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中学名师 >> 李镇西 >> 正文
李镇西校长讲述成长经历:用思想点燃青春         ★★★ 【字体:
李镇西校长讲述成长经历:用思想点燃青春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8    

日子一天天地流逝,我又教着新一届的学生。《中国青年报》一篇篇关于改革风云人物的报道——无论是高校的刘道玉、温元凯,还是企业的马胜利、步鑫生,都让我激动。他们的思考、激情与行动,正是中国当时改革的缩影。我想到了我的课堂我的班,也以我肤浅的想法和幼稚的行为开始了教育探索。1986年6月,我班进行班委换届选举——注意,“换届选举”这四个今天看来很寻常的字,在当时却很“前卫”。一年前我就改革了班委干部的产生机制,变由老师指定为全班“海选”(这也是两年后才出现的词,但当时我班的确是“海选”),同学们投票前,候选人还要发表竞选演说。新当选的班长必须举行发表就职演说,并举行“记者招待会”,“记者”就是全班同学。班委任期只有一学期,任期结束,又进行新一轮选举,前班委干部统统卸任——这和后来说的“高风亮节”没关系,是制度使然。1986年的这次换届选举,是以新任班长程桦和吴涛的“就职演说”和“记者招待会”画上句号的。

这些民主启蒙与训练,让当时的我再次被周围激烈争议。但我坚信我是正确的,暑假里我写了一篇特写《“就职演说”与“记者招待会”》,投给了《中国青年报》。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给《中国青年报》投稿。也许潜意识里是想寻求某种支持吧!

新学期开学后不久,1986年9月26日,《中国青年报》全文发表了我的《“就职演说”与“记者招待会”》。我的喜悦难以言表——不仅仅是因为发表了文章,更主要的是我觉得我得到了某种肯定和鼓励。那个年代人们的观念里,党报团报就代表了“中央”。既然团中央机关报都发表了我的文章,那就表明了“中央的态度”。我把那张《中国青年报》拿去给有关领导看,从此,关于我班进行民主选举的事,就不再有人说三道四了。

故事还没完。因为《中国青年报》发表的这篇文章,我收到全国不少中学生朋友的来信。其中有一封署名“山东平度县一中杨守丰”的信,引起了我的格外注意。杨守丰同学信中说:“我也是中国青年报的热心读者,不久前读了李老师写的《“就职演说”与“记者招待会”》,感到李老师和一般的老师不一样,于是萌发了给您写信的念头,我希望和您交个笔友……”杨守丰同学的第一次来信很少涉及自己的具体情况,但我从信中谈及的内容、关心的问题以及语言特点甚至字迹上,明显地感觉到,这是一个比同龄人早熟因而很有思想也很有个性的纯朴的小伙子。

于是我们开始了文字交往。我们谈学习,谈人生,谈社会,话题往往都是从一些具体的文字引发的,比如《中国青年报》上的某篇文章,或者《傅雷家书》的某段话——我曾给他寄了一本《傅雷家书》去,因此我们通信中经常谈论《傅雷家书》。

不知不觉,我和他通了两年信。1988年高考前夕,我给临战的杨守丰去了一封激励他的信。信很短,但我特意抄了一段傅雷的话:“成就的大小高低,是不在我们掌握之内的,但只要坚强,就不怕失败,不怕挫折,不怕打击,我们就能孤军奋斗!”

然而,整整三个月,我没有收到他的回信。直到一个风瑟瑟雨潇潇的秋夜,我突然收到一个邮包,打开一看:一张清秀女孩的照片和一封泪迹斑斑的信!

“亲爱的李老师,我是杨守丰的同学,当您收到这封信时,她已不在人间了!……”猛然间,眼前一片黑暗,信在我手中颤抖。原来,那位“纯朴的小伙子”竟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子!她家住农村,生活贫寒,而且身患多种疾病,但她以惊人的毅力取得了优异的学习成绩;更为可贵的是,疾病缠身的她却时时把爱心献给他人,以自己高尚的人格赢得了同学们的尊敬。“老师,我们每一位同学都庆幸自己能与这样一颗美丽的灵魂一起生活、进步。”高考过后,她又一次住进了医院,再没有出来,也没有看到寄给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已经毕业的同学们又自发聚集在原来的教室,面对她的骨灰、她的遗像和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向她作最后的告别……

这封长信的结尾写道:“我与守丰同住一寝室,您给她的来信她大都给我们看过。她经常充满自豪地对我们说:‘我在四川有一位很真诚的大朋友!’几年来,她有限的生命之所以能放射出那么璀璨的光华,与您是分不开的。”

透过泪眼,我久久凝视着照片上那位美丽的女孩:一张丰润而富有青春气息的脸,正对着我也对着所有关注她的人甜甜地笑着。写到这里,我不禁算了算,如果守丰活到今天,也就四十二岁,她短短的生命并不显赫,但充满真善美的芬芳。她永远十八岁。

杨守丰的故事似乎与《中国青年报》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如果没有《中国青年报》,我就不可能和这么一个普通而美丽的灵魂相遇。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