩子提出要求,提出命令,如果不服从就要惩罚,这些占主流。当时主流的苏维埃教育学,简单粗暴地要求命令孩子,要求孩子服从,否则就要惩罚,这样剥夺了孩子应该有的自由,苏霍姆林斯基是针对这些现象提出来反对惩罚的,他反对的是这种惩罚。如何理解惩罚?苏霍姆林斯基认为,最好的惩罚,是让孩子在自己的错误中认识自己,让孩子产生内疚感,产生羞愧感,让孩子自己教育自己,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惩罚,是自己对自己的惩罚。培养孩子能够在犯错误的过程中认识错误,这是一种觉悟,而培养孩子这样的觉悟,是苏霍姆林斯基的一种工作目标。培养孩子的这种觉悟,以这样的认为为出发点,他写了一些书,如《做人的故事》,还有《如何培养真正的人》等著作里面,这里面的许多例子和故事,都是说明如何培养孩子的感悟,提高发现错误认识错误的觉悟。”

我又问:“现在乌克兰的中小学允许体罚学生吗?”

卡娅说:“在目前的乌克兰教育中,是不允许体罚的。如果学生犯了严重的错误,有时候会剥夺他听课的权利;另外,教师也写教育日记,写给家长看的,就是家长联系簿,这也是对孩子的一种惩罚。苏霍姆林斯基特别善于调动家长的教育力量,就是这样形成他学校的惩罚制度的,是用家长的手来‘惩罚’学生。”

“用家长的手来‘惩罚’学生”?猛一听,还以为是老师向家长“告状”,让家长惩罚孩子。其实不是,卡娅解释说,苏霍姆林斯基在这里强调的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如何有效地配合。我明白了,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如何“形成教育的合力”?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虽然卡娅一直笑眯眯地期待着我继续提问,可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最后我还是给卡娅提出了一个请求:“这次来参加会议的中国代表团虽然只有十三个中国教师,但在中国有相当多的年轻教师,对苏霍姆林斯基非常着迷,迷恋苏霍姆林斯基的年轻教师数量之多,可能是卡娅您想像不到的。就在我主持的网站上,许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对苏霍姆林斯基可以说是相当痴迷,因此,我希望您能够给他们说几句话,我会带给他们,我相信,他们会非常受鼓舞的。”

卡娅谦虚地笑了,说:“我只是苏霍姆林斯基的女儿,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我理解她的意思,是不要把她当作苏霍姆林斯基,她不认为她的话有多大的“影响力”。但是,卡娅还是想了想,然后很认真地回答说:“苏霍姆林斯基非常爱孩子,非常爱他的职业。正如他在他的书中写到的那样,如果你不爱孩子,你就从事别的职业吧,不要走进学校,不然的话,你会很痛苦,孩子也会变得很凶恶。教育学有不同的教学,同样是老师有不同的类型,比如说有咨询式的老师,有专制式的老师,是被爱式的老师,也就是受学生喜爱的老师。苏霍姆林斯基是一个很温暖的老师,感觉就象是在你旁边,他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他不会粗暴地触碰孩子的心灵。我希望,每一个真正的老师,都能够真正爱孩子!”

卡娅特别强调:“苏霍姆林斯基是一个真诚的人道主义者,因为他自己身体不好,多病,所以非常关注病孩子,关注孩子的特殊需求,关心智障孩子,关心弱者病者,我最近编了一本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书名就叫《论困难儿童》,将怎样治疗这样的儿童,一半需要药物,一半需要爱和关心。”

提到关心孩子,我想到许多中国教师的一个疑问:苏霍姆林斯基那么全身心地投入自己的事业,是不是陪伴家人的时间少了一些?可卡娅却说:“不,我们的家就在学校里面,苏霍姆林斯基经常都和我们在一起。学校就是我们的家。  因为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偏远的农村,不是文化中心,没有博物馆,所以每年夏天放假的时候,爸爸总会带着我和哥哥去莫斯科呀,列宁格勒呀,基辅呀等地方看博物馆,去旅游。大了之后,我们就和同龄的孩子去看。可以想象,在那个没有电视甚至没有电的时代,我们的生活同样充实。虽然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不太长,但每一个经历都很珍贵,都记忆深刻。”

和卡娅的交谈,不仅让我更加深刻的理解了苏霍姆林斯基,而且还分享了卡娅美好的回忆。交谈结束时,我拿出一本陪伴我二十多年的《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请她题词。她问我是写给你呢,还是写给你的学生?我说,你就给我的学生写几句勉励的话吧!她开始思考,但表情有些踌躇,她说,这是一本写给较师的书,我在上面给学生写不合适,我还是给你写吧。我说可以可以。

她便认真地写了起来――

祝愿李:

永远有一种理想,一种热情,带着很多的愿望,在追随和研究苏霍林斯基教育思想的过程中,给年轻的教师写更多的建议。

              苏霍林斯基卡娅于基洛夫格勒
                         2008年9月25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