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名师在线】——欢迎您!

 | 网站首页 | 小学名师 | 中学名师 | 新生代名师 | 名师讲堂 | 龚志华 | 朱烈荣 | 主站 |
☆荐读☆
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着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幸福就在此刻平凡的开始,也可以走出伟大人生你无法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橘子最简单,才是最好的爱别在金矿上种卷心菜奶奶,当你老成了我的孩子……总有一朵花正在为你开放别人不走的地方才是路为了玫瑰,给刺浇水人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人的命运到底由什么决定?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我是你枝头上的一只鸣蝉宋词是一朵静静盛开在内心的莲花没有掌声,我们一样虔诚地歌唱藏起你的落魄相让自己成为一匹永远驰骋向前的骏马我们只需有一片叶子上帝的那扇窗不会自己开启你就一直抱怨吧没有一棵小草自惭形秽这一生,至少为一件事疯狂相信我,好日子就要来了你不高兴,生活比你更不高兴生命中,那些牵动心灵的声音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给梦想一个播种的时间放弃是一种理智的拥有总有一条道路适合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霍懋征
于漪
斯霞
余映潮
钱梦龙
魏书生
李镇西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名师在线 >> 中学名师 >> 程少堂 >> 正文
与枯燥为敌,“语文味”是对乏味课堂的拨乱反正         ★★★ 【字体:
与枯燥为敌,“语文味”是对乏味课堂的拨乱反正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24    

  高考结束,被指“坑爹”的各类高考作文题又引发全民热议,还好今年广东省的作文题不算太丢份,有让学生发挥的足够空间。作文命题自然也反映了当下语文教学的现状,语文被异化,课堂畸零落。学生被枯燥、干瘪的教学,被各类死记硬背笼罩着,找不到汉语之美的北,更体味不到“语文味”之远趣、之悠韵。作为深圳语文学科的带头人、深圳市教科院中学语文教研员、“语文味”教学流派创立者程少堂,自然深知个中知味。在他提出“语文味”语文教学理念后的第十年,仍然是忧喜并行。忧的是“语文味”仍然与国内的大多数学生隔着一道墙,喜的是“语文味”教学已在全国形成相应影响,被一些优秀一线语文教师所欢迎,并实践,而且还被一些青年学子当作研究项目,写成硕士论文,大有将这一优秀的教学理念往纵深推行之势。

  5月23日,重庆师范大学就传来消息:该校文学院应届硕士研究生杜雪梅的硕士学位论文《程少堂“语文味”教学思想研究》于当天下午顺利通过答辩并被评为优秀论文。这是继国内多所高校硕士生以程少堂提出的“语文味”为硕士学位论文选题获得硕士学位之后,国内首篇直接以程少堂本人为研究对象的硕士学位论文。这是深圳教育界值得记住的一件大事。这说明深圳本土开创的教学流派,已向全国开枝散叶:“语文味”已在更年轻一代的学子与教师心中,埋下了精致的“味蕾”;深圳名师已成为教学样本,成为一种让语文回归启迪学生心智、启发学生趣识的坚实力量。

  对话人

  谢湘南:学习周刊编辑总监,诗人。著有诗集《零点的搬运工》、《过敏史》。

  程少堂:深圳市教科院中学语文教研员,“语文味”教学流派创立者和核心人物,改革开放后我国语文教学界“新生代”名师代表,华南师大、南京师大特聘硕士生导师,南都学习智库专家。《程少堂讲语文》曾入选“名师讲语文”丛书。2012年3月,深圳市教育局将“程少堂的语文味理论与实践探索”列入深圳十年课改重要成果之一,在教育部召开的课改成果汇报会上向全国推荐。

  “语文味”释义

  “语文味”作为一个教学理念,于2001年课改初期诞生于深圳,由深圳市教科院程少堂研究员最早提出。通俗地说,语文味,就是把语文课在扎实的基础上,教学得有趣些,有味些,好玩些,美些。

  学术地概括,“语文味”是指在语文教学过程中,以共生互学(互享)的师生关系和渗透师生的生命体验为前提,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丰富学生的生存智慧、提升学生的人生境界和激发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为宗旨,主要通过情感激发、语言品味、意理阐发和幽默点染等手段,让人体验到的一种富有教学个性与文化气息的,同时又充满思想的快乐、精神的自由的,令人陶醉的诗意与美感。

  今年广东的高考作文题“语文味”满浓

  谢湘南:你觉得今年广东的高考作文题有没有“语文味”?

  程少堂:让学生设想自己所处时代,或者表达对当下时代的看法,我觉得,今年这个有点“穿越”色彩的题目,很有“语文味”。命高考语文试题更难,其他的试题许多人不懂,而语文试卷尤其是作文,好像谁都懂,都能说出点道道来,虽然并非如此,所以语文试题尤其是作文题目一出,几乎就成为全民话题。但是我觉得今年广东高考作文题是一道不错的作文题,从材料看,超越现实之可能,引发学生联想与想象,思路比较开阔。从现在网上的反应来看,可能入围最好的题目的前几名。我觉得让学生的思维“穿越”一下,比较有意思“语文味”满浓。

  谢湘南:如果说“语文味”也有自己的时代观,你觉得“语文味”最适合出在什么时代?

  程少堂:当然是我们生活的时代。狄更斯曾有一句名言,他说他所生活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之所以有名,可能就在于它适应任何一个时代。对“语文味”而言,这么多人喜欢“语文味”,说明它生逢其时;这么多人研究“语文味”,说明眼下许多课堂缺少它,说明现实中有许多东西在压抑着或阻碍着它的发展。

  谢湘南:当初你是感受到语文课堂太过乏味、语文教学太过僵化,才提出“语文味”这一教学理念的吗?

  程少堂:有这个原因。语文教学是最接近时代脉搏的,也同样是最受每个时代中一些非语文因素影响的一门学科,比如政治因素,比如“工具论”。因此,一个时期,语文教学异化相当严重。具体表现一是语文教学太过枯燥乏味,一是费时低效。所以从1998年开始,学术界有了语文教育的大讨论。有此背景,再结合深圳语文实际,从1999年底,到2001年上半年,我有提出在语文课上要上出“语文味”的观点。因此可以说,作为对异化了的语文教育进行改造的“语文味”理念的提出,虽然和我这个人的学术个性有关,但它还主要是时代的产物。

  谢湘南:这一时代的产物,面对的不是一群假想敌,而是一群真实的“敌人”,你觉得语文味教学的终极目的?

  程少堂:这个可以从“语文味”的定义中获得答案。可以说,语文课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学出“语文味”是目的。“语文味”的最高形式,主要体现在教师引导学生凭借自己的经历、阅历和文化积淀,去体味、感悟作品,引导学生在充分的思维空间中,多角度、多层面去理解、鉴赏作品,产生对文本的语言美、文章美、文学美、文化美以及蕴含其中的情感美的认同与赞赏,并产生强烈的阅读欲、创作欲,这样,在长期的濡染中培养学生的美感,触发学生的灵感,涵养学生优美的文明气质和优雅的文化风度。久而久之,学生身上洋溢着浓郁的“语文味”即“文化味”。总之一句话,让语文充盈人生,让语文改变人生,让语文成就人生,这就是“语文味”教学的终极目的。

  “语文味”是一种表现性、抒情性的语文教学

  谢湘南:这个“终极目的”不可谓不高!可是,攀上这座高峰的基点或者说“原点”在哪里呢?

  程少堂:“语文味”不是让学生考个好成绩就行了的。在我心中,它就是一座高峰,是一片“江山”。当然,心存“高峰”,路在脚下。这个基点或者说“原点”是语言,是我们的母语。语言可以是工具,可以是工具和人文的统一,但是,更是人本身。没有语言,何来人类!没有汉语,怎算是中国人!古人说“仓颉造字鬼神哭”,一张白纸,没有生命,但是,写上字,就有了生命。所以,语言是一切的开始。语文教学,当然是要让学生体会到汉语的生命力和美丽感。“语文味”教学过程一般按照逐层深入的四个层次推进,即“四美”,即语言之美文章之美文学之美文化之美。

  这种“四美”或者说是“一语三文”的教学模式,起于我的“用另一种眼光读孙犁:从《荷花淀》看中国文化”,成于“在反英雄的时代呼唤英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细读”,后来的“千古文人《世说》梦《世说》欣赏”、“把玩诗歌《你是我的同类》”、“用优美的汉语描绘优美的人性《诗经·子衿》欣赏”、“陌生化:艺术的"头脑"以《听陈蕾士的琴筝》为例谈诗歌鉴赏”等均是着意于汉语的品赏、玩味。其实,我们的汉语真是大有玩味之处!

  谢湘南:“语文味”以语言为基点,从语言到文章,到文学,再到文化,这样就使语文课堂有高度、有趣味。有更具体的教学案例吗?

  程少堂:与传统的语文教学相比较,“语文味”是一种表现性、抒情性的语文教学,是一种“文人语文”。当然,实现这种“文人语文”,对教师的要求非常高。它要求教师要把自己的生命体验和文本的思想内容、情感有机交融,是自己在教书,不是傀儡在教,要有教师的生命体验。

  我的每堂公开课,基本都是依照这种思路进行。比如刚刚在济南举行的《锦瑟》一课,我要让学生体会豪放的诗与温柔婉约的诗,从它词语的选择和音韵使用上,都是“命中注定”的。《锦瑟》的韵脚字眼是这几个字:年、鹃、烟、然。你发现没?读到这样的韵脚,让人能感受到一种历尽沧桑后虽不平静但有节制地审美性回眸感情的基调。李商隐正是用这样的韵脚,将自己的悲情人生加以美化,情调才悲而不淫,哀而不伤,所以韵脚字眼读音轻重程度居中,发声时开口合口程度居中。不是说随便这个字就发这个音的,这里是有“来头”的。

  再有,汉字毕竟是表意文字。表意也就意味着它随意组合,意义就会有新的境界。《锦瑟》是千古难解之诗,它难解,就是因为它意义丰富多元,你要把它改成绝句,就是另外一种样子。改成元曲,你试试,又会是另一种样子。汉语,真是奇妙的东西!

  谢湘南:“一语三文”成为一种教学模式,也意味着“语文味”作为一个教学流派走向成熟,但这是否也意味着“程式化”,那么它与其它机械式的教学方法如何进行区隔?

  程少堂:所谓“程式”,就是人们一定文化行为的格式或程序,也就是标准。世界上各种艺术都存在着程式,没有程式就没有了艺术。中国画、芭蕾舞、歌剧、电影、京剧都有程式。

  当然,“程式”要防止“太过与不及”。也就是说,“程式”只是提供了一种框架。由此可见,“程式”是必须的。比如我的公开课《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就是语文味的教学程式成熟的标志,就是“一语三文”模式,即“语言文章文学文化教学模式”。

  另外,任何“程式”对于有个性的语文教师而言,也只是一个灵魂性的东西。“语言”“文章”“文学”“文化”四个维度,正如一个金字塔,这四个阶梯的攀登,你是从它的北面还是从它的南面,是唱着登上去的,还是带着“朝圣”的心情登上去的,都是可以的。而且,每位语文老师都不能因为这里有一个模式,就丢掉自己的个性。或者说,“语文味”的“一语三文”,更多的是一个“道”的层面的规定性,而不是“技”或者“术”的层面的规定性。

  换一句话说,一个有着“语文味”的语文老师,绝对不会僵化、教条,东施效颦者有的可能是陈腐之“味”,那不是“语文味”。

  深圳教育特点是钱多,校门可一拆再拆

  谢湘南:今天离你提出“语文味”理论也有十多年了,和十年前相比,你觉得这些年我国语文教学有没有改变?语文教育还有什么样的问题?

  程少堂:当然有改变。但是,与我们的理想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现在对语文的诟病仍不绝于耳。比如,课文与时代脱节,课文被网友认为是“虚假与捏造”等。

  这里不得不多说几句。我们的语文课本的“虚假与捏造”、“刻板与失真”的问题也有其“原罪”。从历时的角度看,这种现象不唯中国独有。从共时的角度看,这也并非语文课本所专有。但语文教学的问题,归纳起来主要是“教什么”和“怎样教”的问题。而这两者归根结蒂还是语文教师的问题。语文教师本人没有“语文味”,他的课堂就不可能成为学生乐于学习的课堂。一个让学生不喜欢上语文课的语文老师,可以称得上“语文杀手”。

  谢湘南:语文的问题,除了“语文老师”的问题,还有没有其他原因?

  程少堂:有,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人在江湖。当下语文课堂最大障碍仍是应试,考试是指挥棒,这个“大棒”一挥,语文课堂必然充斥考试味。

  再就是电脑和网络对语文学习的冲击。在今天很多学生字都写不好,连成年人也处在提笔忘字的状态,汉字与汉语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尴尬处境。在信息时代,由于电脑和网络的普及,提笔忘字是全世界各民族语言都共同面临的尴尬处境,并非汉语所独有。

  谢湘南:这也可以称为“教育之病”,对此,你是悲观者还是乐观者?

  程少堂:对,教育的问题历来集中体现在语文身上,教育一有病,语文先发烧。我当然不是乐观派,可是,也未必是悲观派。因为教育问题,不是你乐观或者悲观就能解决的。它是个综合问题,是一个关涉全身“经络”的问题。教育问题,有许多,是急不得的,有不少是可以随着时间推移不治而愈的。教育是个慢活,急不得的。

  谢湘南:作为本土教育家,你对深圳教育是怎样评价的?深圳教育是否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与全国其它城市比较有哪些明显的差异?

  程少堂:特色是长期文化积淀的结果。法国有个谚语说,三代造就一个上流人。可见“上流人”这一特色铸造之艰难。就深圳教育而言,说难听些,深圳教育是有特点没特色。根据是,三十年来,除了“语文味”,还出了几个真正有全国影响的教育理念或思想?说好听些,深圳教育没有特色就是特色。深圳教育当然有“特点”,第一大特点是钱多,学校建得漂亮,因为有钱,所以校门也可以一拆再拆,拆了再建,越建越大。不过话说回来,三十年,也就一代人多一点的时间,没有特色是可以理解的。如硬要说有特色,谁信?

  深圳教育第二大特点是教师队伍中不读书的人多。不少教师整天的兴趣点都是股票、应酬等,搞教育的人很多都不读书。这是深圳教育的一大特点,我很早就发现了,所以我把“心要在焉”作为作文题,出到今年高三模拟语文试题中了。

  “心要在焉”这个题目,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我自己的人生感悟。“语文味”十年,就是一个“心在焉”的过程,没有“心在焉”,不要说磨一剑了,恐怕一把小刀也磨不亮。“锲而舍之,朽木不折”嘛。

  采写:南都记者谢湘南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谢湘南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