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中学名师 >> 韩军 >> 正文
语文之眼——全国语文特级教师韩军演讲摘录         ★★★ 【字体:
语文之眼——全国语文特级教师韩军演讲摘录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24    

  语文教学是单一反三,还是举三反一”?韩军,新语文教育的倡导者,颠覆定律,让你拥有一双语文之眼
  语文之眼
  ——全国著名特级教师韩军演讲摘录
  举三反一
  大家对举三反一不是太了解,但对举一反三是比较了解的。什么是举一反三?也就是我们讲一篇课文,比如讲一篇《春》,讲完之后,就希望我们的孩子会写像《春》这类文章的作文,会写春夏秋冬,这不就是举一反三了吗?学了一篇《背影》,就以为我们的孩子能写像《背影》一样的文章,写《我的爸爸》《我的妈妈》……这就叫举一反三
  这个举一反三的思路,就是从小学到初中,甚至包括高中语文教育的大思路。
  按照这个思路,就必须抓牢这个,就这一篇课文进行详细深入、全面系统的分析。为什么要详细深人、全面系统呢?因为只有这样,我们的孩子才能反三。所以举要讲细、讲深、讲透、讲全,要求甚解,求深解。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需要花时间了。讲《背影》,一节课行么?一节课不行的,两节课也不够,至少三节课吧。
  小学的,我没有统计过,咱们算算中学的吧。中学,从初一到高三,六年,我们能学多少文章呢?先看一个学期。一学期最多学30篇,其实还学不了30篇。因为这30篇是分等级的,有的是精讲的,有的是自学的。百分之九十九的老师只完成了精讲的18篇文章。假设全国各地所有的小学、中学老师每学期都教完30篇、每年都教完60篇,6年就是360篇。何为举一反三”?“举一反三就是通过360个例子,让学生会读会写远远超出360篇的语言。
  我们的数学教学确实需要举一反三。一道题,两节课讲了20种解法,然后布置学生去做50道习题,一个半小时就完成了,这就是举一反五十了。语文这样行吗?学了一篇《背影》,马上让孩子去写《我的爸爸》《我的奶奶》《我的爷爷》……很困难,吭哧吭哧一个半小时写五六百字。我看别说举一反三,反一也很难!
  其实,学语言与学数学正相反,应该是举三反一
  我做过这样的尝试:在教学《背影》时,我曾经利用三节课时间,让孩子学了14篇文章。怎么学呢?第一节课,精讲少讲,剩下两节课干嘛?自己看书。不看课本,我补充了与《背影》类似的14篇文章,学生自由阅读,自由讨论。结果呢,实验下来,学生读得兴致勃勃,讨论得热热闹闹,从课上读到课下,讨论到课下,欲罢不能,有的学生还为阅读过的所有文章都洋洋洒洒写下了批语。
  可见,解决语文教学高耗低效的问题,不是搞各种修修补补的改革,而是要从根本上扭转思路:从举一反三调整到举三反一上,把学生引入名家名作等语言精品的海洋,浸润其中,长期熏陶,学生的语文素养就会慢慢提升上去。
  关于背诵
  我们现在的语文教学最大特点是繁琐到无以复加的分析讲解。我们能把一篇文章分析上几个课时,怎么就不能让学生利用这个时间把文章进肚子去呢?所谓,就是背出它。巴金能背出全部的《古文观止》,茅盾对《红楼梦》能够脱口而出,这就是茅盾、巴金能够成为文豪的原因之一,没有《古文观止》《红楼梦》垫底,他们的文字功夫不会达到这样炉火纯青的地步。中小学语文教育不是培养作家,但是这种学语文的方法是可以借鉴的啊。你问问巴金、茅盾,你们的语文老师是谁呀?都不知道了,他们的老师就是书,就是经典,就是诵书、背书。学语言有相通的地方,我们来看一个学生学习英语的例子。有一个中学生,很少听英语老师上课,这是得到老师允许的,因为他自己无论是上课、下课,无论放学、吃饭,都是录音机不离身,一直在听《新概念英语》第二册,有时候一边听一边默写,有时候一边听一边跟着录音大声朗读。听多了,写多了,两百多篇短文都烂熟于心了,高考前他扎扎实实做了四五十套模拟试卷,以优异成绩考进了北大。到了北大,他继续背《新概念英语》第三册、第四册,最后以极高的托福成绩考到美国的大学。到了美国,老师要求同学们写作文,他写了一篇非常精彩的文章,美国老师一看,说你是从哪里抄来的呀?这个孩子没有直接回答老师的疑问,而是说:“我背过了《新概念英语》二、三、四册的全部文章。老师你点吧,你点哪儿,我背哪儿。”结果老师无论点那篇文章,这个孩子都能倒背如流。美国老师不禁惊呼:“背诵竟有这样大的功效!

  毛泽东说,学语言本无捷径可走,非下苦功不可。这个苦功就是指的背诵。邓小平对他女儿毛毛说,学语言没有别的法儿,就一个字,“背”!

  学语文有聪明法子吗?有。但无论什么样的聪明法子,都必须有丰富的积累作基础。没有词汇的积累,没有语言的积累,没有经典诵读的积累,你无论用多么巧妙的方法,孩子的语文根基还是无法打牢固。

  在座的各位,不但是老师,还同时是母亲、父亲,或者将要成儿母亲、父亲,那么大家肯定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学好语文。我是过来人,一个学语文、教语文的过来人,一个教孩子学语文的父亲,我把自己的全部的经验和教训在这里整合起来奉献给大家:要想你的孩子学好语文,请牢牢抓住“一二三”,即100篇古文背过、20篇现代文背过、300首古诗背过。有了这“一二三”,再加上一些必要的应试训练,加上一些扎实的读写训练,无论什么样的考试,孩子都不会差到哪儿去。而且,不仅仅是考试,更重要的是这个“一二三”能够影响孩子一生的语文修养。

  山东有个李希贵(现在已经调到北京工作),他在一所乡镇中学做校长时,有一个班的语老师突然调走了,那时的乡镇中学留不住老师啊,大家都千方百计地想走,老师奇缺,这个班就没有人教语文了,到教育局去要老师,教育局也没有办法马上派人过来。怎么办?李希贵大胆决定:没有语老师,语文课照样上,孩子们自己读教材;读完教材,就扩展阅读;作业按时写,同学们互批互改;作文照样写,也是互批互改。结果怎么样?孩子们特别喜欢这样的语文课,无论原先成绩好还是差,现在都愿意读书了,因为没有人逼他,是他们自己在阅读。半年下来,期末考试,这个没有语老师的班级,语文成绩反倒大大超出了平行班!这说明了什么:语文素养不是老师讲出来的,是孩子们读出来的。

  语文之眼

  语文课要上成语言文字训练课,永不过时。

  推行新课改了,没有人敢说把语文课上成“语言文字”课了,因为不符合人文性工具性结合的要求啦!语文教育要强调人文性是谁提出来的?是我早在课改前提出来的。可我看语文课上的“语言文字训练”永不过时。

  有几位研究生,都曾当过老师,现在又专门研究语文教学法,应该是既有实践,又有理论。我去给他们上课,我提供了一段文字(出示林语堂《论趣》片断:记得那时笔记有一段,说乾隆游江南,有一天登高观海,看见海上几百条船舶,张帆往来,或往北,或往南,颇为热闹。)

  我问他们:“你打算怎么教学生这一段?”

  几位研究生分别执教了这一段。怎么上呢?下面这个片断最典型,基本代表了他们的教学方法——师:同学们,你们看这段文字。他写的人物是谁?

  生:乾隆。(师板书:人物)

  师:写乾隆什么事情?

  生:游江南。(板书:事件)

  师:什么时间?

  生:有一天。(板书:时间)

  师:什么地点啊?

  生:在高处,在江南。(板书:地点)

  我一看黑板:人物、事件、时间、地点,几个要素齐全了。我就问你讲这干嘛?假如你不讲,孩子能看懂吗?他们回答:能看懂,没发现生字。既然孩子都能看懂,何必再讲呢!那应该怎么讲?我就教了一遍给他们看。我把林语堂的这段文字重新改写一遍:

  曾经记得在哪里看过一个笔记,那笔记里面有一段,说乾隆皇帝到江南浏览,有一天他登到高处观看沧海,看见海面上有几百条船舶,张开船帆来来往往,有的往北,有的往南,颇为热闹。

  我问:“孩子们看,老师写的这一段,怎么样?

  学生说:“老师写的……差不多吧,嗯,挺好!

  注意,我是在学生感觉不到的地方切人。这就是一个语老师应该下功夫的,讲学生忽视的、忽略的,讲学生麻木的。哪里麻木啊?林语堂的这段文字美在哪里,妙在哪里,学生感觉不到。在座的老师能感觉到这段文字的美妙吗?假如你感觉不到美妙,你就是缺乏一种语文的慧眼。

  我对学生说:大家再打开课文对照一下,看看是我写得好,还是林语堂写得好?哎哟,这下发现了,林语堂写的比老师写得好啊。你说说怎么好?老师,人家“记得那时笔记有一段”,9个字,你写了21个字:“曾经记得在哪里看过一个笔记,那笔记里面有一段。”太啰嗦啊!

  各位老师,明白了吗?我用我的啰嗦来显示原文的简洁。这就是语老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接着讲——

  生:老师的文字太“水”了,林语堂的文字简洁。

  师:向谁学习啊?

  生:向林语堂学习。

  师:老师的作文“水”,你们的作文呢?

  生:我们的作文比你还“水”。

  师:是啊,既然“水”,就要学会锤炼文字,过会儿删删自己的作文。继续往下看。

  生:人家说:“乾隆游江南”加上一个“说”才6个字,老师你写的什么“说乾隆皇帝到江南浏览”,你用了十来个字。

  师:哪个应该删?

  生:乾隆后面不必加“皇帝”,谁不知道乾隆是皇帝啊?“游江南”多自在,“游”“江南”中国话就这样,谓语在,宾语在,很大气,很朴素。老师你有点像英语,还“到江南浏览”,还“to”江南浏览。你受英语的影响太深。

  师:看看报纸去。不仅老师这样写,很多比老师更高级的知识分子写得也这么“水”,这么洋化,没有中国文字的味道,不自然,不自在。

  生:“登高观海”,老师,你写成了“登到高处观看沧海”,老师你想赚稿费啊?

这就是在当讲的地方讲,在孩子麻木的地方讲,培养孩子的语文眼光不要动不动就什么时间、地点、人物,什么论据、论证、方法……关键要抓精髓。假如这段文字很简练,你作为语老师首先要发现简练。如果你只发现人物、时间、地点,我不得不说一句话:请你先来培养自己的“语文眼”,首先学会用一双慧眼看文字的表达、文字的风采,然后你才能教好语文。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