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中学名师 >> 李镇西 >> 正文
李镇西:关于雷夫         ★★★ 【字体:
李镇西:关于雷夫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4/6    

2013327上午,在洪山礼堂,面对上千粉丝,雷夫以一句中西合璧的“你好哈罗”开始了他的演讲。他的主题是《没什么能够阻挡我们成为优秀教师》。他一开始便坦率地说:“其实,非常著名确实一件好事,我曾获准受到总统接见,这挺好的;我也曾受到英国女王接见,也挺好的。但是在这一切之外,只有一件让我非常自豪,那就是历经三十年之后我仍然是一名教师,这是我最自豪兴奋的事情。”

是的,用中国现在非常热门的词说,雷夫的确也算是“名师”了,而且是“世界名师”——他是唯一同时获得美国“总统国家艺术奖”、英国女王M.B.E勋章和“全美最佳教师奖”的老师。但我敬佩的,还不是他有这么多的光环,而是如他所说,他现在“依然是一名教师”。因为“依然是一名教师”,所以他依然纯真,依然直率,依然放松而充满幽默感。他在台上激情澎湃,大幅度地做着手势,表达着他对教育的理解——

如果我想让孩子成为怎样的人,我必须成为那样的人。我希望他们举止优雅,我也必须非常优雅,每时每刻,即使我想对他们发火的时候,也必须非常优雅,即使他们气得我想扔他们到窗外,我也必须保持优雅。我想让孩子们努力,我自己就必须成为我孩子从没见过的那么努力工作的人。

这话“击中”了我,因为我感觉雷夫用他的嘴巴说出了我曾经多次在全校教工大会上对老师们说的话:“如果我们能够用对孩子的要求来要求我们自己,我们就非常了不起!最好的教育莫过于感染,最好的管理莫过于示范!”

在一个小时的演讲中,雷夫还表达了他的教育智慧——如何让特别糟糕的孩子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学习?如何让成绩不好的孩子最后却考出很棒的分数?如何利用班级经济制度引导孩子学会处理金钱?如何让本来没有凝聚力的教室却充满了摇滚乐的活力和莎士比亚戏剧的魅力?………56号教室其实是一间非常普通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屋子,在很多年的时光里,这间屋子甚至还不停漏水。但这间朴素的教师,却成了雷夫的学生心目中最温馨的家。

雷夫是以一位过去学生写的信结束他的演讲的。他解释说:“我曾收到一封女孩的信,她叫珍妮。她在我班里时,我没有感到她在倾听我。许多孩子和我亲昵,但珍妮却不和我说话,从不和我打招呼。但八年之后,她上大学了,她入读的大学非常有名,那所大学要求入学者写童年成长的文章,这女孩也从没告诉我她写过这封信,但那大学给我打来电话,说世界上每个老师都应该听听珍妮写了什么?她写的是关于56好教室里的童年生活。”

然后雷夫充满感情地开始了朗读——

当我回首我童年岁月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如此可怕的艰难的岁月,我的学校的孩子根本不会说英语,甚至也有老师也不会英语,几乎每周都有警察造访学校,看到某个孩子受到强奸了,有的父母因虐待孩子被捕……但五年级我走进56号教室,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教室里外面的世界消失了,不再有战斗,不再有饥饿。取而代之的是,我开始上音乐课,弹奏吉他,学莎士比亚,我再不害怕,我很快乐。56号教室是我的家。我的同学,就是我的亲人。我所有的成长都是在56号教室里完成的,是我成为现在的我的原因,即使在外面的世界有这么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尽管有着一切不如意,但所有问题都可以在56号得到解决。当我家里有问题,我总是回到56号教室。即使到今天,我仍然需要找到一个没有愤怒的地方,没有仇恨的地方,一个只有幸福和欢乐的地方。我知道我仍然会回到56号教室。

全场鸦雀无声,只有雷夫充满魅力的声音在礼堂回荡。每个人都被感动了,我的眼睛湿润了。当翻译翻完最后一句话,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下午,在和雷夫对话时,我从雷夫上午的演讲主题开始说起:“上午雷夫演讲的的主题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成为优秀教师,在我看来这是不言而喻的,的确没有谁能够阻挡我们优秀,谁能阻挡呢?如果一定要说有谁能够阻挡,那只有我们自己。”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自己阻挡我们自己优秀呢?关键是如何理解这个优秀?我说:“优秀的标志是什么?是荣誉证书吗?是高考成绩吗?是家长好评吗?是学生爱戴吗?这些当然都是,但绝不是优秀的全部标志,甚至我认为还不是优秀的主要标志。很多人都问雷夫,你为何三十年如一日地保持激情?我个人这个让许多教师迷惑不解的问题,对雷夫来说,却太简单了,因为在雷夫那里,快乐,是持续不断坚持做教师唯一的动力。优秀不是外在的评价,而是内心的幸福!幸福比‘优秀’更重要!”

我不知道当时会场的老师们是否理解我这话的意思,我想说,真正的优秀同时意味着内心的快乐,而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够让我们不快乐——心态不好自然不快乐,所以只有我们才能阻挡我们优秀。

我说:“因此,我想把这句话改改——没什么能够阻挡我们享受快乐!”

我以雷夫为例:“上午,雷夫演讲过程中给我们看了一段小影片,我注意到,当主持人问雷夫‘你才四万两千美元的年收入怎么不换个工作’时,雷夫平静地回答:‘我现在干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了,我没有必要换工作。’这就是幸福,也是真正的优秀。”

我又说,从某种意义上说,雷夫是不可学的,更是不可复制的,且不说每个人都是“唯一”,单说中美文化差异,比如远比中国自由的氛围,对个性的宽容,还有中美教育制度的差异,比如雷夫居然可以自己决定课程乃至作息时间,等等,这些就会让许多读者在读《第56号教室的奇迹》的时候,除了感动,也只有感动。

我提高了声音说:“但雷夫依然对中国教师依然是有意义的!换句话说,今天的中国教师如何学雷夫?”

在雷夫那里,我们看不到所谓“职业倦怠”,他对教育始终充满热诚,这与其说是源于一种责任感,不如说是源于一种宗教般的情怀。我们不知道雷夫是否是基督徒,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着宗教一般的教育情怀。因为这种情怀,他因此而快乐,当然也就无所谓倦怠。因此,我认为对于教育者来说,比敬业更重要的是使命,比使命更重要的是快乐。

我说,毫无疑问雷夫是伟大的,我们不必讳言雷夫的伟大,他做到了许多人做不到的,就这是“伟大”。当然,所谓“伟大”是我们的评价,而雷夫本人并没有自我崇高感,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从这个意义上说,雷夫的确又是平凡的。因此,他的“伟大”是一种真实的伟大。比如说,他也承认并不是每一个学生都喜欢他,他在书中还写了过去教过的学生回学校干坏事,他还说他不家访,因为没时间,等等,这都是展示了他的真实。

我感觉雷夫有一颗自由的心,他的教育很潇洒,甚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比如带学生出去玩,组织学生排练莎士比亚戏剧,和学生一起打棒球,等等,这固然与美国的教育体制相对宽松有关,但实际上根据雷夫所说,他同样有不少羁绊,而且也有考试压力,但他能够看淡名利,超越功利,追求一种自由的境界,最后也达到了自由的境界!

在中国,许多老师教了几年或十几年的书,个性慢慢就泯灭了,没有了生活的激情和创造的欲望,可雷夫,三十年的教育生涯,并没有磨灭他的个性,他依然保持着参加工作第一天的热情,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鲜明的教育风格。不要说这是美国教育体制的宽松,其实美国的考试也很严酷的,我认为“保持个性”是雷夫对人生态度的自觉选择,甚至是他人生价值的自觉追求。

所以,我对雷夫的评价是,他一个享受快乐的老师,保持真实的老师,追求自由的老师,富有个性的老师!而快乐、真实、自由和个性,正是我们中国许多教师所缺少的,也是我们最应该向雷夫学习的!如果我们拥有了这几点,我们就不但能够保持十年二十年三十激情,而且这种激情将伴随我们终身,成为我们人生的幸福源泉!

我说这话的时候,也知道可能有的老师会不以为然:我难道不想快乐、真实、自由和富有个性吗?问题是这哪是我能做主的?教育体制、考试方法、学校管理,还有来自学生家长和社会对我们教师种种不近人情的要求甚至苛求,都让我喘不过气来,哪敢有什么“自由”,更遑论“快乐”了!他们还可能认为,你说得轻巧!你现在是名师了,是专家了,当然可以“站着说话腰不疼”了!

这正是许多中国教师难以解开的死结,是一种难以自拔的沉沦——把什么都推给体制,推给社会,推给别人……唯独不想想自己可以做些什么。我们的确面临许多困难,但我们常常把这困难想象的过于严重。对有的老师来说,理想本来就不丰满,却又夸大的现实的骨感。而对那些心态平和、志向高远而又富有智慧的老师来说,他们戴着镣铐,依然能够跳出相对优雅的舞步。我想到我的年轻时代,那时候为了坚持自己的教育理想和教育原则,我和校长发生过冲突,但我依然“固执己见”,为了学生我豁出去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你不评我当先进嘛!大不了你不给我评高级职称嘛!我不要那些,我要教育本身的快乐!当我超越眼前的名利时,便更加专注于教育本身,更加沉醉于学生心灵,结果我的教育成果越来越丰硕,包括校长最看中的考试成绩也很突出。最后,校长和周围的人都认可我了。

不过,这些想法我并没在台上说,不只是时间不允许,更主要的是我没想过在这样的场合靠几句话就改变某些老师的观念,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雷夫不也是戴着镣铐跳舞吗?他自己是这样说的——

我刚开始教学时,那时校长对我大喊大叫,他们说你不能读那样的书,你不能那么早的到学校,你不能晚上还留孩子们在学校里补习,你根本不知道你做什么。我说,谢谢校长帮助我,有你做我的校长,真是太幸运了。我总是在倾听,但我依然我行我素。一些年之后,我获得了全美最佳教师奖,那个校长认为我真是个好老师,然后他们对外界说雷夫之所以成功,是我的功劳。我对外界说,是的,我正是因为他们而成功。我特别感谢他们!这种方式使我能够在当前这种体制下存活的方式。

接下来,针对老师们的提问,雷夫讲了他的对考试的看法,讲了他的妻子和孩子,讲了他如何对待顽劣学生,讲了如何对待嫉妒,讲了如何处理好人际关系,等等。

“请支持你的学生,请相信你的学生,很多年后,学生们会忘掉考试内容,却不会忘记你和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光。那正是你作为教师能够帮助孩子的过非常充裕的非常有意义的人生。”雷夫的这句话再次敲击着我的心灵,并在我的中留下长久的回响。

无论是读雷夫的书,还是听他演说或答问,他没有宏大概念,没有空洞理念,没有时髦语言,没有新潮提法,有的是快乐,是情趣,是诗意,是故事,是感动……他也没有说过类似“以人为本”的话,但他每一个教育行为,都散发着浓浓的人情味,甚至不经意的一句话都闪烁着人性的光辉——比如,他不说我是教什么什么学科的,而是说“我是教孩子的”,因为他的眼睛对准的不是学科而是“人”。他也没有刻意要打造所谓“班级文化”,也没有说一定要打造所谓“班级特色”,“班级品牌”,但他的教室成了世界上最富魅力的地方!

秘密何在?在于他的教育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面对孩子的心灵与未来,因此他和孩子共同生活的56号教室便给孩子留下了太多富有人性的温馨记忆!

所谓“朴素”,首先是真实。雷夫不矫饰,不虚夸,也不故作抒情,更不会表现出任何“圣神感”。他只忠实于自己的心灵。

因此雷夫活得很潇洒,他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说就怎么做。比如他说:“很多人邀请我们去大剧场演出,但我们不接受,我们总是在教室里表演。请大家记住,我们是作为团队而工作的,我们学习如何在大庭广众下说话,我们做得非常用功,而在大剧院表演对形成这种技能没有帮助,只会让你出名成功,而我的学生根本不关系能够成名,只关心自己。”我想到在中国,如果有很多人邀请某个学校或某个班去大剧场演出,校长和老师往往都会欣喜若狂,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提升学校形象”的机会。甚至有的学校把一个班的班会都弄到影剧院表演,为的是“彰显特色”“打造品牌”——而这已经与孩子没多大关系了,更远离了教育朴素的起点。

一个求实,一个追名,这恐怕才是雷夫与一些中国教师真正的差距。

突然想到,如果雷夫在中国,他会不会被当做“名师”来“打造”呢?顺着这个思路,我越想越有趣。如果雷夫不配合领导的“打造”,照样我行我素,那他在学校一天都呆不下去,别说三十年,恐怕三年不到便丢掉了饭碗,自然就不会成为所谓“名师”了。如果雷夫接受领导的“培养”,他自然会不知不觉或者心甘情愿地磨灭自己的所有个性与棱角,因为他所有的教育行为都得“虚心听取”领导的指导,他想进行的任何创新,比如排演莎士比亚戏剧,比如华盛顿游学等等,都会经领导批准,但根据中国的国情,领导多半是不会批准的,于是雷夫会很听话地放弃这些想法。他会有许多被“打造”的机会:参加公开课比赛呀,参加教学技能大赛呀,参加论文评比呀,作巡回报告呀,甚至入选“感动中国”候选人呀,等等。在这过程中,他的每一次发言,每一篇文章,都会被严格审查不断修改,慢慢地他不会说自己的话了,而习惯于说领导喜欢听的正确的废话和套话。雷夫肯定会成为“全国名师”的,有可能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光荣称号,甚至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会写下诸如“向雷夫同志学习”的题词并在全国掀起学习雷夫的高潮……但如此一来,“雷夫”却没有了,他仅仅成了一个符号。

这当然是我的假想,远在美国的雷夫显然没有这么多的“折腾”。那么,现在已经堪称“世界名师”的雷夫又是谁培养的呢?

这回又到了我前段时间关于名师的思考:真正的名师是谁培养的?我为此写过一篇文章《名师是“打造”出来的吗?》。有了雷夫这个案例,我再次坚定了我的观点:“人才从来就不是谁“培养”出来的,而是自己生长出来的。如果一定要说‘培养’,那么这‘培养’的含义应该是尽可能给‘苗子’以自由宽容的人文环境——形象地说,就是尽可能提供生长所需要的土壤、空气、阳光和水,然后就让年轻人自由自在地‘生长’吧!既不要吹毛求疵,横加干涉,也不要指手画脚,过度关照,更不要揠苗助长、豪华包装、大肆炒作。只有最朴素最宁静的田园,才能长出最肥美的庄稼。自由,自由,还是自由!——让理想自由高扬,让心灵自由绽放,让个性自由舒展,让思想自由飞翔,让每一个教师成为他自己价值和尊严最本色也最灿烂的标志而不是学校的“形象”和领导的“政绩”……如是,‘名师’必然生机勃勃且源源不断。”

雷夫当然不是十全十美,他的所有做法也不是不可以商榷的,比如“所谓没有恐惧”的教室是不是太理想化了?一年的时间真能让孩子达到道德发展第六阶段吗?不给孩子以任何表扬又如何鼓励成长中的孩子呢?……当然,这些所谓“商榷”可能毫无意义,因为中美教育理念和教育体制本来就有许多不同,观念的差别和行为的迥异,永远是一种客观存在。中国教师的不可思议,在美国教师那里却理所当然。

因快乐而坚守,因自由而幸福。这就是雷夫。做一个精神自由的教师,这就是雷夫职业激情的源泉,也是他教育的不竭动力。虽然在当代中国,我们很难拥有雷夫般的潇洒,但对自由的追求,应该是每一位中国教师不可剥夺甚至应该誓死捍卫的职业尊严和人生信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